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意大利法西斯運動及其性質的演變

陳祥超 · 2020-01-13 · 來源:激流1921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意大利的法西斯運動從興起到奪取政權其性質有個演變過程,即從小資產階級運動發展成為統治階級借以穩定政權、強化統治、鎮壓革命運動的馬前卒,直到取代自由黨而執政。研究這個演變過程,對于揭示法西斯主義的產生、淵源及其奪取政權的規律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激流按:意大利的法西斯運動,在一戰結束后經歷了高速發展到奪取政權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其性質也發生了快速的演變:墨索里尼于1919年3月23日在米蘭建立“戰斗的意大利法西斯”,無論其綱領還是行動,并沒有明顯地表現出是一個反動的運動,相反,在某些方面具有進步傾向,其主要活動是擴大其在退伍軍人、工人和小資產階級中的影響,并且支持工人的罷工和占領工廠的斗爭。1920年5月24日“戰斗的法西斯”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后即開始演變成統治階級借以穩定政權、強化統治、鎮壓革命運動的馬前卒, 無論是政治、社會、財政以及軍事等方面的主張都明顯右轉。1921年11月7日在羅馬舉行的第三次代表大會,標志著意大利的法西斯運動走向奪取政權、建立法西斯帝國的新階段。在全球右翼迅速崛起的今天,我們研究這個演變過程,了解法西斯主義的產生與發展的規律都,有著特別的意義。

  意大利的法西斯運動從興起到奪取政權其性質有個演變過程,即從小資產階級運動發展成為統治階級借以穩定政權、強化統治、鎮壓革命運動的馬前卒,直到取代自由黨而執政。研究這個演變過程,對于揭示法西斯主義的產生、淵源及其奪取政權的規律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意大利的法西斯運動就其思想、行動和成員的社會成分而論,在初期階段是小資產階級運動。要對它準確地作出判斷,從根本上說,應當研究它提出的綱領,分析它采取的行動,考察它所處的客觀歷史條件以及當時意大利的社會矛盾。

  第一、綱領。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意大利的一批工團主義者和民族主義分子為促使政府參戰,于1914年10月5日在米蘭建立了第一個法西斯組織——國際行動革命法西斯,發表了表明其性質的宣言。1同年10月24日墨索里尼離開社會黨后,也參加了這個組織,并于1915年1月將其更名為“革命干涉行動法西斯”,以《告意大利勞動者宣言》的形式在《意大利人民報》上重新發表了上述宣言。

  宣言在全面譴責德國與奧地利政府瘋狂的侵略行徑、指責意大利社會黨采取“嚴格的中立”立場“等于背叛革命事業”和“社會主義原則”后,宣布法西斯的“事業”是“反對德國的野蠻行徑、專制主義、軍閥主義和封建主義”是“迫使政府停止忍辱和退讓”。為了實現這一目的,它希望人們“做好參戰的準備”,號召廣大工農群眾,為了“防止意大利明天被奴役”“堅決地走上戰場”。

  法西斯宣言所包含的內容表明,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是促使法西斯組織建立的重要原因之一。它的建立在很大程度上旨在鼓動深受民族主義和沙文主義毒害的意大利小資產階級分子采取行動,向政府施加壓力,推動它參戰。實際上,宣言反映了當時小資產階級中,特別是知識分子中普遍存在的通過戰爭使意大利躋身于強國之列的愿望。因此,革命干涉行動法西斯建立僅兩個月,成員就發展到9000人。但隨著墨索里尼于1915年8月應征入伍,它已名存實亡。

  第一次世界大結束后,墨索里尼于1919年3月23日在米蘭建立“戰斗的意大利法西斯”。會議通過三個政治聲明,2宣布“戰斗的意大利法西斯時刻準備對各軍事組織所提出的精神與物質要求給予強有力的支持”,指出“它既反對其他國家推行的損害意大利利益的帝國主義政策,也反對意大利推行損害別國人民的帝國義政策”,要求“收復和歸并位于阿爾卑斯山和亞得里亞海一帶的阜姆與達爾馬提亞”。

  在會上散發的戰斗的意大利法西斯的綱領3從四個方面闡述了該組織的主張與宗旨。

  在政治方面,它主張“實行普選”“給婦女以選舉權和被選舉權”。要求“取消參議院”,“三年內召開國民會議”,以便“確定國家的憲法形式”。提出“設立勞動、工業、運輸、社會衛生和通訊等全國技術委員會”,各委員會均“由職業或技術團體選舉產生”,“擁有立法權”。

  關于社會問題,綱領要求“實行八小時工作制”,從法律上“確定最低工資標準”,“修改有關殘廢者和老年人的勞動保險法法案,把享受勞保的年齡從現在的65歲降到55歲”。主張“把工廠或公共事業機構的管理權交給無產階級的組織”,“工人代表參加企業的技術管理”。綱領還明確地說,無產階級的組織承擔上述任務“在道德上和技術上都是當之無愧的”。

  關于軍事問題,綱領提出了兩點要求,一是“建立國家民兵”,經過短期訓練后擔負專門的防御任務,二是“把所有的軍火工廠都收歸國有”。

  在財政方面,綱領提出若干反對大資本和反對教會的措施。主張“對資本課以累進性特別重稅”,實質上“就是沒收其部分財富”;要求審查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所有戰爭供貨合同,“沒收戰爭利潤的85%”。還要求“沒收宗教團體的全部財產,取消一切主教薪俸”,理由是“它給國家造成沉重負擔,而且是一種少數人的特權”。

  1919年6月6日,綱領在《意大利人民報》上正式公布時又加入另外一些內容,主要有以下兩點:(1)主張“強迫地主耕種土地,違者予以制裁,把未耕種的土地全部交給農民合作社,對自前線歸來者予特殊照顧,在建造佃農房舍方面,國家有義務給予必要的資助”。(2)提出“國家有義務使學校首先具有并保持堅定的培養民族意識的性質”和“嚴格的非宗教性質”,以便“陶冶學生保衛祖國的精神”。為了提高無產者的道德與文化水平,綱領還要求“通過在預算中撥出必要的基金,切實而全面地實施義務教育法”。

