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時評

何學者穿幫了

吳銘 · 2020-03-31 · 來源:吳銘再評說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何學者的精明之處在于,對美帝國主義,他也是指責的甚至是揭露了,而且還很積極,這顯示了他的愛國,他用“愛國”騙取了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信任和鼓吹;但是,對于任何反擊美帝國主義的斗爭,他又都是反對的,而他反對的理由,又都是從中國的利益著想,這就又一次騙取了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好感和信任。

  何畫皮自己揭穿了

  作者:吳銘(20200330)

  上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是個特殊時期。這個時期的知識分子,成長于新中國特別是文革期間,他們對共產黨毛主席的那套理論、辦法非常熟悉。但是,時代的陡然逆轉,讓這些人猝不及防、手足無措。經過幾年的察顏觀色,他們迅速適應了新的時代,立即從思想上、精神上、行動上、言論上,背棄了自己當年的那一套,與之徹底決裂,以便一心無掛地投靠新的主人。他們迅速成名成家,成為社會精英,走在了時代的前列。背棄得越早、越迅速、越徹底,則成名越早、越高、越持久,受到的鮮花、獎勵越多。

  正因為這個適應新時代的轉變過于急促,所以,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成長起來的中國名人名家,基本上都有兩個特點:一是欺世盜名,二是不學無術。而且,越是不學無術的人,就越擅長欺世盜名,越容易成為學界泰斗。

  著名中國傳統文化大家、經濟學家、政治學家、國際問題專家,何學者,是其中的佼佼者,可謂四十年來左右通吃、游刃有余。

  現在,40多年過去了,這一代精英,基本上都功成、名遂、身退,應該心滿意足了;或者,雖然功未成、名未遂,但也只能身退。

  恐怕,只有何學者例外——雖“老病纏身”,卻也不甘寂寞。

  按照何學者的說法,在知識量和智商方面,中國人、中國學者——不知道是否敢包括美國學者——和他有巨大的差距,他很享受這個差距。

  那么,如果我們相信何學者所說,則何學者對問題認識的錯誤,就不能歸咎于認識水平不高的問題,而只能是立場問題。

  但是,一般來說,我們分析問題,特別是分析何學者的認識錯誤問題,還不能完全按照他所謂“知識量和智商”方面的優勢,也可能,他的錯誤是因為認識局限問題——我們不能隨便把人的問題歸咎于其立場,那對人的否定太過分了。

  3月24日,何學者發表《老家伙偶感:關于中美關系》談及中美近期斗爭形勢,在回答“這么斗下去,會不會打仗?”一問時說,“絕對不會,心可以踏踏實實擱到肚子里一一絕不會打仗,也絕不會決裂。”“ 至于經濟會不會脫鉤?也不可能。中美兩國經濟相互依賴程度至深,脫鉤意味著各死一半。但是,注定會要不斷吵吵鬧鬧,而且還是緊緊糾纏,會很多年!”

  不知道那位憂國憂民人士,居然會問出中美“這么斗下去,會不會打仗?”這樣愚蠢的問題。

  首先,中美斗了嗎?夫妻間的吵鬧,不是常事嗎?怎么能上升到“斗”的程度?

  其實,怎么會有人想到打仗?我就沒有想到。誰先開火?老實說,我到是希望打一仗。我一點也不擔心打起來。

  關于中國擴大開放,特別是取消在華外資銀行業務范圍限制之后,中國和美國究竟是什么關系?這種關系對中國究竟是福,還是禍?大福,還是大禍!這個焦點問題,何學者回避了。

  何學者講了這么幾句話,敘述了“中美兩國經濟相互依賴程度至深”的現實,給出了“脫鉤意味著各死一半”的結論,以及“注定會要不斷吵吵鬧鬧,而且還是緊緊糾纏,會很多年”的前景預見。

  從這幾句話,我可以推斷:在何學者看來,今天,所謂中國經濟和美國經濟,是“相互依賴至深”的。這種依賴,對中國經濟,是非常有意義的,要是“脫鉤”,中國也要“死一半”。

  簡言之,中國從當前的中美經貿金融關系中,獲得了極大的利益,至少中國的經濟生命,一半是依賴“中美經貿易關系”。

  我個人認為,當前的中美經貿關系,是殖民地與宗主國的關系,是奴才與主人的關系。注意,不是奴隸與奴隸主的關系,因為奴隸會反抗奴隸主,而奴才絕對不會反抗主人,相反,誰要是反抗主人,則奴才們會立即出來鎮壓,他們要維護自己做奴才的神圣權利。

  所以,老何才會說,“脫鉤意味各死一半”。

  那么,是不是脫鉤真的就意味著各死一半呢?

