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黨的文獻》:淮海戰役中毛澤東的全局指導

于化庭 · 2020-01-10 · 來源:《黨的文獻》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淮海戰役中毛澤東的全局指導

 

  于化庭

  2020年01月10日08:12    來源:《黨的文獻》

  [摘要]淮海戰役是解放戰爭戰略形勢發生重大變化、我軍作戰思想作出相應調整的情況下,毛澤東指導華東野戰軍和中原野戰軍共同實施的與國民黨軍的一場戰略決戰。在淮海戰役的醞釀和實施過程中,毛澤東根據濟南戰役勝利后敵我雙方的力量對比,及時批準華東野戰軍發起淮海戰役;確立作戰方針,決定把華野、中野兩大野戰軍投入戰場;針對戰役發起后的敵情變化迅速調整戰役方針,指導中野部隊發起徐蚌作戰;協調組成淮海戰役總前委并采納其建議,調整戰役第二階段作戰重心和殲敵任務,把戰役重心調整到戰場南線;著眼于抑留和殲滅華北戰場的敵軍集團,調整戰役第三階段的作戰進程,推遲總攻時間。毛澤東的全局指導和前線指戰員的浴血奮戰,為淮海戰役的勝利作出了巨大貢獻。

  [關鍵詞 ] 毛澤東;淮海戰役;全局指導;殲滅戰[中圖分類號 ] E297.4

  [文獻標識碼 ] A

  淮海戰役是解放戰爭中我軍與國民黨軍隊進行戰略決戰的三大戰役之一,也是解放戰爭戰略形勢發生重大變化、我軍作戰思想作出相應調整的情況下,由中共中央和毛澤東指導華東野戰軍(以下簡稱“華野”)和中原野戰軍(以下簡稱“中野”)共同實施的大規模戰略性戰役。

  在淮海戰役的籌劃、組織、實施全過程中,毛澤東給予了悉心的全局性指導。毛澤東的指導始終著眼于殲滅敵人主要兵力集團,通過對殲敵目標和作戰部署作出精心謀劃,確定了戰役作戰方針與相應兵力投入,并緊緊把握戰場形勢的發展變化趨勢,果斷抓住擴大殲敵規模的有利戰機,迅速作出調整原定的戰役方針、殲敵任務、作戰規模等重大決策,使戰役指導能夠符合不斷變化著的戰場實際,從而確保戰役各個階段殲敵目標的實現,逐次殲滅了國民黨軍在徐州地區的主要兵力集團,最終奪取了淮海戰役這一戰略決戰的勝利。毛澤東對淮海戰役全局指導的主要決策歷程,具有前瞻性、靈活性的特點,比較明顯地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在濟南戰役勝利后,及時批準華野“舉行淮海戰役”

  1948年秋,當全國解放戰爭進入第三年的時候,中國的軍事、政治、經濟形勢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

  這時,解放區的總面積已經擴展到 235萬平方公里,人口達到 1.68億。其中,約 1億人口的老解放區已經完成土地改革。在我軍轉入外線作戰后,老解放區經過一年多的休養生息,經濟得到了恢復和發展,人民生活得到改善,可提供的戰爭資源也明顯增加。在雙方的兵力對比上,盡管國民黨軍總兵力仍保持在 365萬人左右,但戰斗力已明顯削弱。其正規軍有 198萬人,分布在第一線的約 170萬人,但被我軍分別鉗制在東北、華北、西北、中原、華東五個戰場上,大部分擔任戰略要點和主要交通線的守備任務。我軍的總兵力已經發展到 280萬人,其中正規軍(野戰軍)149萬人,同國民黨軍總兵力及正規軍兵力的對比,均縮小到約 1:1.3。由于解放區的后方穩定,我軍野戰部隊能夠集中使用于前線作戰,從而使我軍可用于第一線的機動兵力優于國民黨軍。

  在戰爭形勢發生重大變化,我軍奪取戰爭勝利已經指日可待的情況下,中共中央為了統一全黨的思想認識,領導全國人民有步驟地奪取解放戰爭的勝利,決定于 1948年 9月在西柏坡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史稱“九月會議”。

  毛澤東在會議報告中明確提出:“我們的戰略方針是打倒國民黨,戰略任務是軍隊向前進,生產長一寸,加強紀律性,由游擊戰爭過渡到正規戰爭,建軍五百萬,殲敵正規軍五百個旅,五年左右根本上打倒國民黨。”(《毛澤東文集》第 5卷,中央文獻出版社 1999年版,第 133頁。)這是毛澤東首次提出解放戰爭“五年勝利”的任務,并明確完成這個戰略任務的關鍵是大量殲滅敵人有生力量。

