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一份情報為西沙海戰的勝利贏得了先機,我所經歷的西沙海戰

李兆新 · 2020-01-18 · 來源:黨史博采
收藏( 評論( 字體: / /

  1974年的西沙對越自衛反擊戰,是我人民海軍對外反侵略作戰的第一次海戰,它作為我軍海上作戰的經典戰例被載入史冊。有幸的是,當年自己作為海軍南海艦隊司令部情報處一名譯電員,親身經歷并直接參與了西沙海戰的全過程。

  一、西沙情報引起重視,張元培司令主持召開南海艦隊緊急戰備防務會議

  廣東省湛江市是一個美麗的濱海城市,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南海艦隊司令部就座落在這個城市的霞山區。1974年西沙海戰中那一份份電報的進進出出,一個個指令的上呈下達都是在這里進行的,當時它是西沙海戰的指揮中心。當年我作為一名情報譯電員就工作在這里,每天在這里上呈下達,翻譯來自各方面的電報,給領導當“耳目”。

  情報處為司令部直屬師級工作部門,下設偵察(一科)、情報(二科)兩個科,海戰后又增設技偵科(三科)。我們譯電員歸二科,當時處長范樹華,二科科長趙洪美。

  1974年元旦過后,我們情報部門連連獲悉:南越西貢當局的軍艦又在我西沙永樂海域頻繁活動。此前,他們已偷偷換掉了我在南沙太平、中業、北嶼、南子、南鑰等島嶼上的主權碑,并派兵占領我南沙的多個島嶼和我西沙珊瑚島,近一個時期,他們又將登島部隊北調峴港,有進一步侵占我整個西沙群島的企圖。這不能不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范樹華處長主持召開了幾個情報分析會,對當前敵情進行研究分析,大家認為:南越當局有美軍對其海軍裝備的支持,肯定要在我西沙制造事端(當時我們是支援北越的,南海艦隊司令部就設有與其它處室同級的援越辦公室),南越已經占領了我西沙的珊瑚島,極有可能他們下一步要侵占我甘泉、金銀諸島,這將危及我整個西沙群島的安全。范處長將這些情況分別向司令部首長和艦隊首長作了匯報,艦隊司令員張元培極為重視,決定召開一個專門會議進行研究和部署。

  這天上午是我值班,張司令在作戰廳主持召開艦隊緊急戰備防務會議,段德彰政委、羅文華副司令員,還有張永前、張奎義副政委等艦隊首長都來了,艦隊司、政、后主要負責同志以及作戰、情報、軍務、通訊、航報等處的處長也參加了會議。

  當時我們情報室分為海情、空情兩大部分,兩張覆蓋南海全部海域和領空的軍用大地圖掛在值班室東西兩側的墻壁上。我們值班人員的任務是翻譯電報,保證全天24小時將所有途經我海域和領空的外國艦船、飛機按方位位置及活動情況及時準確地標在版圖上,為領導決策提供依據。開會前,張元培司令、彭一坤參謀長還親到情報室查看南越軍艦在西沙的活動情況,我們向領導作了詳細介紹。

  會上,張司令首先讓情報處范處長介紹西沙情況。范處長以他那高大的身軀站在版圖前,向與會同志介紹近期西沙敵情,他說:美國尼克松為贏得選舉,決心從南越撤軍,撤軍前,把大量美軍裝備留給了南越總統阮文紹。軍事實力的增長,加之北方越共的壓力,促使阮文紹不得不挽回危局。他的選擇必然是我國的南沙和西沙。因為南沙距我國大陸上千海里,實屬中國海軍的“鞭長莫及”之地。西沙距我大陸雖近,但當時南越海軍連收美軍10余艘戰艦,裝備水平遠遠超過我南海艦隊。在他們看來,這樣做是完全有恃無恐的。

  范處長說:去年的8月份,南越派兵占領南沙多個島礁,并宣布南沙劃歸其福綏省,之后又將登島部隊北調峴港,準備如法炮制再占西沙。當時西沙的珊瑚島已被南越軍隊登駐,情況十分緊急!