  不一定,我認為完全不會。

  1959年,赫魯曉夫就是以“脫鉤”相威脅,逼迫中國接受其政治條件,這個政治條件,對中國主權有極大侵害。

  毛主席拒絕了他。

  中國經濟死一半了嗎?困難是有的,但是,靠著獨立自主、自力更生、艱苦奮斗、愚公移山精神,中國人民很快克服了困難,工業化建設和國民經濟建設,未受什么影響,而且,中國人民取得了進一步的獨立自主,為爾后的反修反帝斗爭,提供了堅實的政治經濟基礎。

  看來,老何關于中美“脫鉤意味著各死一半”的判斷,是嚴重缺乏歷史依據的。

  那么,現實依據呢?

  美元,你可以說它是什么“世界貨幣”,可是憑什么就成了“中國貨幣”?憑什么就成了中國出口結算、定價、支付的貨幣?難道美元是“世界貨幣”了,中國就必須引進外資、出口創匯、儲備美元、擴大開放、美元結算、取消在華外資金融機構業務范圍限制?有這樣的因果關系嗎?

  難道上世紀70年代,人民幣不是“世界貨幣”?中國出口為什么要堅持人民幣結算、中國商品、人民幣匯率基本自行定價?憑什么要拋棄中國人民政府用人民幣支付進出口商品的權利?憑什么要接受美元的支付、定價、結算權而搞什么出口創匯、儲備美元、美元結算?

  拋棄中國人民用人民幣為中國商品進出口定價結算的權力,加上引進外資、擴大開放、不加限制、取消在華外資金融機構業務范圍限制,就是意味著中國成了殖民地,經濟主權、金融主權、市場主權不再了。中國,連經濟體都不是,而僅僅是塊市場,是華爾街壟斷金融資本的一塊殖民地!中國人民,就是亡國奴!民族資本、民族產業、民族企業,即將迎來一場全部滅絕的災難;中國金融、中國人民幣,行將就木!

  為中國提供金融服務,這是國際壟斷資本向中國輸出,以及中國官僚買辦接受經濟金融殖民地地位而提出的口號,這個口號中,居然把賣國、屈辱、殖民化、亡國粉飾成了一種進步、一種經驗、一種美好的前景。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伎倆,真是爐火純青,登峰造極。

  美國等外國資本到中國來投資,為中國“提供金融服務”,其實就是在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經濟的心臟上,插上一個管子,一個大大的管子,以便于從中國人民身上抽血,供養其美元霸權。

  美國人,連點高技術都不愿意賣給中國,在這次疫情中,更是趁人之危、落井下石、興災樂禍,簡直是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卻為什么那么喜歡給中國提供“金融服務”?不值得懷疑嗎?老何你不懷疑嗎?你的智商呢?

  美元霸權建立在什么基礎上?就是直接建立在中國的引進外資、出口創匯、儲備美元、擴大開放、優化營商環境、取消在華外資金融機構業務范圍限制、開放金融、國企混合所有制、拍賣優質國企擴股權、美元的“世界貨幣”的騙局上;不是建立在美國所謂“金融發達”上!不是建立在美國所謂工業發達上,不是建立在美國所謂軍事實力強大上,不是建立在美國的科技先進上,更不是建立在什么普世價值上。因為,美國的工業不發達、美國的軍事實力也不強大,其科技也不怎么樣。它就是個癟三,外強中干,何來強大?普世價值呢?蓬佩奧已經說了,撒謊、欺騙、盜竊,才是人家的“國家榮耀”,直接把“普世價值”這個人類共同的所謂文化成果給扔進了垃圾堆,可能讓中國很多普世精英無奈。

  (特意推薦秋石同志關于魯迅的著作。吳銘)

  馬克思說,資本自從來到世間,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臟的東西。如果禁止了美元輸入,清算外國資本,則中國不但不會“死一半”,相反,中國經濟、中國金融,會枯木逢春,會起死回生!就如一個病人治好了病,清除了自己身上的寄生蟲、戒了毒癮,身體就健康了、強壯了,怎么可能會“死一半”?何來“死一半”?無非就是一批官僚買辦資本勢力會痛苦一陣,買辦精英會六神無主,痛苦一會兒。——他們無法賣國了,他們的精神失去了寄托,當然會痛苦,甚至會“死一半”。

  4月份,中國人民、中華民族的這場災難就要到來了。帝國主義所豢養的中國的官僚買辦及其精英,對這場即將到來的民族災難,興高采烈,歡天喜地,簞食壺漿。歡迎的隊伍,高舉著星條旗。著名學者老何,自然不能缺席,所以,盡管“老病纏身”,仍然跑上跑下,忙得不亦樂乎。