  為此,九月會議對解放戰爭第三年的軍事工作作出了基本部署,確定人民解放軍仍然全部在長江以北地區作戰,并準備打若干次帶決定性的大會戰,力爭殲滅更多的國民黨軍隊;明確全國的作戰重心在中原,北線戰場的作戰重心在北寧路;在作戰指導上,要求我軍“敢于打前所未有的大仗,敢于同敵人的強大兵團作戰,敢于攻擊敵人重兵據守和堅固設防的大城市,以奪取全國勝利”(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史》第1卷(1921-1949)下冊,中共黨史出版社 2010年版,第 712頁。)。這就表明,在新的戰爭形勢下我軍打殲滅戰的作戰思想已經有所調整,即明顯擴大了打殲滅戰的規模。

  1948年 9月 16日,華野發起濟南戰役。這是在敵人可能以重兵集團增援濟南的情況下,我軍對敵人重兵守備和堅固設防的大城市,實施大規模攻堅和打援同時并舉的一次戰役,是在中央軍委的直接組織和協調下,通過中野的積極策應,由華野主力部隊和地方部隊共同實施的。

  早在 8月份研究制定濟南戰役的方針和部署時,毛澤東就預計戰役的結果有三種可能:一是“打一個極大的殲滅戰”,二是“打一個大的但不是極大的殲滅戰”,三是“形成僵局,只好另尋戰機”。(《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4卷,軍事科學出版社、中央文獻出版社 1993年版,第 566頁。)而為了爭取第一種結果,毛澤東制定了“真攻城、真打援”的濟南戰役方針。這就表明,毛澤東的殲滅戰思想已經發展到打“大殲滅戰”“極大的殲滅戰”的規模上,反映出他在新形勢下對我軍作戰思想已經作出了相應調整。

  由于華野部隊確立了“敢于同敵人強大兵團作戰,敢于攻擊敵人重兵據守和堅固設防的大城市”的作戰思想,切實貫徹“真攻城、真打援”的戰役方針,并通過攻城與打援的密切配合,全殲守敵 10萬余人,成功奪取濟南,使華北、華東兩大解放區連成一片,迅速打破了蔣介石集團以大城市為主的“重點防御”體系。

  毛澤東高度評價濟南戰役勝利的重大意義,強調濟南的解放“證明人民解放軍強大的攻擊能力,已經是國民黨軍隊無法抵御的了,任何一個國民黨城市都無法抵御人民解放軍的攻擊了”(《毛澤東傳》(二),中央文獻出版社 2013年版,第 880-881頁。)。這就進一步堅定了我軍攻堅作戰的信心,也證明華野指戰員敢于“攻擊敵人重兵據守和堅固設防的大城市”、敢于“打極大的殲滅戰”的作戰思想,是符合當時敵我雙方客觀實際的,是完全正確的。因此,濟南戰役成為我軍調整作戰思想的標志,也成為把當時正在開展的秋季攻勢引向戰略決戰的起點。

  由于濟南戰役期間,位于徐州方向的幾個國民黨軍機動兵團未敢積極增援濟南,使華野組織的強大打援集團未能實現預定的殲敵計劃,所以濟南戰役總指揮粟裕在濟南戰役勝利后,為了殲滅徐州附近的國民黨軍機動兵團,就考慮在蘇北和淮海地區組織一次戰役行動,實現大量殲敵的作戰目標。

  為此,在濟南戰役即將結束的 9月 24日晨,華野代司令員兼代政治委員粟裕就致電中央軍委并報華東局、中原局,明確提出為更好地改善中原戰局,“建議即進行淮海戰役”(中共江蘇省委黨史工作辦公室編《粟裕年譜》,當代中國出版社 2006年版,第 358頁。)。這就是淮海戰役的由來,也是其后來發展為戰略決戰的運籌起點。

  毛澤東在接到粟裕的建議后,以中央軍委名義于 9月 25日兩次復電,深入了解組織這次戰役的相關情況。同日下午,劉伯承、陳毅、李達致電中央軍委并粟裕,明確表示同意在解放濟南后發起淮海戰役。毛澤東在全面了解情況和研究各方面意見后,于當晚為中央軍委起草致饒漱石、粟裕等的電報,明確指示“我們認為舉行淮海戰役,甚為必要”(《毛澤東年譜(1893-1949)》(修訂本) 下卷,中央文獻出版社 2013年,第 349頁。)。在這份批準“舉行淮海戰役”的電報中,毛澤東具體指示分三個階段作戰,“進行這三個作戰是一個大戰役。打得好,你們可以殲敵十幾個旅”(《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軍事科學出版社、中央文獻出版社 1993年版,第 19頁。)。顯然,毛澤東當時作出“舉行淮海戰役”的決策時,基本考慮是打一個較大的戰役,殲敵規模預計為“十幾個旅”,還不是戰略決戰性質的大規模戰役。

  二、確立淮海戰役的作戰方針,決定把華野、中野兩大野戰軍投入淮海戰場

  毛澤東明確淮海戰役第一步作戰任務,就是要在劉峙集團的防御體系中迅速分割、合圍、殲滅黃百韜兵團。這要求華野指戰員必須確立“敢于同敵人強大兵團作戰”的決心,不僅要一舉殲滅黃百韜兵團 10余萬兵力,同時還要有效牽制和堅決阻擊劉峙集團其他兵力的增援。