  張司令指出:西沙是我國??蘸降赖囊獩_,戰略地位十分重要,我們決不允許別國侵犯我主權,破壞我領土安全。接著他讓作戰處雷處長介紹我方作戰裝備情況。

  雷處長介紹說:負責西沙海域的榆林基地,雖有護衛艦4艘,但其中“南寧”號已超期服役,另3艘65型火炮護衛艦目前由于輔機、爐灶、通信電臺等設備存在故障已確定日期準備返廠修理。其余炮艇、魚雷艇噸位太小,航程有限,難以出遠海作戰。眼下能出遠海的只有6604型獵潛艇,而這6條獵潛艇快的也只能跑到12節,還未必都能啟用……

  大家認為,敵我力量懸殊,不請求增援很難打贏這場海上戰爭,于是張司令責成作戰處以他的名義向海軍寫報告,要求調東海艦隊軍艦增援南海。張司令要求:要有打大仗的準備,艦隊作戰指揮系統要做好隨時轉入地下的準備,張司令對情報處提出三點要求:一,將西貢所有能來西沙的軍艦摸底造冊建立個艦檔案,為作戰指揮提供完整準確依據,二,從所屬特務連和偵察營抽掉精干人員準備上島上船,協助民兵搞好武裝保衛。三,負責將西沙的對越情報站和觀通點盡快恢復健全,換成統一的電報密碼,保證全天24小時對其領域的監控。

  會議結束后,我看到張司令、段政委、彭參謀長低聲交談著緩緩離開指揮廳,行至情報室門前,只見張司令抓住后勤部負責裝備的部長的手說:“你那一定要到位!這次是實戰!不再是搞演習,要把最好的武器裝備配下去!不要怕花錢!不再講節約!要打仗了!要把這個意見告訴大家。”從張司令談話的表情中,我明白了這次戰備防務會的含義。

  隨后范處長來到情報室, 同隨后趕來的情報處閻、李二位副處長,各科正副科長共同研究落實艦隊緊急防務會議的部署要求。范處長講,敵人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他要求一科:盡快派人上島上船,盡快恢復建立西沙對越情報站和觀通點。他要求二科:把西貢現有艦船飛機,特別是美軍增援部分的作戰性能,人員配備等詳細情報資料全部提供到作戰指揮廳。他還特別要求我們譯電員:要配齊與各情報站點的譯電文件,并備雙套,一套配到地下情報室備用,他要求同志們思想一定要到位,保證做好艦隊和司令部首長交辦的各項戰斗任務。

  根據張司令的要求,情報處全力以赴投入戰前準備工作,我們譯電員除到司令部機要印刷廠按照統一密碼,印制了雙套譯電文件外,還負責把文件搬運到地下情報室。地下情報室離地面幾十米,據說上面丟原子彈下面也會完好無損照常運轉,其周圍是四通八達的地道,可容納上萬人。我們在地下室擦拭版圖,整理好所有配套設施。

  自從艦隊戰備防務會議后,整個司令部全部進入緊急戰備狀態,張司令、段政委、羅副司令、彭參謀長等艦隊和司令部首長幾乎和我們一樣每天都不離值班室。警衛連對一號大樓也加強了戰備值勤,由原來的單崗增至全天24小時雙崗,還派出了流動崗哨。我們情報處戰備值班,每班也由原來的譯電、標圖、綜合3人增至6人,密切關注南越西貢當局的動向,隨時做好一切反侵略戰爭的準備。

  二、勤務團破譯成功,一份情報為西沙海戰的勝利贏得了先機

  與我們一墻之隔的艦隊三班(通訊處值班室) 電報響個不停,一份份來自各地情報站點的待譯電報雪片般飛到我們的案頭。我們一直告誡自己要謹慎,再謹慎,不能有半點懈怠,任何一份漏譯、錯譯電報,都可能釀成大禍。同時大家又把能夠守崗值班視為最大的榮耀。每位同志都在認真地翻譯,準確地標圖。