  上述政治聲明和綱領的主要內容表明,戰斗的意大利法西斯所追求的是實行比較徹底的社會改革,是希望有一個能維護小資產階級利益的政權,這個政權不只是反對教權而且限制大資本的發展。因此,從其綱領看,初期法西斯運動不僅沒有顯示出是一個反動的運動,相反,在某些方面具有進步傾向。戰斗的意大利法西斯建立后不久即開始研究法西斯現象的匈牙利共產黨員朱利奧·厘奎拉認為,綱領中的“許諾和主張捍衛了‘國家的安全’、‘全’民的利益,特別是中產階級和具有民族思想與感情的正直勞動者的利益”。4雖然我們不能完全贊同阿奎拉的意見,但其中的部分看法也不無道理。但是,無論如何,它并不是一個工人階級政黨的綱領。墨索里尼本人在1919年3月23日的講話中明確指出,“這個綱領反對列寧主義”。5

  第二,行動。初期階段,法西斯運動采取行動的主要目的在于贏得退伍軍人、工農群眾以及其他小資產階級分子的依賴與支持,使其成為它的社會基礎,進而把戰前建立的“革命干涉行動法西斯”發展成一個能與社會黨相抗衡的政治運動。他自1918年底開始,利用其控制的《意大利人民報》為退伍軍人歌功頌德,提出“要給自戰壕里歸來者以工作”,“給特等殘廢軍人以特等撫恤金”和“大大改善自前線歸來的士兵的經濟條件”,6積極支持旨在建立退伍軍人組織的各項倡議,以此取悅于退伍軍人,提高自己的聲望。經過幾個月的工作,他終于把退伍軍人和敢死隊員協會的主要領導人韋基、梅拉維利亞、德西等人拉入法西斯組織,共同建立戰斗的意大利法西斯。他還聯合主張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未來主義政治黨、意大利社會主義聯盟和共和黨等左翼黨派,籌備召開“干涉主義立憲會議”,討論國家體制問題和實行深刻的社會改革的問題。

  戰斗的意大利法西斯于1919年3月23日建立后,主要活動是擴大其在退伍軍人、工人和小資產階級中的影響。它積極支持意大利勞動同盟和未來主義政治黨所采取的行動,把它們綱領的主要內容吸收到1919年6月6日正式公布的法西斯的第一個綱領中去,使得戰斗的法西斯的綱領與上述幾黨的綱領無多大區別。

  為了爭取知識分子和民族主義者,戰斗的法西斯站在“領土收復主義的立場”,聯合反動文人鄧南遮和民族主義協會(舊譯“國家主義黨”)多次舉行聲勢浩大的集會與游行,反對“放棄主義”,要求巴黎和會兌現倫敦條約對意大利的領土許諾,把達爾馬提亞等劃歸意大利,把阜姆并入意大利。為向意大利政府和意大利出席巴黎和會代表團施加壓力,戰斗的法西斯聯合民族主義協會等組織在羅馬、米蘭等地頻繁舉行群眾大會,譴責巴黎和會,反對放棄主義?!兑獯罄嗣駡蟆纷?月底至9月初,刊登了大量全國各地舉行群眾集會要求收復阜姆與達爾馬提亞的新聞報導以及指責政府無能和主張向外擴張的文章,這對擴大法西斯在全國的影響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戰斗的意大利法西斯在初期階段,還在一些活動中支持或同情工人的罷工和占領工廠的斗爭。1919年1月底,米蘭的鑄造工人為要求8小時工作制和確定最低工資標準而舉行大罷工。法西斯組織通過《意大利人民報》刊登文章予以支持。2月下旬,達爾米內的佛朗奇—格萊格里尼工廠的工人,在意大利勞動同盟的領導下,要求實行8小時勞動日,確定最低工資標準,實行支付工資的英國式星期六和承認工會的代表資格等。在遭到廠方拒絕后,工人占領了工廠,政府遂派軍隊把工人趕出工廠。對于這一事件,唯一用了大量版面連續幾天刊登上述消息的報紙是法西斯的《意大利人民報》,它著重宣傳這次事件的特殊性質。在這次運動被鎮壓下去后,墨索里尼于3月20日跑到達爾米內向工人發表演說,稱贊他們幾天前舉行的罷工“開拓了新的前景”。7

  1919年5月1日,戰斗的法西斯中央委員會為紀念“5·1”勞動節專門散發傳單,向工人表示祝賀,高度評價工人為戰爭勝利所做出的貢獻,并稱贊“你們工人階級的勝利是你們勤勞的和戰斗的雙臂的勝利”。8

  同年6、7月份,意大利的工人階級在全國掀起一次規??涨暗姆磳ι钯M用上漲的斗爭。6月9日《意大利人民報》刊出《法西斯為反對食品漲價而斗爭的措施》,對工人階級反對物價上漲的斗爭無疑是個支持。

  1920年3月24日,都靈冶金工人舉行大罷工,反對政府公布的“法定時”,即夏令時工作制,要求廠主承認工人建立的工廠委員會,墨索里尼稱贊這次運動是“意大利人民反對其統治者的第一次大革命”,他表示給以無條件的支持,9而且為此于4月6日在《意大利人民報》上發表署名文章。

