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雜談

吳銘:說說“夾著尾巴做人”

吳銘 · 2020-01-19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如果你不愿意“昂首挺胸做事”,那么,你繼續“夾著尾巴做人”,也是可以的。雖然有看客之嫌,但至少不會太壞。

  說說“夾著尾巴做人”

  作者:吳銘(20200119)

  注:這是我和某網友討論后的一點牢騷。

  葉劍英元帥曾經告誡其下屬,要“夾著尾巴做人,昂首挺胸做事。”我的領導在給我上思想政治課時,曾經引用葉帥的這個訓示。

  我認為葉帥的這個訓示,非常正確。

  所謂“夾著尾巴做人”,就是說,不要因為自己出身“高貴”、革命家庭,不要因為自己做出了點成績,不要因為自己年紀大、頭銜長,就自高自大,看不起人,自以為是,就“老虎的屁股摸不得”;相反,不管自己的家庭多么革命,自己有取得的成績多輝煌,都要繼續保持艱苦奮斗的作風,繼續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要認識到自己的不足,要活到老學到老改造到老,要向馬列學習、向人民群眾學習、向實踐學習,要堅持和群眾打成一片,要會批評和自我批評,要看到別人的長處,要向一切有一技之長的人請教學習,永遠不要固步自封,天下老子第一。

  所謂“昂首挺胸做事”,主要是對待我們的革命事業,比如對敵斗爭方面。我們是共產黨人,要給人民群眾做示范,凡有困難、任務,自己要沖上去,走在群眾前面,“不能夾著尾巴”落在后面。要堅持和帝國主義、官僚買辦資本主義、封建主義和修正主義做斗爭,要和官僚主義、形式主義、享樂主義、奢靡之風做堅決的不妥協的斗爭。

  兩句話是互相補充、統一的、不可分割的。只強調一句而忽視另外一句是不對的。“夾著尾巴做人”,是為了改造自己、團結同志,形成集體的力量,更好地“昂首挺胸做事”。

  這兩句話,不能用反了。對待敵人——顯然,中國是有敵人的,是有敵對勢力的,怎么可以“夾著尾巴做人”?難道美國鬼子打到中國東北了,出兵臺灣海峽了,中國人民應該夾著尾巴做人,不該出兵抵抗?難道帝國主義及其官僚買辦走狗相互勾結,出場中國經濟主權、金融主權、市場主權了,我們還要“夾著尾巴做人”,不加抵抗?當然不行,相反,我們要昂首挺胸,“人自為戰、村自為戰”,要堅決反擊。

  你顯然是用錯了這兩句話。

  你講你在任何人面前都“夾著尾巴做人”,這是不對的,很可笑。在自己的同志面前,當然應該這樣,在敵人面前也應該這樣嗎?即使是在自己的同志面前,面對錯誤的言論,你應該挺身而出,批評他們,與他們做斗爭,而不是“夾著尾巴做人”?,F在,想一想,中國今天出現的社會問題,諸如醫療、教育、住房等三座大山的出現,諸如帝國主義資本的大規模涌入,你,還有你那一代“共和國同齡人”,是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的。你們那代人可能不是主犯,但難脫“幫兇”的嫌疑,可以肯定地說,你們是看客,你們沒有出面反對。從這個意義上講,你背叛了你的父母那一代“延安時期的干部”。你應該不好意思提到你父母才對。

  我和你第一次聊天,你首先講你一輩子“夾著尾巴做人”,從來不寫文章,不在任何人面前傲慢。我可以不評論你這么做是好還是壞。不過,你不要講你的父母是延安時期的干部、不要講你是外貿方面的專家,這些也不值得驕傲,有以勢壓人之嫌。我不喜歡聽。我覺得,你講這些只有諷刺意味,不但不會讓人尊重你,相反,還會讓人輕視你、心生反感。別忘記了,你比我大20多歲。

  你的父母什么樣子,和你沒有任何關系。共產黨,不搞蔭封,也不搞誅連。如果你今天的省部級、廳局級地位、待遇有“蔭封”的成分,那是你的恥辱。你自己的社會地位、資歷、名氣之類,同樣不值得一提。尤其是專家學者這樣的頭銜,最好不要提,今天這類詞,貶義較多。再說,張國燾、赫魯曉夫、戈爾馬喬夫、向忠發等人,資歷同樣很光鮮,但他們不是好人;薛蠻子之類,他們的父輩,很光榮,但,他們卻不是好人。

  你的社會承認,只取決于你個人的行為,你的歷史是你自己寫的,與任何人都沒有根本關系。

  我們的討論,只討論觀點,根本不必提到你的父母的資歷,也不必提到你的資歷。你完全可以對我的觀點提出批評,但是,你批評完之后,必須聽我解釋!這是一種最基本的尊重。你批評完我的觀點之后,拒絕聽我的解釋,拒絕回答我提出的問題,這是非常惡劣的作風。你年紀比我大20歲,71歲的人了,要稍微有點休養,要能聽進去不同意見。