  1月15日上午,南越“李常杰”號(HQ-16) 驅逐艦和“陳平重”號(HQ一5) 驅逐艦在西沙甘泉島附近海域對我正常生產作業的402、407兩艘漁輪進行騷擾和威脅。我們值班人員立即將敵我艦船方位按經緯度標注在版圖上,及時上報作戰室。

  又是一份特級加急電報,通過翻譯,我們不由被震怒了?:

  15日13時20分,南越軍艦炮擊我豎在甘泉島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猖獗至極。

  于是我們按響了通往指揮廳的報警器,很快,張司令、彭參謀長和情報處的范處長,作戰處雷處長先后趕到。

  張司令員聽完我們的匯報后義憤填膺,立即下達命令:調榆林基地271、274兩艘獵潛艇火速去西沙海域執行任務!

  西沙情報告急,立刻引起上級領導的重視,總參、海軍和廣州軍區同時傳來指示:“一定要維護我國領土主權和尊嚴,對于西貢當局的挑釁活動必須進行堅決斗爭。”中央軍委強調:“在斗爭中,堅持說理斗爭原則。我艦艇部隊在任何情況下均不先打第一炮,如入侵者向我攻擊,我應堅決還擊。”根據上級指示,南海艦隊組建了海上編隊指揮部(簡稱“海指”),任命榆林基地副司令員魏鳴森(司令員當時在艦隊開會)為“海指”總指揮,親臨前線,正確執行上級指示。

  1月17日10時09分,我們值班室再次接到情報:南越增派“陳慶瑜”號(HQ-4)驅逐艦,正在輸送士兵侵占我甘泉、金銀兩島。該艦系南越海軍主力,原美海軍“薩維奇”級護航驅逐艦,排水量1590噸。此時,我271、274獵潛艇在魏鳴森率領下已達西沙的永樂島。

  從我獵潛艇到西沙后,張司令就沒離開過指揮廳,他要求我們情報值班人員,要嚴密監視敵艦動向,一有情況及時報告。

  17日16時,南越“李常杰”號和“陳慶瑜”號驅逐艦在西沙海域再次對我作業漁輪進行挑釁,張司令命我編隊及時趕赴現場,對其發出嚴正警告,南越軍艦才調頭離去。

  18日清晨,南越軍艦“陳慶瑜” 號和“李常杰”號又一前一后高速駛來永樂島海域,對我正在捕魚的407號漁輪進行挑釁,他們撞壞我漁輪,并用鐵錨鉤住我漁輪駕駛臺鐵窗。我海軍編隊趕到后,敵艦才不得不放過漁輪。

  16時10分,南越海軍又派“陳平重”號驅逐艦和“怒濤”號護衛艦至永樂島海域,和“陳慶瑜”號驅逐艦一同成楔形隊形從珊瑚島附近駛出,向我271編隊錨地位置逼近。情況緊急,我們立即報告指揮廳,指揮廳及時給“海指”發警報,要他們做好戰斗準備,我編隊立即起錨,炮口到位,全速迎擊。敵艦見勢不妙,只好溜到珊瑚島后面去了。

  根據西沙南越軍艦不斷增加的趨勢,我兩艘獵潛艇面對4艘南越大艦,噸位超我20倍,這對我極其不利,張司令召集彭參謀長,范、雷二位處長商議為西沙增派力量,決定:調汕頭水警區281、282兩艘獵潛艇到永興島待命。同時命396、389兩艘掃雷艦火速向西沙海域靠近,以應付永樂島海域的突發事件!

  入夜,西沙海域的情況看似平靜了許多,電報比白天明顯減少。

  此時我們情報處下屬的勤務團正在距司令部30公里處的湖光巖全神貫注研究和破譯來自西沙敵臺的各類電報電文。

  晚9時許,我們值班室保密機亭的電話鈴突然響了起來,話筒里傳來急促的報話聲。電話是勤務團打來的,這是一份口傳密碼電報,是他們剛剛破譯的一份“關于南越總統阮文紹對其西沙軍艦下達命令的電報”,通過翻譯大意是:

  “總統阮文紹復電海上旗艦陳平重”!