  在其萌芽和建立初期,戰斗的法西斯雖然公開宣布反對意大利社會黨,但并沒有把反社會黨作為它的主要行動目標。1919年4月15日發生的暴徒襲擊社會黨米蘭《前進報》社事件,根據歷史檔案資料看,不能說是法西斯運動所謀劃。準確地說,是有法西斯黨人參加而由敢死隊員協會主席、法西斯領導人之一的費魯齊奧·韋基策劃與領導。據意大利前總統、社會黨領導人佩爾蒂尼回憶,參加者是“敢死隊員、國家主義者和一個月前由墨索里尼在圣塞波爾克洛廣場建立的法西斯黨黨徒”。10由此可見這次暴行不純屬法西斯分子所為。既然如此,也就不能以此來說明墨索里尼的態度和否定整個法西斯運動初期的小資產階級性質,只能說它是個偶發性事件。

  第三,初期法西斯運動的性質與當時的客觀歷史條件一定的關系。戰后,意大利金融混亂,財政崩潰,物價飛騰,人民生活進一步貧困化,1919年初,工人的實際工資水平比1913年降低了50%,11食品供應得不到保證,全國所擁有的小麥還達不到最低需要的25%。12

  意大利的工人階級在俄國十月革命勝利的鼓舞下,展開了聲勢浩大的罷工斗爭,反對通貨膨脹,要求提高工資和實行8小時工作制。1919年,全國各地舉行罷工1871次,參加者達55.4萬人。13在米蘭、都靈等城市,人們自發地組織起來,決定降價50%。14許多店主因為懾于群眾運動的壓力而把商店的鑰匙交給罷工者。為了把罷工從經濟斗爭引向政治斗爭,社會黨最高綱領派領導人博爾迪加、葛蘭西和塞拉蒂等人自1918年12月到1919年10月,先后在那不勒斯、都靈等地創辦了《蘇維?!?、《新秩序》和《共產主義》等刊物,向工人階級介紹俄國革命和布爾什維克的經驗。最高綱領派在廣大工人群眾的心目中成為意大利的布爾什維主義的代表和革命運動的領導者。

  在工人運動的影響下,農民運動也從自發的抗租、抗稅斗爭發展成有組織、有領導的占地運動,由與羅馬毗連的村鎮擴展到全國各地,尤其是艾米利亞、帕達納地區以及南方和島嶼地區。到1920年4月15日,全國有上百萬農民和退伍軍人參加占地斗爭,并已占領191戶貴族和大地主的2.7萬公頃的土地。15有的地區在占領土地的同時,趕走了地主,奪取了村鎮政權,使得統治階級十分恐慌。

  在階級矛盾激化的同時,由巴黎和會而引起的民族矛盾也異常尖銳。在1919年1月18日開始的巴黎和會上,英法等國背棄為爭取意大利參戰而簽訂的倫敦條約,拒絕履行原已同意的滿足意大利領土要求的許諾。這一情況傳到意大利,引起各階層特別是知識分子的強烈不滿。他們對和會感到失望,對政府未能獲得意大利參戰所付代價的應得補償十分氣憤。有的人甚至公開主張向外擴張,以武力去奪取倫敦條約所許諾的領土。

  戰斗的意大利法西斯正是在這樣一種混亂的和充滿矛盾的氣氛中誕生的,而且是以“左”的面目出現的。它再次使用“‘法西斯’這個早期形式的真正勞工運動的名稱”。16墨索里尼之所這樣做,是因為他看出工人階級已是“意大利的新的聲音”。17他企圖借助工人階級的支持,在1919年11月舉行的大選中獲勝。

  

  法西斯運動在這次大選中無一人當選,這使法西斯分子失去信心,絕大多數人相繼拋棄這個運動。到1919年12月31日,戰斗的法西斯只剩下870人。因此,墨索里尼欲求東山再起,也就必須另起爐灶。

  1920年5月24日戰斗的法西斯在米蘭舉行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重新選出黨的領導機構,確定了新的行動宗旨,步入法西斯運動的第二階段。代表大會所通過的新的“法西斯綱領的基本要點”,18它所涉及的政治、社會、財政以及軍事等方面的主張都表現出法西斯運動向右轉的趨向。

  在政治方面,1919年綱領的有關條文,在新綱領的基本要點中只保留要求建立全國技術委員會一條,其余各項均棄如敝屣。寫入兩條標志法西斯運動性質變化的新內容:一條是說,法西斯運動不再反對現政權,它“對目前的(國家)制度不抱任何成見”,理由是,“在戰斗的法西斯看來,政權問題應當服從于民族當前的現實及民族歷史的形成”另一條指明,法西斯運動的行動總方針是,“保衛最近的這次民族戰爭(指第一次世界大戰——筆者),突出宣傳獲得的勝利;抵制和反對政客式社會主義在理論與實踐方面的墮落”。

  關于社會問題,1919年綱領要求“工人代表參加企業的技術管理”,而新綱領的基本要點改為“工人代表僅限于在人事方面參加工廠的管理”。放棄工人參加企業管理的主張而提參加人事管理,是要工人代表從監督廠方變為協同廠主監督工人,為資本家賣命。1919年綱領中所提出的“確定最低工資標準”、修改勞動保險法法案和把地主“未耕種的土地全部交給農民合作社”等項要求,新綱領基本要點只字未提,卻增加了美化資產階級,為其歌功頌德的條文,稱其為“勞動的資產階級”。“在人類活動的各個領域(從工業到農業,從科學到自由職業),勞動的資產階級已成為發展進步和實現關系到民族命運偉大勝利的寶貴的和不可缺少的因素”。它還公開表明,“在……工人斗爭面前,它(戰斗的意大利法西斯)有義務持堅決反對態度”。

  在財政方面,新綱領基本要點把1919年綱領提出的審查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所有戰爭供貨合同,“沒收戰爭利潤的85%”,改為“沒收非生產性的戰爭利潤”,還表示“支持那些能確保最高生產率……的形成”。新綱領沒有再提“把所有的軍火工廠都收歸國有”的問題。應當說,這一切都是法西斯運動有意向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靠生產軍火等工業發展起來的意大利壟斷資產階級表明其新的政治態度。

