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時政 > 輿論戰爭

憲之:方方現象——為什么吃著“體制”又標榜“江湖”?

憲之 · 2020-03-19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人民大眾要通過反腐撥亂反正,回歸社會主義。公知精英的反腐,是徹底顛覆體制,顛覆公有制和社會主義——“產權明晰”給資本寡頭,還有什么腐敗!

方方現象——為什么吃著“體制”又標榜“江湖”?

  方方以《軟埋》橫空出世,生雖逢時惜為期略晚,遭遇“初心”甦萌,風頭衰減,因之在草根大眾中遭遇異議撻伐,五內不暢,適遇冠疫暴發,情動中而形于言,詠而為《武漢日記》。到底公知身份,退而不休,個人抒發成群體強音,引起社會關注激烈爭論,譽毀交集,陣營分明,成為一個引人矚目的社會現象。

  有意思的是,論辯中方方十分強調自己的百姓身份——“我來自江湖”,并非體制官員。

  吃著“體制”又標榜“江湖”,不是方方的專利,它帶有很高的普遍性——對公知精英而言,它是普世的。

  1

  方方的江湖,不是草根大眾江湖,而是公知精英江湖。

  庚子年這場役災,中國人民被迫接受了兩場驚心動魄的戰役:自然的和政治的。這是關乎民族興衰的殘酷考驗,出乎公知精英及其主子意外,兩場大戰都已發生戲劇性的轉折:抗疫之戰,中國已經獲決定性勝利,主戰場也已轉到幸災樂禍的西方。政治戰場,大纛由美國高舉著,按華府的設計,這正是唱衰中國的大好時機,美國政要不顧國家交往的起碼禮儀,一毛不拔、破口謾罵、幸災樂禍、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現赤裸裸流氓惡霸相。老大發聲,西方媒體齊聲跟進,黑云壓城,濁浪驚天,似乎中國不垮于役也要垮于政了。

  對決中,國內公知精英緊跟美國的鼓點起舞,心照不宣,緊密同步。

  他們的邏輯里,中國怎么防治都是一片陰暗,是制度問題;西方怎么做都絕對正確。

  美國一毛不拔,就忙不迭地歌功頌德。

  在中國,“每一個數字都是一條生命”;在西方,“全民感染集體免疫是科學合理的”,包括瑞典政府的不檢測、不隔離、不收治、不公布!

  中國封城是侵犯人權和自由度,而外國是“科學理性”、“真正的人道主義”

  美國誣稱“中國病毒”罵“亞洲病夫”,他們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中國人偶加推特質問,就捅了馬蜂窩,招來眾犬吠聲,“引用陰謀論作證據”,“把國家帶向戰爭災難的節奏”,“陷國家于不義,害國、害人民”,棍子飛舞大帽亂飛。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不過兩個月,形勢反轉:中國勝了,災禍落到包藏禍心者的頭上。

  過去,他們肆意攻擊中國;現在,該他們不得不學習中國經驗,甚至向中國觍顏求助了。

  生活是最好教員,也是照妖鏡,一反一正,買辦奴才及其洋主子的人權、人道、民主、普世、制度優勢等華麗外衣頓時灰飛煙滅,赤裸裸的現出兇狠惡毒、無恥卑鄙相。

  這場對決中,方方 以他的“日記”再次嶄露頭角。開始因“殯儀館扔得滿地的無主手機”惹了眾怒,后調整策略,宣稱“我寫‘武漢日記’的基調始終秉持與政府絕對保持一致”,筆調一直以灰色渲染為主旋律。也因此,其影響力遠優于西崽買辦的厚顏無恥。

  認識“日記”,一句話堪稱經典:“記住,沒有勝利,而是結束”!

  這是方方和公知精英們的“江湖”。

  并非國人大眾的“江湖”。

  方方不孤

  方方不孤,這位深居簡出的“平民”,一直享受著諸多大媒體的關注和呵護,各種采訪報道不斷,發聲及時,臺灣和海外媒體時見助威。

  可見,方方引起的爭議,絕不是個人現象。

  比如:羊城晚報 02-26 04:01 《在方方日記和媒體報道中 凝聚最大集體理性》。

  比如美國之音

  一位公知大咖易某,用《武漢鉚起,馬屁精滾開》為其聲援:

  “不拍馬屁,會死人啊?吃人血饅頭的往往也是馬屁精。馬屁精是土特產。每到國難當頭,他們就會不甘寂寞地跳出來舞文弄墨,標準動作則有兩個:一是把喪事辦成喜事,二是吹捧領導人。”

  公媒自媒觍顏跪舔美國者滔滔皆是,他們都不是“馬屁精”;為中國難得的揚眉吐氣歡呼一聲,就成了“馬屁精”?

  這就是公知的江湖邏輯!