  命令你們“收復越南領土琛航島” !方針:“采取溫和路線”——“如中共開火,要立即還擊消滅他們”。 ——“10號、16號負責跟蹤中共蘇式護衛艦(電文如此),4號、5號支援BH分隊登陸,消滅漁船和小船”;——“行動時間定在19日6時25分!”

  電文非常重要并緊急,還沒容我們更好地校對和整理,莫海燕參謀便拿著剛剛譯出的電文去了指揮廳。我們則按字碼加密,立即向總參、海司和廣司情報室報告。

  戰爭中,一份情報,往往決定著整個戰爭雙方的勝敗。如果說過去艦隊調軍艦“去西沙巡邏,執行護航任務”是為了防止戰爭發生的話,那么這張電報就決定了戰爭的不可避免性。一份情報決定了整個戰局的實質,為勝利贏得了先機。

  很快,張司令、段政委等艦隊首長,司政后主要負責同志,司令部各位副參謀長及處室主要負責同志都來到指揮廳,研究部署緊急作戰方案。張司令還表揚我們情報部門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情報。

  這份電報很快傳到黨中央。經毛主席同意,周總理連夜召開緊急作戰會議,會議決定:既要寸土必爭,又不使戰爭擴大化。政治上爭取主動,后發制人,中央還決定,由主持軍委工作的葉劍英副主席、鄧小平總參謀長、海軍蘇振華政委等六人組成領導小組,代表黨中央到總參作戰廳指揮作戰。葉劍英、鄧小平負總責。

  上上下下各級作戰指揮系統彌漫著戰爭的氣氛,緊張而有序地做著實戰前的各項準備工作,人們的情緒全部進入高度的戰爭狀態。這時,我們深切體會到,一場宏大的戰爭,“決勝于千里之外”的命脈,有時就取決于我們一份小小的電報。

  三、這里是沒有硝煙的戰場,沒有炮火的戰斗

  天還沒亮,張司令就到我們值班室查看西沙動態。我們也很著急,一夜了,敵艦一點兒新動向也沒有,范處長打電話給勤務團詢問電報破譯的可靠性,團里說是位姓胡的青年同志破譯的,大家也怕是敵人發的偽碼用來謎惑我們的。正當我們為電報的真偽捏一把汗的時候,通訊室傳來了今天的第一份電報:

  19日5時47分,南越“陳慶瑜”號、“陳平重”號驅逐艦,從羚羊礁以南的外海出現,向我琛航、廣金兩島駛來。顯然這是敵人趁黎明前黑暗,企圖偷襲并占領兩島。

  接著越艦“李常杰”號驅逐艦和“怒濤”號護航艦,也從廣金島以北海面出現,向我海軍艦艇拋錨處接近。

  張司令看著版圖說:看來新中國人民海軍第一次對外作戰的時候到了。果然“陳慶瑜”號、“陳平重”號兩艦在離琛航島500米處停泊,幾十名荷槍實彈、頭戴潛水鏡的家伙,爬上橡皮艇,偷偷向琛航和廣金兩島劃來。

  張司令命令我396、389兩艘掃雷艦編隊進至廣金島西北海面,攔截“李常杰”號和“怒濤”號艦;命令271、274兩艘獵潛艇編隊進至廣金島東南海面,監視“陳慶瑜”號、“陳平重”號兩艦。剎時間,西沙海域風云際會,戰斗一觸即發!