  從1920年綱領的基本要點中可以窺見,此時意大利法西斯運動的性質已開始發生變化,正在轉變成一個以維護統治階級的利益和反對工人運動為己任的反動運動。

  法西斯運動的反動性自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以后在行動方面也逐漸表現出來。它在統治階級政府絕望時刻投靠了它,與地主階級結合建立了以反對社會黨為首要目標的法西斯行動隊。它采用殘酷的暴力手段,瘋狂地破壞工農革命組織,毆打、殺害社會黨和工會領導人,公開參與軍警鎮壓群眾運動,被統治階級奉為制止革命運動的復仇天使。

  1919年大選后,意大利的工農革命運動取得進一步成功。在全國的地方選舉中社會黨在25個省和2162個市中獲得絕對多數,19控制了這些地方的行政領導權。社會黨最高綱領派于1920年1月提出,“存在著建立蘇維埃的必要性。”20 3月份,一些城鄉先后發生了工農自發占領工廠和耕地的事件。都靈和佛羅倫薩等城市當時已有“共產主義城市”之稱,烏迪內被稱為“布爾什維克的堡壘”。21

  面對革命運動大有奪取政權的趨勢,統治階級十分恐慌。為了阻止占領工廠和土地運動的發展,維護反動統治,資產階級和地主階級分別于1920年3月7日和8月18日先后在米蘭建立意大利工業家聯合會和農業總聯合會,要求組成一個“能夠確保社會秩序的強有力的政府”。22

  工農革命運動缺乏統一領導的狀況和統治階級的惶恐不安,被墨索里尼等人視為重起爐灶的天賜良機。他們效法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地主階級組建反動武裝的做法,在革命運動高漲的托斯卡納和艾米利亞等地網羅那些有前科或將被判刑者、自前線退伍歸來的地主子弟和窮困潦倒、走投無路的無業游民,組成武裝行動隊。這伙亡命徒采用蓖麻油加大棒的手段,反對社會黨及其領導的革命運動。

  農村法西斯運動興起后,各地的地主分子積極與其勾結,向它提供資助、供應武器與卡車。作為交換條件,法西斯組織同意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在軍隊擔任軍官、戰后退役回鄉的地主子弟充當法西斯行動隊隊長。此后,法西斯運動采取最殘酷又是最狡猾的手段進行反革命活動。說它最殘酷,是因為法西斯暴徒在當地地主帶領下闖入社會黨領導人家中,逼迫他們辭去省長、市長、鎮長或村長的職務,然后或是把室內東西砸爛,將房屋燒毀,甚至把全家人當場打死,或是將人捆起來裝上卡車拉到一個地方,把衣服扒光綁在樹上施行令人發指的酷刑。說它最狡猾,是因為法西斯領導人一方面勸說地主拿出幾千公頃貧瘠的土地分配給農民耕種,一方面發表演說和文章稱贊地主把薄田交由法西斯組織分給農民是革命行動。23攻擊社會黨不僅沒有為農民謀得任何福利,“甚至還阻止你們(農民)成為自耕農,擁有自己的土地”。宣揚“法西斯使數以百計的家庭得以全年在自己的土地上勞動”,24以此來提高法西斯運動在農村的政治地位,緩和農民與地主階級的矛盾。法西斯運動此舉的目的,還在于挑撥農民與社會黨的關系,破壞社會黨在農村的群眾基礎。這一點從當時擔任法西斯運動的農村負責人加埃塔諾·波爾韋雷利1921年1月27日刊登在《意大利人民報》上的文章中可以得到證實。他說,法西斯“注重為種田人獲取土地的目的在于打擊它的政治對手”,“是對抗社會—共產主義的宣傳”。25可以這樣說,法西斯分子在農村采取的上述策略與行動,對法西斯運動迅速發展成為一種群眾性的運動確實產生了重要影響。

  正當農村法西斯運動大發展的時候,以壟斷資產階級和封建王室為主體的統治階級開始轉而支持法西斯運動。統治階級為了穩定政權、強化統治和鎮壓革命運動,必須借助一支新的反動勢力。法西斯運動極端仇視社會黨,反對無產階級革命,就成為統治階級鎮壓革命運動理想的工具。統治階級對法西斯運動原來一直持有某些懷疑,善于審時度勢的墨索里尼懂得,要取得統治階級的信任采取主動的重要性。他采取一系列行動討好統治階級。1920年6月15日,喬里蒂接替尼蒂擔任王國首相,發表了一個以鎮壓革命運動為根本宗旨的施政聲明。6月25日,墨索里尼即在《意大利人民報》上發表署名文章,聲稱喬里蒂的聲明“與法西斯(新)綱領的基本要點完全一致,幾乎一字不差”。26這番話反映了5月24日新選出的法西斯領導集團的新的政治態度。

  戰斗的法西斯在這之后采取一系列反對革命運動的行動。7月20日,一伙法西斯暴徒襲擊了社會黨眾議員莫迪利亞尼和德拉·塞塔。同一天搗毀了《前進報》羅馬總部。8月1日,法西斯分子在米萊西莫攻擊了社會黨的一個團體,打死兩人,打傷4人。9月1日,60萬工人占領工廠時,法西斯中央執行委員會召開緊急會議討論對策。會議發表了一個把戰后意大利經濟危機的責任嫁禍于工人階級的聲明,聲稱“意大利經濟危機的原因有二:一是統治者無能……二是工人的罷工狂”。27所謂“統治者無能”,實際上是迎合壟斷資產階級指責政府鎮壓工人運動不力。在法西斯領導人看來,正是這個原因才出現“工人的罷工狂”。為了投壟斷資產階級之所好,墨索里尼于1920年10月17日跑到米蘭行政長官魯西尼奧利的辦公室,向他“保證”,“法西斯主義者和民族主義者下定決心,將使用包括更加猛烈手段在內的一切手段,去反對將使意大利毀滅的各極端黨派的暴行”和反對工會組織的騷動。28