  我的觀點,上世紀70年代中國已經在對英法等國貿易中實現了人民幣結算。你提出反對,認為中國的人民幣不是“世界貨幣”,不可能實現對英法等貿易的人民幣結算。我拿出了當時《參考消息》報道作為證據,你不承認,你認為記者和我一樣,是貿易領域的外行。這恐怕說不過去。

  不止一家報紙報道了中國要求對英法西德瑞士貿易用人民幣結算的消息,難道記者都是“外行”?《參考消息》轉發這些消息時,難道其編者也都是外行?就是說,當時知道人民幣成為中國對英法等國貿易的結算貨幣這事,不是一個人知道,而是很多人知道,難道他們都是外行,都沒有搞清楚“結算”和“計價”的區別?難道只有你內行?

  保不齊,是你外行呢?至少,你自己得有這種思想準備。

  我非常反感你的做派,以為自己是專家,所以,你講我錯我就得馬上認錯,不認錯,你就“心寒”,拒絕一切討論,拒絕一切溝通,反而反復告誡我要“夾著尾巴做人”。這很不好,太霸道了,不民主。即便你是真正的專家,也不能這樣。表明你既沒有“夾著尾巴做人”,也沒有“昂首挺胸做事”。

  我們的討論,目的不在于顯示你比我知識多或者我比你知識多,不是我們分出高下,而為了弄清真相!弄清真相,是我們共同的目標。如果不是為了弄清真相,而僅僅為了出口氣,我拒絕與這樣的人討論問題。

  我們所有的討論,都必須有事實為依據,有清楚的邏輯,不允許胡說八道,不能只你一個人講、我只能聽不能問。

  我這個人,得罪人很多。主要是帝國主義、官僚買辦資本主義、封建主義還有修正主義。我就這四個敵人,都不是私敵。這四個敵人中,表現最惡劣的是那伙高喊弘揚傳統文化的所謂學者,手段最為卑劣,有那么幾個人,總在外面散布我的“真實信息”。你關于我的“真實信息”,可能就來自這撥人,連信息中的錯誤都一模一樣。其實,你根本不需要知道這些信息,“以貌取人”,這是最可恥的一種交際觀念。

  在這四個敵人,可以“夾著尾巴做人”嗎?不,我決不。我可能水平很低,或許是圈子內水平最低的一個,如你所說,是個外行。但我在向這些敵人反擊,可能我槍打得不準,但即使是打得不準,也可以嚇敵人一下。就算我對天放空槍,也意味著中國在這些方向上的陣地,也還有人守著,沒有丟完。我是個戰士,缺點很多的戰士。但,缺點再多,也還是個戰士,我在作戰。

  但,你不是個戰士。因為,你一輩子在任何人面前都“夾著尾巴做人”。

  關于1970年春季廣交會中國對英法西德瑞士四國出口用人民幣結算,以及全世界的反應,其意義、影響,這方面的課題,其實是你的責任。因為你是內行嘛。如果你們那代人、那些所謂的內行做得很好,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騙術在中國的橫行霸道、誤導視聽、誤人子弟!就不需要我這種“外行”來反擊!因為你們不行,你們在敵人的進攻面前,“夾著尾巴做人”,不但不反擊,反而要顯示自己的謙虛美德,這不是什么美德,這是你們那代人喪失斗爭、喪失立場,是投降,沒有盡到責任。

  你可以繼續研究這個問題。不要輕易就說“人民幣不是世界貨幣,不可能作為結算貨幣”。

  什么叫“世界貨幣”?哪種貨幣是“世界貨幣”?我覺得,所謂世界貨幣,歷史只有兩種:黃金、白銀!沒有第三種。美元是世界貨幣嗎?當然不是。即使是在布雷頓森林體系之下,美元也不是什么世界貨幣,雖然冒充黃金被稱為美金,它只是美國的貨幣,美國利用布雷頓森林體系,用美元向體系內的國家購買商品,制造逆差,而美元兌黃金不斷貶值。等于是利用美元的結算貨幣地位,搶占別國的商品。但是,英法等布雷頓體系之內的國家貿易,也用美元結算嗎?未必!它們的貨幣都和黃金掛鉤,不難算出其匯率。完全不必借助美元來結算。此其一。

  其二,布雷頓森林體系時期,中國和蘇聯的貿易,不可能用美元結算。中國和朝鮮等亞非拉美國家的貿易,基本不可能用美元結算,甚至,其定價也不一定要參照美國的定價。

  其三,即使是今天,美元也不是什么世界貨幣。中國俄羅斯之間的貿易,就不用美元結算。

  美元,從來不是、今天也不是、未來也不是什么世界貨幣。

  在中國,宣揚什么“世界貨幣”,把美元當作世界貨幣,就是一群無恥的、不學無術的騙子!