  數十名南越軍人搶灘登陸。首先登上廣金島的南越士兵見島上有人便首先向我開槍射擊。我早有準備的守島軍民奮起自衛還擊,給予入侵者以迎頭痛擊,迫使他們撤回艦上。

  島上登陸失敗,“艦堅炮大”的南越海軍,便把怨氣泄在艦上,他們一點兒也沒把我軍艦艇放在眼里。因此時,戰場的形勢是敵強我弱。裝備上,南越海軍3艘驅逐艦1艘護航艦,大的1770噸,小的也有650噸,總噸位達6000多噸,艦上裝有127毫米口徑火炮50門。而我艦艇編隊,大的僅570噸,總噸位僅1760噸。

  “李常杰”號首先開足馬力,昂著炮首,徑直向我396編隊沖來。從版圖上看“李常杰”號和我396艦航線已連到了一起。雷處長馬上詢問我396艦情況,報稱:“我396艦和‘李常杰’號發生撞擊,我艇指揮臺柱、左舷欄桿及掃雷器遭損。”

  張司令要求“海指”:一定要堅持先理后兵,后發制人,我全體官兵在任何情況下決不先開第一炮。

  在情報室譯電和標圖,雖不是白熱化的戰場,但我們雙手觸摸的是戰爭的脈搏和神經,敵人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情報人員的掌控之中,在這里我們體會到了戰爭的嚴酷:

  10時23分,南越“陳平重”號驅逐艦高速沖向我274獵潛艇。對我艇駕駛臺首先開炮。也就在同時,我艦艇部隊進行了英勇還擊。此刻的海面上炮火連天,敵我戰艦對打成一片。

  為發揮優勢,我艦艇編隊采用近戰手段與敵廝殺。我271、274艇分別攻擊“陳慶瑜”號和“陳平重”號;396、389艦則攻擊“李常杰”號和“怒濤”號兩艦。面對這種架勢,敵艦試圖與我拉開距離,以發揮其遠程火炮的威力。但我海軍艦艇緊緊咬住敵艦不放,開足馬力,窮追不舍,不一會兒我軍艦艇便與敵艦“線連線”了。我射速極快的小口徑火炮,一陣齊射。據一等功榮立者、274艇裝填手李如意來司令部向我們介紹:戰斗中他一口氣接連裝填180發,超過平時訓練的最高記錄,雙手磨爛了都不知道,后來發現他裝填的彈殼上每顆都有血跡。戰士們就是用這種頑強精神痛擊侵略者的。

  我271艇利用敵“陳慶瑜”艦火力死角,集中攻擊其加強臺,造成敵艦通訊中斷,軍旗也落入海中,迫使其拖著濃煙外逃。

  我396、389號艦貼近“李常杰”號進行集中近射,敵艦頻頻爆炸,甲板上多處起火。就在這時,敵“怒濤”號趁機向我389艦偷襲。緊急時刻,我281編隊兩艘獵潛艇抵達“怒濤”號右舷后,一陣急射,敵艦中彈起火。

  為不使受創的敵“怒濤”號逃逸,我281艇窮追不舍,當我艇在離“怒濤”號艦僅十米遠時,戰士們沖出艦艙,端起機槍和沖鋒槍對準敵艦猛掃,同時投去一連串手榴彈……

  敵艦從未見過這種陣勢,倉皇逃跑。但“怒濤”號傷勢嚴重,被甩在后面。我281艇全速出擊,以“貼身”戰術用10條炮管齊轟,致使“怒濤”號再次起火爆炸,于14時52分,在東經111°35′48″,北緯16°25′06″位置(羚羊礁以南海域)沉沒。

  一直坐鎮指揮的張司令興奮不已,他讓我們把這個點永遠標注在版圖上,讓它告訴全世界,中國的領海、領空和領土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誰侵犯了,這便是下場。張司令兩手插腰,命令我艦艇部隊全線出擊,全殲在逃之敵。

  追擊中,作戰參謀高國球來報,廣州軍區司令員許世友命令:“要我撤回追擊,回西沙待命。”并說這是軍委的指示。

  為不使戰爭擴大化,張司令用緊攥的拳頭在桌面上用力一敲,下達了只有一個字的命令:“撤!”

  西沙海戰首戰告捷!