  法西斯運動及其領導人的上述姿態使得統治階級確信他已改變政治態度。喬里蒂政府隨即采取的兩項措施就是佐證:一是葛蘭西揭露,喬里蒂內閣的戰爭大臣博諾米于1920年10月20日簽署了一個文件,命令把“正在辦理退役的軍官(大約6萬人)派往較為重要的城市去,其任務是參加將由他們領導和為其配備干部的‘戰斗的法西斯’,國家保留他們(這些退役軍官)五分之四的薪水,29二是喬里蒂于同年11月份讓法西斯運動加入以他為首、由各保守黨派組成的“國家集團”,參加地方政府的競選活動。當時統治階級之所以對戰斗的法西斯采取如此重要的兩項措施,出于下述兩點考慮:其一是,1919年9月鄧南遮率領義勇軍占領阜姆并建立臨時政府后,墨索里尼曾前往阜姆向鄧南遮表示祝賀,二人商定共同“向羅馬進軍”。1920年10月初,鄧南遮制訂了向羅馬進軍的計劃。喬里蒂擔心法西斯分子與阜姆采取聯合行動,極力想收買墨索里尼,讓他背棄向鄧南遮做出的共同采取行動的保證,以挫敗鄧南遮的“進軍”計劃。其二是,社會黨在占領工廠運動失敗后受到一些挫折,但它在廣大人民群眾中仍有很大影響,它在1920年秋后舉行的地方選舉中,繼續贏得廣大群眾的擁護與支持。統治階級對此感到不安,制訂了一個以搗毀社會黨支部、人民之家、工會、農會和社會黨執政的地方政府為目標的“懲罰性討伐”計劃。為了掩人耳目,它向法西斯行動隊暗中提供武器裝備,讓它參加“討伐”行動,以實現上述目標。

  1920年11月波洛尼亞舉行地方選舉,社會黨以18170票對國家集團的7985票獲勝。11月21日新當選的社會黨政府舉行就職儀式。數百名法西斯分子沖入會場,造成10人死亡,48人受傷。隨后,這伙暴徒襲擊了波洛尼亞市工會和社會黨市黨部。很顯然,這次行動是法西斯分子與當局合謀的,而且蓄謀已久。在波洛尼亞選舉結果揭曉后,法西斯分子就曾宣揚將采取行動“阻止社會黨政府行使職權。”30在社會黨人組成的市政委員會宣誓就職前夕,法西斯分子張貼傳單,要求“婦女和所有熱愛和平與安定的人星期日(即11月21日)都要呆在家里”,聲言屆時要“使波洛尼亞的大街上只有法西斯主義者和布爾什維主義者”,雙方將進行“戰斗”。31當局對法西斯分子將采取行動早有所聞,并未予以制止。

  波洛尼亞事件后,法西斯行動隊作為統治階級鎮壓革命運動的工具,首先在靠近阜姆的威尼斯朱利亞區,社會主義勢力最強大的艾米利亞和托斯卡納地區,借口“整頓秩序”明目張膽地進行反革命活動,其殘酷和瘋狂程度難以形容。法西斯行動隊隊員每當沖進市鎮政府、工會、農會、合作社和人民之家后,把室內的家具、書籍和其他陳設統統扔到街上,倒上汽油燒毀,然后對屋子里的人輕則毒打,重則當場殺害。32法西斯對革命運動高漲城鎮的平民百姓的燒殺搶掠尤為殘酷。1921年5月1日法西斯暴徒襲擊歐奇奧貝洛城,將該城工人階級的機構全部破壞,打死平民數十人,被非刑拷打致傷者多達4000至5000人,有1000多戶民宅被搶掠一空,300多所住房被燒毀。33

  法西斯運動如此猖獗的主要原因,乃是它受到王國政府的青睞與庇護,得到軍警與憲兵的縱容和支持。佛羅倫薩法西斯行動隊的主要負責人翁貝托·班凱里于1922年所寫的備忘錄中寫道,“坦白地說,法西斯主義之所以能發展和擁有部分的活動自由,是因為它在意大利憲兵和其他武裝部隊的官員及軍官中找到了意大利進行革命的精神與理想”。34 1921年初,一名法西斯行動隊隊長在致共產黨一家報紙的信中就說,法西斯分子之所以敢于采取行動,是因為“陸軍的軍官與我們站在一起,他們向我們提供武器和彈藥……我們在與你們發生沖突前,先讓警察繳你們的械”。35

  大量事實說明,1920年底至1921年初,統治階級己經公開把法西斯行動隊作為軍警與憲兵的輔助力量來使用。它們朋比為奸,鎮壓工農革命運動。1921年3月1日法西斯行動隊參與鎮壓穆吉亞市的工人大罷工,就是先從空軍航空學校借來一架飛機進行偵察后,才采取行動的。3月4日法西斯暴徒攻擊錫耶納市的人民之家,遭到工人群眾的沉重打擊。該市憲兵司令部得知消息,即派人將罷工區包圍。隨后軍方又派去200人,用機槍與大炮屠殺罷工者。36此后,法西斯行動隊于3月31日、4月12和17日、5月2日和6月28日搗毀盧卡、阿雷佐、普拉托、比薩和格羅塞托的市工會,也都是在軍隊與憲兵的支援下進行的。不言而喻,統治階級的公開支持,勢必使法西斯分子有恃無恐,暴力行動日益增多。據不完全統計,僅1921年的1至6月份,法西斯行動隊在意大利全國采取的規模較大的暴力行動就有726起,共破壞、搗毀社會黨和共產黨的支部與俱樂部141個,文化團體100個,勞工聯合會119個,各類合作社107個,農民聯合會83個,其他的工人階級組織176個。37到1921年的下半年,法西斯行動隊基本上已把威尼斯朱利亞區、威尼托區以及除克雷莫納、帕爾馬和羅馬尼阿以外的整個波河流域地區、托斯卡納區、翁布里亞和普里亞區的社會黨市、鎮、村政府和群眾組織全部搗毀,這些地區大部分控制在法西斯手中,法西斯的勢力大大增強。