  役災以來舉世洶洶,中國受盡欺凌辱罵,如今乾坤倒轉了,作為中國人,只要良知未泯,難道不該高興一下,還要痛心疾首么?

  面對大災大難,中國人一點沒有灰頭土腦,他們萬眾一心眾志成城,抗出了自豪感,抗出了制度自信和道路自信,最難的是還醍醐灌頂——是的,還是社會主義好,沒有“核心力量”不行,多虧公有制和人民戰爭,多虧白求恩的精神沒有顛覆!

  什么“燈塔”優勢,窮兇極惡,下三濫,真不是東西!什么“跟著美國都富了”“合作雙贏”,我們不再受騙了。

  中國公知精英經營多年的洗腦功德,一朝化為烏有,這可不是左翼蠱惑活動官煤灌輸的結果——方方們怎能不痛心疾首的!

  “沒有勝利,只有結束”,說的就是這個。

  這“結束”,很殘酷,又不能不承認。

  然而,對于大眾來說,這卻是個了不起的“勝利”。

  它是繼美國扼殺華為和制造香港禍亂以來又一個偉大勝利,而且是比上兩次更大。

  它還是來自反面教員的啟蒙,使公知們的“啟蒙”相形見絀。

  2

  方方的體制江湖。

  “我不是廳級干部!我不是廳級干部!我不是廳級干部!重要的事情說三遍。我連公務員都不是。所以,我是沒有級別的。真是讓各位口口聲聲叫喊“廳級干部”的人失望了。退休后,我就是個普通市民。當然,我也沒有入黨。我一直都是群眾。盡管當了省作協主席,但了解體制的人會知道,我這樣的主席,并不管事。省作協所有的事務,均由黨組決定。”

  這段話很值得玩味。它要表達的意思有兩層:

  一,我不是官,退休后就是個普通市民。

  二,即使在位也是擺設,“體制”是黨組說了算。

  作協主席,廳級,不折不扣的體制高官,西方話語中叫“文化官僚”。這官,雖不批土地管項目,但它掌控話語權,話語的的支配權,嘴大說了算,是上層建筑里的要害。

  廳級而說不是官,有點大言欺人。公務員云云,玩弄編制術語,絲毫不影響其“體制”地位。

  土地改革本是資產階級的歷史使命,孫中山就把“平均地權”列入同盟會的綱領。隨著資產階級走向反動,這一使命才落到無產階級身上。連土改都要顛覆,不過是資本聯手地主農奴主反攻倒算傾向的極端表現,比主張“回歸新民主主義”的公知,走得更換遠?!盾浡瘛纺軌虺霭鏌徜N且獲大獎,這說明它在體制內外都有其可觀的社會基礎,有著強勢的話語權。以魏巍微的聲望,辦個為老百姓說點實話的小雜志,且不免被“歷史終結”,方方們的話語權可想而知。

  “體制”云云,源自西方而后被公知精英襲用,含義模糊,妙不可言。入乎其中又時出其外,“體制”云云,最能表現這種微妙關系。

  轟動一時的《河殤》,曾以國禮送給了美國元首,你能說它不“體制”嗎?

  同樣高層,王震拍案而起怒斥“不可容忍”,這時公知精英就用著“體制”了——前者,是開明民主,超越體制;后者,自然屬于“體制”的僵化專制了。

  《河殤》夭折了,“體制”不改革死路一條。

  文壇的話語權,以“雅”而論,諾貝爾獎金得主捧上神壇;以俗而論,范BB及眾多外籍明星,事實上成為“國民精神塑造者”,公不公務員,關系并不大。

  《軟埋》的歷史地位,不妨看一下莫言獲得諾獎的頒獎詞:

  “莫言用譏諷和嘲弄的手法向歷史及其謊言、向政治虛偽和被剝奪后的貧瘠發起攻擊”,“20世紀中國的殘酷無情從來沒有像他筆下的英雄、情人、施暴者、強盜以及堅強、不屈不撓的母親們那樣得以如此赤裸裸地描述”,“在莫言筆下的中國,我們從來沒有遇見過一個理想具有合乎標準特征的公民”,“莫言所描述的過去,不是共產主義宣傳畫中的快樂歷史,而是他用夸張、模仿以及神話和民間故事的變體重現五十年的宣傳,令人信服、深入細致。”“但他所描寫的豬圈般的生活如此獨特以致我們覺得已經在那里呆了太久”,“莫言為個體反抗所有的不公,無論是日本侵略還是毛主義的恐怖以及今天的狂熱生產至上”。

  “歷史終結”時代,“跟著美國”是大方向,新自由主義事實上主導著改開設計,幾位經濟學權威,風云際會炙手可熱,舉足為法一言九鼎,翰苑智囊,執設計牛耳。無論國家體改機構,還是體外天則研究所,都曾為“天”制“則”,在經濟基礎變革方面舉足輕重。