  完全可以追上敵人并把他吃掉的,就這樣讓他們從眼皮底下逃跑了,大伙都壓著一股沒使完的勁兒。張司令一直注視著版圖,他指著被南越侵占的珊瑚、甘泉、金銀三島說,我們必須讓他把侵占的我島嶼退出來。

  經報請中央軍委同意:我海軍艦艇和南海漁業公司漁輪于19日下午,運載榆林要塞守備10團3個連、1個兩棲偵察隊和部分加強分隊與民兵,計500余人,向上述三島迂回。張司令命令我海上艦艇部隊全力以赴,做好迎擊南越增援的軍艦。

  20日9時35分,我軍發起收復三島的登陸戰。失去海軍支援的島上南越軍隊,實際上已成為甕中之鱉。僅經過10分鐘戰斗,甘泉島上的敵人便紛紛繳械投降。

  珊瑚島上的敵人在我軍發起沖擊前還負隅頑抗,待我強占灘頭后,守敵便放棄抵抗,四處逃竄,有的舉手投降。

  金銀島的南越軍隊見其它兩島已被收復,不攻自破,棄島而逃。前后戰斗僅4個小時。我軍便把五星紅旗再次插在了珊瑚、甘泉、金銀三島上。

  惱羞成怒的南越當局為撈回面子,派出6艘軍艦從峴港向我西沙群島方向機動,又新派2艘驅逐艦開往峴港增援,同時下令該地區的海、陸、空三軍全部參戰。他們還請求美國第七艦隊援助,再次發出戰爭叫囂,準備報復。

  對此,中共中央軍委和海軍批準張司令的請求,“調東海艦隊3艘導彈護衛艦緊急南下,支援南海艦隊”。 以往,由于臺海關系緊張,我海軍艦艇從東海到南海,都需繞道入太平洋,過巴士海峽。這次毛主席要求“直接通過臺灣海峽”。

  這是一次破冰之行,能否順利通過,大家都為此捏了一把汗。

  21日夜,張司令獨自來到我們情報室,他要親自查看東海增援的三艦通過臺灣海峽情況。

  這是一個漆黑的夜,也是一個平靜的夜,這天我們情報室來自海峽沿岸雷達觀通站的電報特別多,因他們不僅要把三艦的艦位及時準確地提供給艦隊司令部,還要同時提供給三艦指揮倉,因三艦全部是閉燈航行,自己所處方位和前行目標全由陸地提供。

  晚9點27分,三艦到達國民黨軍隊控制的東引島以東海域(距東引島幾十公里),島上守軍毫無動靜。隨后又在馬祖列島以東(距國民黨控制的馬祖島僅26公里) 駛入臺灣海峽航道。當夜3點35分,駛過金門以東海域,順利通過臺灣海峽。張司令興奮地自言自語道:毛主席英明!老蔣還算開明!有東海艦隊的支援,西沙海戰我們必勝無疑。

  四、中央軍委頒發嘉獎令,表彰我參戰部隊“創造了以小艦打大艦的海戰奇跡”

  由于東海艦隊如期抵達前線,雙方兵力對比發生了巨大變化,中國海軍形成絕對優勢,鑒于中國三軍已完全進入臨戰狀態,南越當局自感再打只能敗得更慘,于是不得不作出了“應避免下一步同中國作戰”的決定,偃旗息鼓,縮了回去。

  西沙群島保衛戰的勝利,極大地鼓舞了中國人民,增強了全民族凝聚力。它的勝利,沉重打擊了南越當局的囂張氣焰,有效捍衛了我國主權和領土完整;人民海軍由此也積累了海上作戰經驗,創造了“小艇打大艦”的成功范例。