  到1921年年中,戰斗的法西斯在意大利已是個舉足輕重的角色,墨索里尼也成為煊赫一時的人物。他對自己的成功欣喜若狂,認為他從1914年以來一直盼望的粉墨登臺的時刻就要到來了。他不再安于充當原有統治集團打手的角色,決心把法西斯運動推向第三階段,即對原有統治集團取而代之。

  

  戰斗的意大利法西斯于1921年11月7日在羅馬舉行的第三次代表大會,是意大利法西斯運動性質演變的一個新的里程碑。它標志著法西斯運動轉而走向奪取政權,建立法西斯帝國的新階段。

  法西斯運動性質的改變,從這次大會決定使“戰斗的意大利法西斯”更名“國家法西斯黨”和對墨索里尼稱為“領袖”亦可看出一二。法西斯領導集團成員的成分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據《墨索里尼傳》作者倫佐·德·費利切所掌握的材料,到這次代表大會結束,90%以上發起建立戰斗的意大利法西斯的老的領導人被排擠出領導集團。法西斯領導人不再是工人、手工業者和其他小資產階級分子,而是那些兩三年前曾把法西斯運動視為顛覆組織、現在急于要在意大利建立恐怖、獨裁統治的地主、資本家和封建貴族分子。38當然,要判斷法西斯運動的性質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主要還是考查它的綱領及其行動。

  羅馬會議通過的國家法西斯黨新綱領的內容表明,國家法西斯黨要摒棄傳統的資產階級倫理國家,恢復羅馬帝國的霸業,建立一個對內獨裁、對外侵略的法西斯政權。

  第一,綱領宣揚“國家至上”論,聲稱“國家是至高無上的”。39這就意味著,國家法西斯黨反對資產階級民主制,它將要建立的是一個極權主義國家,是一個“就連教會也不能并且不應損害或削弱這種至高無上性”40的國家。為了讓人們相信法西斯的“國家至上”是以“民族至上”為基礎,即“國家是民族的法律形式”41,是民族自我意識的象征,法西斯黨在其綱領的總綱中大談民族的概念,宣稱“民族不是活著的個人的簡單集合……民族是包括無數代人、而個人則不可能永存其中的有機體,它是一定種族全部物質和精神價值的最集中的體現”,因此,“個人的獨自的價值和與其他個人所共有的價值(體現于家庭、公社、社團等有組織的集體中),應在其所隸屬的民族范圍之內得到鼓勵、發展和保護”。42墨索里尼無非是想假借“國家至上”之名,以行其專制獨裁之實。在這種情況下,每個人不復存在,個性也應消滅,執行國家這個至高無上的實體的決定,為它而犧牲,成為每個人的天職,這也就沒有民主與自由可言。

  第二,綱領鼓吹“職團”制,聲稱職團“可以作為發展生產的工具”和“作為民族團結的體現”。用法西斯理論家羅科的話說,“職團是生產中各種力量的統一組織”。43不難看出,法西斯推崇職團,目的在于搞階級調和,在于要人們相信,法西斯要建立的職團國家是超階級的,代表勞資雙方利益的;工人與資本家可以通過職團實行階級互助,以代替階級斗爭。其實,國家法西斯黨當時要建立職團的更為重要的目的,是把它作為取代資產階級議會制的手段。為此,綱領提出,“國家應賦予專業與經濟職團進入國家各技術性委員會的權利,把權力和責任交給職團。因此,目前賦予議會的權力和職能應予減少”。44

  第三,綱領的內容說明,法西斯黨要重新取得羅馬帝國在地中海的霸主地位。綱領提出要“恢復民族國家的聲譽”“要熱情捍衛和宣傳民族的傳統、民族的情感和民族的意志”。45具體地說,就是意大利“要實現自己歷史上的和地理上的完全統一”“行使著地中海拉丁文明之堡壘的職能”和“重視地中海和海外的意大利殖民地”。46簡言之,就是建立一個對外侵略的政權。

  羅馬會議后,墨索里尼越來越致力于把“法西斯”一詞的由來追溯到古羅馬時代。他張口“古羅馬精神”,閉口“古羅馬光輝”。1922年10月27日,他在向羅馬進軍的宣言中,要法西斯分子“象古羅馬一樣枕戈待旦”。47 10月30日,他乘車前往羅馬受命組閣途中,在契維塔維基亞車站向法西斯分子發表講話時,高喊,“意大利已在我們手中,我們發誓一定要恢復她古代的光輝業績。”48墨索里尼這種懷古,目的主要是想激發起那些深受民族主義和沙文主義毒害者懷念古羅馬的情緒,希望他們支持他在意大利重建獨裁政權。

  在法西斯的綱領中,主張把國民經濟納入有利于壟斷資本發展的軌道。提出國家“要絕對擯棄國有化、社會化、市政化”,應“放棄對電報郵政業務的壟斷,以便以私人事業補充,甚至代替國營服務”,把“電話和鐵路”“交私人企業”經營等等。為了維護這些行業的壟斷資本家的利益,綱領還提出,“禁止服務業罷工”。49國家法西斯黨在取代舊政權的過程中,主要采取下述行動:

  首先,它繼續以武力奪取地方政權,尤其是奪取社會黨控制的地方政權。為了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奪權活動,法西斯黨于1921年12月15日建立一個由巴爾博、德·博諾和德·韋基組成的法西斯軍事總指揮部,統一指揮全國的法西斯行動隊。