  當然,強推“人間正道私有化”過分,炫耀“我被準確打成資產階級右派”過火,乃至否定土地紅線,主張放棄釣魚島,就與“體制”漸行漸遠,慢慢的,他們突出民間江湖,更看重美國的重點保護對象身份了。

  再如,宣稱“共產黨非法”、主張“司法獨立”“軍隊國家化”和“多黨制”的X山會議,自然不該出自“體制”,然其組織者,卻是國家體改會長。

  可見,“體制”一語的模糊微妙。

  看社會現象,必須跳出公知設定的邏輯圈套。

  3

  據高位高勢,睥睨天下而又標榜江湖,并不是方方的個人作態,正是公知精英精英欺世盜名糊弄大眾的基本策略。

  美國人打著輸送民主人權旗號將南斯拉夫、阿富汗、伊拉克和埃及的人民送進災難深淵,一開始也曾迷惑過不少人,這一套中國精英們也玩得心應手,諸如“做三百年殖民地現代化”啦,“再給洋人打工二十年”啦,“當兵要當美國兵”啦,“做一夜美國人”啦,都曾有聲有色地上演過?;厥讱W蘇轉型,烏克蘭最為可嘆,反專制的結果,將整個國家交給了富豪寡頭,一個歐洲最富國家弄得慘不忍睹。時下只有香港廢青,依然把烏克蘭模式當做追逐的天堂。

  公知精英顛覆中國的這一套并不新鮮,前車覆轍歷歷在目,所以他們刻意回避,一直不敢直面蘇東崩塌的教訓。他們用“傷痕”“專制”“大鍋飯鐵飯碗”“閉關鎖國”等將毛澤東時代說得一無是處,用來糊弄人民為全面顛覆社會主義造勢,他們也曾一度得勢所向披靡。后來人們慢慢發現不對勁,兩極分化、信仰崩潰、道德淪喪、黃賭毒泛濫,特別是貪污腐化愈演愈烈人神共憤,于是公知精英就調整策略,以為民請命姿態出現,借反腐糊弄大眾以售其奸,讓大眾為其火中取栗。

  精英公知標榜江湖的秘密,就在這里。

  腐敗,不是改革的“潤滑劑”嗎?怎么又變成“體制”的痼疾,非得的顛覆不可了呢?

  在中國,最能贏得人心的是反腐。然同是反腐,卻同床異夢。

  人民大眾要通過反腐撥亂反正,回歸社會主義。

  公知精英的反腐,是徹底顛覆體制,顛覆公有制和社會主義——“產權明晰”給資本寡頭,還有什么腐敗!

  他們到底是代表大眾,還是代表富豪權貴呢?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是美國改變了對華戰略,不是中國主動封閉起來 ——三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2. 鄭永年先生對改革開放前后的歷史缺乏客觀公允的認識 ——二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3. 迎春:漫談失業——寫在五·一勞動節之際
  4. 《方方日記》的文本、邏輯與問題
  5. 說好的八小時工作制呢?
  6. 【4月30日】健康觀察哨:武漢市核酸檢測88.9萬人次,結果……
  7. 趙磊:官宣不盡人意,“技不如人”或“道不如人”?
  8. 這絕以不是一場簡單的追責與索賠的法律戰,而是一場血淋淋的以屠殺中國為目的的大圍剿!
  9. 方方們真的愛國嗎?
  10. 草根和資本家的自由之間,隔著多少個小目標?
  1.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2. 積極信號,奔走相告:方方隊友梁艷萍被調查,希望這僅僅是開始
  3. 為什么人民日報充滿憂傷?
  4. 大學教授們的“言論自由”
  5. 黃智賢回應方方: 不屑無良 ——寫給所有中國人
  6. 急需用實際行動向美國證明中國不是好惹的
  7. 談談湖北大學調查梁艷萍教授
  8. 左大培:讓外企撤出成為好事
  9. ?孫錫良:老孫微評(教育會否香港化?)
  10.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1. “萬萬”沒想到:搬起石頭卻砸了自己的腳
  2. 怎樣的社會主義才是未來?——張維為理論批判
  3. 論“方方”的倒掉
  4. 張志坤:中國公知集團遭遇一場政治滑鐵盧
  5. 孫錫良:這個“國際玩笑”不夠大
  6. 老田| 后文革新貴自我塑造過程考察:以方方為例看“遍地文革余孽”哪兒來的
  7. 德國為什么拒絕中國的援助?
  8. 方方日記風波似乎掩護了什么......
  9. FF的“朋友圈”
  10. 孫錫良:誰能說清方方們的別墅陳案?
  1. 從韶山沖走出來的一代女杰
  2. 建議注射消毒液殺死新冠病毒?!一天后,特朗普又改口了……
  3.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4.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5. “熱度”極低的云南大旱
  6.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博彩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