  也正當中國人民動員抵抗這場災難時,老何說,“中美脫鉤意味著各死一半”,表示了對這場災難的歡迎,對反擊這場災難的中國人民,澆上一頭冷水。

  其實,四十年來,老何一直做這么個事,只不過他擅長隱蔽、加上各界的嚴密掩護,不易發覺而已。

  何學者的精明之處在于,對美帝國主義,他也是指責的甚至是揭露了,而且還很積極,這顯示了他的愛國,他用“愛國”騙取了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信任和鼓吹;但是,對于任何反擊美帝國主義的斗爭,他又都是反對的,而他反對的理由,又都是從中國的利益著想,這就又一次騙取了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好感和信任。其實,老何是“救美即救華”的發明人。

  最后,何學者還沒有忘記提一下這次疫情的來源,似乎在指責美國,沒有忘記“愛國”一下:

  【這次病毒事件,近日源頭證據愈來愈指向那個神秘的”德堡”。不管是無意泄露禍延東國,還是有人蓄意為之,現在老米都是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但請好自為之吧!】

  瞧,人家是強調了美國的“德特里克堡”是病毒來源,體現了“愛國”主義。

  如果說“串普瘟疫”是出于無意泄露,那就不存在“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問題。

  如果說是其本國疫情無法避免、故意向中國擴散、試圖亂中取勝并且的確取得了勝利,那么,就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盡管疫情中,中國人民表現頑強、偉大,迅速撲滅了疫情。相比之下,美國鬼子則掩耳盜鈴、手足無措、草菅人命、賊喊捉賊,盡管有中國、日本、南朝鮮、伊朗、意大利等國十幾億人吹了兩個月的哨,或者美國的電子煙肺炎、新型感冒吹了八個月的哨,美國還是在疫情面前,迅速崩潰了。中美兩廂對比,應該說,中國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所有方面,都是美帝國主義的老師,把美國的文明、發達、先進、民主、人權、人道……打得粉碎??墒?,疫情尚未結束,中國的官僚、買辦、精英,就吹響了歡迎美國金融入侵的號角!依然把美國當作燈塔!!

  能說美國“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嗎?不能。相反,人家砸了全世界的腳,唯獨沒有砸自己的腳,它“獨善其身”了。美元霸權,在此次疫情結束、美國股市暴跌之后,不但不會衰落,反而將因為中國的擴大開放而進一步鞏固!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是美國改變了對華戰略,不是中國主動封閉起來 ——三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2. 鄭永年先生對改革開放前后的歷史缺乏客觀公允的認識 ——二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3. 迎春:漫談失業——寫在五·一勞動節之際
  4. 《方方日記》的文本、邏輯與問題
  5. 說好的八小時工作制呢?
  6. 【4月30日】健康觀察哨:武漢市核酸檢測88.9萬人次,結果……
  7. 趙磊:官宣不盡人意,“技不如人”或“道不如人”?
  8. 這絕以不是一場簡單的追責與索賠的法律戰,而是一場血淋淋的以屠殺中國為目的的大圍剿!
  9. 方方們真的愛國嗎?
  10. 草根和資本家的自由之間,隔著多少個小目標?
  1.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2. 積極信號,奔走相告:方方隊友梁艷萍被調查,希望這僅僅是開始
  3. 為什么人民日報充滿憂傷?
  4. 大學教授們的“言論自由”
  5. 黃智賢回應方方: 不屑無良 ——寫給所有中國人
  6. 急需用實際行動向美國證明中國不是好惹的
  7. 談談湖北大學調查梁艷萍教授
  8. 左大培:讓外企撤出成為好事
  9. ?孫錫良:老孫微評(教育會否香港化?)
  10.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1. “萬萬”沒想到:搬起石頭卻砸了自己的腳
  2. 怎樣的社會主義才是未來?——張維為理論批判
  3. 論“方方”的倒掉
  4. 張志坤:中國公知集團遭遇一場政治滑鐵盧
  5. 孫錫良:這個“國際玩笑”不夠大
  6. 老田| 后文革新貴自我塑造過程考察:以方方為例看“遍地文革余孽”哪兒來的
  7. 德國為什么拒絕中國的援助?
  8. 方方日記風波似乎掩護了什么......
  9. FF的“朋友圈”
  10. 孫錫良:誰能說清方方們的別墅陳案?
  1. 從韶山沖走出來的一代女杰
  2. 建議注射消毒液殺死新冠病毒?!一天后,特朗普又改口了……
  3.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4.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5. “熱度”極低的云南大旱
  6.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博彩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