  經過幾個月的醞釀與準備,法西斯黨于1922年3月3日在阜姆舉行暴動,推翻阜姆地方政權。嗣后,墨索里尼下令占領其他具有戰略地位的城市羅維戈、波洛尼亞、安科納、福利尼奧、托倫蒂諾、克雷莫納、拉文納、米蘭的市府大樓。法西斯行動隊在10月初占領上阿迪杰地區所屬的城市后,即秣馬厲兵把矛頭指向羅馬。

  難道原來的統治集團對法西斯接連奪取地方政權的真實意圖真的毫無察覺嗎?事實并非如此。據英國著名史學家丹尼斯·麥克·史密斯說,“意大利王國首相法克塔早就獲悉墨索里尼在準備發動政變,但是內閣始終沒能就制止這一事件的發生而應采取的措施取得一致意見”。50這說明資產階級的議會制在意大利已難以為繼,它無力維護法律與秩序。墨索里尼對此洞若觀火。羅馬會議后,他直言要取消民主制,代之以獨裁統治。他認為,“在意大利使資本主義繁榮興旺的最好辦法,是拋棄民主制,實行獨裁統治,因為這是戰勝社會主義和使政府恢復有效的行使權力所不可缺少的”。51

  自1922年年中開始,法西斯運動公開與王國政府相抗衡,宣布要奪取國家大權。6月25日,墨索里尼在一篇文章中宣稱,“法西斯起義是不可避免的”。他喋喋不休地叫嚷,“馬上要奪取政權”,很快即“向羅馬進軍”。7月底,勞動同盟決定于8月1日舉行總罷工,以抗議法西斯的暴行。法西斯黨中央書記處得知這一消息,于7月31日向政府發出最后通牒,限其在48小時之內把罷工鎮壓下去,否則法西斯將采取行動,“制止罷工”。通牒還威脅說,“當國家有能力維護其尊嚴時,我們就支持國家,但是當它沒有這個能力時,按照事物的法則,我們就要替它行事”。法西斯黨在給各省法西斯領導機構的通知中,殺氣騰騰地說,“在上述48小時過后,如果罷工還不停止,法西斯分子就要向各自所在地的省府發動進攻,并予以占領。”由于法西斯的破壞,總罷工于8月5日遭到失敗。在表面上看來,這是法西斯政黨在向政府施加壓力,強迫其鎮壓工人運動。實際上,它是在直接向王國中央政府挑戰。作為投石問路,這次事件使西斯領導集團感到,繼續向政府施加壓力不會冒有危險。它決定把代替政府鎮壓上阿迪杰出現的親奧地利的分裂主義傾向,作為向羅馬進軍的序曲。法西斯行動隊分別于10月1和5日占領博爾扎諾和特倫托,趕跑省長與市長,宣布了保證上阿迪杰意大利化的措施。羅馬政府因力不從心,對法西斯上述行動無可奈何,只得予以同意和批準。這無形中助長了法西斯的野心,加速了法西斯奪權的步伐。10月27日,設在佩魯賈的法西斯四人領導小組正式下達了向羅馬進軍的命令。這使意大利統一后一直控制國家大權的自由黨領導集團不知所措。絕望中,他們寄希望于墨索里尼,幻想以邀請法西斯入閣的辦法保住資產階級民主政體。10月28日,一群議員和米蘭的政客前往《意大利人民報》辦公室,要求法西斯黨參加政府,停止“進軍”。墨索里尼斷然拒絕。他說,“親愛的先生們,這一次的問題并不是個部分的或全面的危機問題,也不是用另一個內閣代替這個內閣問題。我們所進行的這次較量具有更廣泛、更嚴重的性質……現在已經是不僅要改變政府的方向,而且也要改變整個意大利的生活方向的時候了”。54無庸贅述,墨索里尼的這段話已經十分清楚地說明了此時法西斯運動決心要改變意大利的政體,要用專制獨裁代替議會民主制。

  注釋:

  1 宣言全文見倫佐·德·費利切《墨索里尼傳》(Renzo De Felice. Mussolini),都靈1965年版,第1卷,第679—681頁。

  2 三個聲明的全文見維尼喬·阿拉爾迪的《黑衫隊走進特齊托里奧》(Vinicio Araldi,Camicie here a Montecitorio),米蘭1974年版,第45頁。

  3 綱領的原文見倫佐·德·費利切的《墨索里尼傳》,都靈1965年版,第1卷,第744—745頁。

  4 轉引自倫佐•德•費利切:《墨索里尼傳》第2卷》第4—5頁。

  5 意大利警察總監1919年6月4日就墨索里尼與戰斗的法西斯向內閣首相辦公室的報告,載倫佐•德•費利切的《墨索里尼傳》第1卷,第725—737頁。

  6 倫佐•德•費利切:《墨索里尼傳》第1卷,第467和473頁。

  7-8 引自倫佐•德•費利切:《墨索里尼傳》第1卷,第504和728頁。

  9 轉引自安杰洛•塔斯卡:《法西斯主義的興起與奪取政權》(Angelo Tasca,Nascita e avvento del Fas cismo),佛羅倫薩1976年版,第116—117頁。

  10 拉法埃洛·烏博爾迪,《佩爾蒂尼公民—全體意大利人的總統》,新華出版社1985年版,第33頁。

  11 焦爾焦·阿門多拉,《法西斯主義與工人運動》(Giorgio Amendola, Fascismo e Movimento Operaio), 羅馬1975年版,第8頁。