  1月22日是農歷大年三十,也是西沙海戰大獲全勝的第一天,為了慶賀勝利,也為了歡度春節,段政委吩咐管理處為我們司令部機關舉辦了一次隆重的慶功酒宴,總參謀部副總參謀長張才千、海軍副司令員劉道生等首長也從北京趕來與我們一同慶賀。慶功宴會由張司令主持,張副總長、劉副司令員分別講話。祝酒過程中,張副總長、劉副司令員在張司令、段政委陪同下,來到我們情報處同志們桌前,張司令風趣地介紹說:南越總統阮文紹的密電就是被他們破譯的,他們才是讓阮文紹最頭疼最懼怕的人??倕⒑秃\娛组L稱我們是特殊戰線上的特殊英雄,是西沙海戰的火眼金睛和千里耳。首長與我們共同舉杯慶賀。

  1月23日是春節,司令部機關再次舉行盛大歡慶宴會,會上張司令傳達中央軍委、國務院剛剛頒發的對南海艦隊的嘉獎令,嘉獎令高度評價參戰部隊的英勇頑強和機動靈活,稱我們“創造了以小艦打大艦的海戰奇跡”。嘉獎令指出:西沙海戰規模不大,但情況突然,持續時間較長,戰斗形式復雜多樣,是一場以海戰為主的陸??杖姾蜐O民共同參加的協同作戰。為此,中央軍委、國務院決定,表彰嘉獎西沙海戰全體指揮員戰斗員和所有參加的工勤保障人員。南海艦隊黨委常委、司令部黨委書記、參謀長彭一坤宣讀司令部黨委對司令部機關參戰部門和個人的表彰決定。決定為情報處記集體三等功一次,為勤務團直接破譯敵電碼的胡某某記個人二等功一次。

  西沙海戰是近代以來中華民族海軍史上首個對外作戰并獲全勝的海上作戰。與甲午海戰、馬尾海戰相比,這次海戰距海岸線更遠,敵我力量更懸殊,而我方取得的戰果也更加輝煌。我們應永遠銘記這場偉大的戰爭,銘記那些為捍衛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和尊嚴而英勇奮斗的勇士。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司馬南:論“八角婆現象 ”
  2. 對群眾,還是不要用外交辭令的好
  3. 孫錫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樣吧!
  4. 雙石:雙爺我就知道,武漢人對方大媽不會失聲
  5. 奉勸公知:收手吧!
  6. 能否變廢為寶?——也談方方武漢封城日記的影響
  7. “別了,司徒雷登”——特朗普撕掉了公知們的最后一塊遮羞布
  8. 元先生M國演講實錄:誰才是抗疫主力
  9. 美國加關稅,完全是個障眼法
  10. 抓住機會,果斷出擊
  1.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2. 武漢零號病人終于找到了!果然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
  3. 某些人不能太下賤
  4. 范景剛:打贏一場戰勝美帝霸權主義的人民戰爭
  5. 諸多信號表明,我國糧食價格即將全面上漲
  6. 美國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開信 真相讓人吃驚!
  7. 范景剛:學習毛澤東還是學習薩達姆?
  8. 憲之:“黑色眼睛”視野下的抗疫中國 ——方方們的公知話語邏輯
  9. 張志坤:中美已到結束斗爭而求團結的時候了嗎?
  10. 會不會有“里應外合”的可能?
  1. 郝貴生:從北大李玲教授的“兩個凡是”談起
  2. 女漢學家見證毛鄧的時代差異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對決
  4. 郝貴生:從“遞哨人”艾芬醫生抗“疫”經歷談“權力”的本質
  5. 吳銘:關于前三十年若干問題對某網友的回復
  6.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7. 范景剛:這是為什么?
  8. 第一批和第二批衛健委專家組全部來自北京,說明什么?
  9. 一個被放棄的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中國經濟總體設計構想
  10. 武漢疫情趨好,有關部門卻做出荒唐事!
  1. 灄水農夫:紙船明燭送瘟神,人民情懷耀今古——學習毛主席《送瘟神》詩二首
  2. 美國確診數超過中國全球第一!一線醫療人士爆實際死亡遠高于統計
  3.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4.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5. 一場突如其來的裁員潮
  6. 如此引進美資究竟是為什么?
博彩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