  即使美元是世界貨幣,人民幣就應該放棄其發行權、結算權和定價權嗎?難道不應該設法打破其所謂“世界貨幣”地位嗎?大國,不應該有這個責任嗎?

  你們那一代人特別是經濟學、金融學、貿易學專業的專家學者,總愛胡說八道,把美元當作“世界貨幣”來宣揚,從來沒有想過人民幣的權利,其實是做了美帝國主義殖民中國的幫兇!對中國人民犯了大罪,不可饒恕。你們中的人,有些是無知,有些是別有用心。我寧愿相信,你是無知。

  人民幣,在1970年代,當然不是什么“世界貨幣”。我們只是推動人民幣在中國的對外貿易中的結算權。至于其他國家間貿易,是否用人民幣結算,只要他們手中有人民幣,也可以。這是人家的權利和自由。我們不便于反對,恐怕也無法反對,也沒有必要反對??梢钥隙ǖ卣f,只要中國的進出口用人民幣結算,那么,其他國家肯定會掌握一部分人民幣,肯定會出現其他國家間的貿易用人民幣結算的情況。這大約相當于人民幣的國際化。

  另外,中國的外貿,與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外貿,是不同的。

  中國很重視外貿,但是,中國外貿,是建立在“平等互利、互能有無”的基礎上的,我們無意于占據別國的市場、擠跨其產業、壟斷其經濟、獲取高額利潤。我們的外貿,我理解,是為了實現中國經濟的獨立自主、門類齊全、比例合理、技術進步、布局合理、生產能力不斷提高!同時,也是為了援助第三世界國家的經濟獨立和解放,而不是單純追逐利潤。所以,中國的外貿工作,要從這個角度出發,并不是一定是貿易額越大越好!當然也不是越少越好。需要加大某方面的貿易,就加大。需要減少某種商品、針對某國的貿易,就減少。必要時,還可以停止對中國政治經濟利益有害的貿易。比如,我們要求日本的試圖與我們貿易的公司,不得在臺灣、南朝鮮投資,如果你們在那有投資、業務,我們就不和你們做貿易。這是周恩來貿易四條件之一。關于這個周恩來貿易四條件(也叫四原則),我只是在《參考消息》上看到這個說法,具體的四條件是什么,我還真不知道。我想,你作為中國貿易歷史方面的專家,應該知道的,但,為什么不愿意告訴我呢?

  如果你不愿意“昂首挺胸做事”,那么,你繼續“夾著尾巴做人”,也是可以的。雖然有看客之嫌,但至少不會太壞。

  愿你好自為之。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司馬南:論“八角婆現象 ”
  2. 對群眾,還是不要用外交辭令的好
  3. 孫錫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樣吧!
  4. 雙石:雙爺我就知道,武漢人對方大媽不會失聲
  5. 奉勸公知:收手吧!
  6. 能否變廢為寶?——也談方方武漢封城日記的影響
  7. “別了,司徒雷登”——特朗普撕掉了公知們的最后一塊遮羞布
  8. 元先生M國演講實錄:誰才是抗疫主力
  9. 美國加關稅,完全是個障眼法
  10. 抓住機會,果斷出擊
  1.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2. 武漢零號病人終于找到了!果然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
  3. 某些人不能太下賤
  4. 范景剛:打贏一場戰勝美帝霸權主義的人民戰爭
  5. 諸多信號表明,我國糧食價格即將全面上漲
  6. 美國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開信 真相讓人吃驚!
  7. 范景剛:學習毛澤東還是學習薩達姆?
  8. 憲之:“黑色眼睛”視野下的抗疫中國 ——方方們的公知話語邏輯
  9. 張志坤:中美已到結束斗爭而求團結的時候了嗎?
  10. 會不會有“里應外合”的可能?
  1. 郝貴生:從北大李玲教授的“兩個凡是”談起
  2. 女漢學家見證毛鄧的時代差異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對決
  4. 郝貴生:從“遞哨人”艾芬醫生抗“疫”經歷談“權力”的本質
  5. 吳銘:關于前三十年若干問題對某網友的回復
  6.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7. 范景剛:這是為什么?
  8. 第一批和第二批衛健委專家組全部來自北京,說明什么?
  9. 一個被放棄的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中國經濟總體設計構想
  10. 武漢疫情趨好,有關部門卻做出荒唐事!
  1. 灄水農夫:紙船明燭送瘟神,人民情懷耀今古——學習毛主席《送瘟神》詩二首
  2. 美國確診數超過中國全球第一!一線醫療人士爆實際死亡遠高于統計
  3.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4.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5. 一場突如其來的裁員潮
  6. 如此引進美資究竟是為什么?
博彩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