  12-13 拉法埃洛·烏博爾迪:《佩爾蒂尼公民—全體意大利人的總統》,第30頁。

  14 安杰洛·塔斯卡:《法西斯主義的興起與奪取政權》,第131頁。

  15 倫佐·德·費利切:《墨索里尼傳》第1卷,第611頁。

  16 威廉·福斯特,《世界工會運動史綱》,三聯書店1961年版,第193頁。

  17 轉引自倫佐·德·費利切:《墨索里尼傳》第1卷,第728—729頁。

  18 《法西斯綱領的基本要點》(全文)倫佐·德·費利切的《墨索里尼傳》,第1卷,第742—743頁。

  19 當時意大科全國共有69個省,8059個市。

  20-21 轉引自安杰洛·塔斯卡:《法西斯主義的興起與奪取政權》,第122、145、176頁。

  22 維尼喬·阿拉爾埤,《黑衫隊走特齊托里奧》,第307頁。

  23 1921年4月4日墨索里尼在費拉拉講話,稱贊當地地主拿出3000公頃土地分給農民是革命行動。

  24 貝尼托·墨索里尼:《法西斯主義與土地》(Benito Mussolini, Fascismo e Ferra),載1921年2月19日的《意大利人民報》(Popolo d'Italia)。

  25 轉引自安杰洛·塔斯卡,《法西斯主義的興起與奪取政權》第1卷,第212頁。

  26 見1960年6月25日《意大利人民報》(Popolo d'Italia)。

  27 《法西斯關于工人占領工廠的聲明》,全文載《黑衫隊走進蒙特齊托里奧》,前引書,第192—193頁。

  28 轉引自倫佐·德·費利切:《墨索里尼傳》第1卷,第634頁。

  29-30 轉引自安杰洛·塔《法西斯主義的興起與奪取政權》第1卷,第161、163頁。

  31 轉引自維尼喬·阿拉爾迪《黑衫隊走進蒙特齊托里奧》,第82頁。

  32 加科莫·馬泰奧蒂1921年3月10日的講話,該文載意大利《社會批判》 (Critica Sociale),

  1921年第7期。

  33 加科莫·馬泰奧蒂:《波萊西內的白色恐怖》(Giacomo Matteotti, Il Terrore Bianco nel Polesine),載意大利《社會批判》,1921年第11期。

  34 翁貝托·雍凱里:《一位法西斯分子的備忘錄》 (Umberto Banchelli,Memorie di un Fascista),佛羅倫薩1922年版,第14頁。

  35 阿爾圖羅·拉布里奧拉:《兩種政治—法西斯主義與共產主義》(Arturo Labriola,Le due Politiche Fascismo e Comunismo),那不勒斯1924年版,第181-182頁。

  36 焦爾焦·阿爾貝托·基烏爾科:《法西斯革命史》(Giorgio Albeto Chiurco, Storia della Rivoluzione Fascista),第3卷,第110-113頁。

  37 資料來自安杰洛·塔斯卡,前引書,第180-181頁。

  38 倫佐·德·費利切,《墨索里尼傳》第1卷,第505-506頁。

  39-42 1921年11月7日《國家法西斯黨綱領》(Il Programma del Partlo Nazionale Fascismo),全文載《黑衫隊走進蒙特齊托里奧》,第131-137頁。

  43 阿爾弗雷多·羅科:《勞動憲章》,(Alfredo Rocco,carta del layoro)全文載《墨索里尼傳》第3卷,第542-547頁。

  44-46 見《國家法西斯黨綱領》。

  47 《法西斯四人領導小組宣言》(Proclama del quadrumvirato Fascista),全文載維《黑衫隊走進蒙特齊托里奧》,第173-174頁。

  48 墨索里尼1922年10月30日在契塔維基亞的講話,全文載《黑衫隊走進蒙特齊托里》,第176頁。

  49 《國家法西斯黨綱領》。

  50-51 丹尼斯·麥克·史密斯,《墨索里尼》(Denis Mack Smith,Mussolini),米蘭1983年版,第85和82頁。

  52-53 轉引自《黑衫隊走進蒙特齊托里奧》, 第167頁。

  54 貝尼托·里索里尼:《我的生平》(Benito Mussolini, Ia mia Vita),米蘭1983年版,第135頁。

  來源:《世界歷史》1989年第3期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司馬南:論“八角婆現象 ”
  2. 對群眾,還是不要用外交辭令的好
  3. 孫錫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樣吧!
  4. 雙石:雙爺我就知道,武漢人對方大媽不會失聲
  5. 奉勸公知:收手吧!
  6. 能否變廢為寶?——也談方方武漢封城日記的影響
  7. “別了,司徒雷登”——特朗普撕掉了公知們的最后一塊遮羞布
  8. 元先生M國演講實錄:誰才是抗疫主力
  9. 抓住機會,果斷出擊
  10. 美國加關稅,完全是個障眼法
  1.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2. 武漢零號病人終于找到了!果然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
  3. 某些人不能太下賤
  4. 范景剛:打贏一場戰勝美帝霸權主義的人民戰爭
  5. 諸多信號表明,我國糧食價格即將全面上漲
  6. 美國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開信 真相讓人吃驚!
  7. 范景剛:學習毛澤東還是學習薩達姆?
  8. 憲之:“黑色眼睛”視野下的抗疫中國 ——方方們的公知話語邏輯
  9. 張志坤:中美已到結束斗爭而求團結的時候了嗎?
  10. 會不會有“里應外合”的可能?
  1. 郝貴生:從北大李玲教授的“兩個凡是”談起
  2. 女漢學家見證毛鄧的時代差異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對決
  4. 郝貴生:從“遞哨人”艾芬醫生抗“疫”經歷談“權力”的本質
  5. 吳銘:關于前三十年若干問題對某網友的回復
  6.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7. 范景剛:這是為什么?
  8. 第一批和第二批衛健委專家組全部來自北京,說明什么?
  9. 一個被放棄的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中國經濟總體設計構想
  10. 武漢疫情趨好,有關部門卻做出荒唐事!
  1. 灄水農夫:紙船明燭送瘟神,人民情懷耀今古——學習毛主席《送瘟神》詩二首
  2. 美國確診數超過中國全球第一!一線醫療人士爆實際死亡遠高于統計
  3.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4.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5. 一場突如其來的裁員潮
  6. 如此引進美資究竟是為什么?
博彩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