  劉峙集團是國民黨軍當時在長江以北地區最大的兵力集團,共有 25個軍,約 60萬人,分布在以徐州為中心的地區。華野部隊要殲滅黃百韜兵團,就必須牽制劉峙集團一部分機動兵力,并有效阻擊其多方向增援。這就使淮海戰役的規模和影響將比預想的要大,持續時間也將比預計的要長。因此,毛澤東在全局指導上十分重視戰役準備和兵力投入,并持續進行統籌謀劃。

  經過對淮海戰役的作戰任務、作戰范圍、持續時間、使用兵力等問題進行深入思考之后,毛澤東決定延長戰役準備時間,并考慮投入中野部分兵力,牽制劉峙集團。為此,毛澤東于 9月 28日為中央軍委起草致華東軍區、華野、中野、華東局的電報,明確指示“你們淮海戰役第一個作戰并且是最主要的作戰是鉗制邱李兩兵團殲滅黃兵團”(《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26頁。)。

  隨著對淮海戰役第一階段作戰行動的深入分析,毛澤東對整個作戰部署和戰役的后續發展得出了比較清晰的認識,形成了對戰役的基本指導方針。10月 11日,毛澤東為中央軍委起草電報,闡明了戰役的指導方針。他在電報中明確指示:“本戰役第一階段的重心,是集中兵力殲滅黃百韜兵團”(《毛澤東選集》第 4卷,人民出版社 1991年版,第 1351-1352頁。),并提出達到戰役目標的基本部署和兵力使用原則。

  華野主力在濟南戰役后大部分集結在徐州至濟南間津浦路兩側地區休整,中野主力大部分集結在平漢路以西的禹城、襄城、葉縣地區休整,距離預定的作戰地區均需要幾天的行程。在收到關于淮海戰役作戰方針的電報后,華野于 10月 12日召開作戰會議,研究貫徹戰役作戰方針問題,迅速作出戰役第一階段具體作戰部署,于 13日把戰役部署上報中央軍委并中原局。15日,華野致電中央軍委,報告了各部隊的位置以及計劃的集結位置和攻擊時間。17日,毛澤東為中央軍委起草致華野的復電,指出完全同意各項部署。同日,毛澤東為推遲攻擊鄭州時間給中野復電并告華野,再次指出“不論劉陳鄧何時攻鄭,粟譚方面按照刪申致軍委電所定計劃行動不變更”(《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97頁。)。這時,為了防止孫元良兵團向徐州方向機動,毛澤東決心調中野主力擔負牽制孫元良兵團的任務。他在 11日的電報中望劉伯承、陳毅、鄧小平迅速部署牽制孫兵團。(參見《毛澤東年譜(1893-1949)》(修訂本)下卷,第 359頁。)隨后,中野遵照毛澤東的指示,作出攻擊鄭州的部署,部隊于 21日夜間逼近鄭州。

  中野主力到達鄭州時,守軍開始棄城北逃,我軍于 10月 22日解放鄭州,并迫使開封守敵于 24日棄城東撤。這時,毛澤東根據淮海戰場的敵情變化情況,敏銳地抓住敵人在徐蚌線一帶兵力空虛的弱點,決定進一步擴展中野擔負的作戰任務,要求其乘勢向津浦路出擊,發起徐蚌作戰,以截斷津浦路徐蚌段。毛澤東在 22日批準華野上報的修改淮海戰役部署的復電中指出,中野主力應在“邱李兩兵團大量東援之際,舉行徐蚌作戰……使敵交通斷絕,陷劉峙全軍于孤立地位”(《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118-119頁。)。25日,毛澤東以中央軍委名義發出致陳毅、鄧小平等人的電報,明確指示要“直取蚌埠,并準備渡淮南進,占領蚌浦段鐵路”(《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125頁。)。這是毛澤東在淮海戰役發起前對戰役方針、任務作出的重大調整,其主要意圖是抓住有利戰機,組織徐蚌線作戰,為孤立劉峙集團、大量殲敵創造條件。

  遵照毛澤東的相關指示,中野主力從鄭州地區迅速向徐蚌線以西機動。由于中野各縱隊距離蒙城這一集中地比較遠,所以陳毅、鄧小平建議在永城等地區集結部隊,得到了中央軍委批準。這時,毛澤東已經考慮到中野部隊完成徐蚌作戰后,將吸引大量敵人,必然促使敵情發生重大變化。特別是截斷津浦路,就封閉了劉峙集團的退路,必然對戰役全局產生重大的影響。為此,毛澤東于 10月 28日致電陳毅、鄧小平,指出“你們在徐蚌線以西地區出現,對整個敵人威脅極大。這種威脅作用,勝過在汴徐線上打一勝仗”(《粟裕年譜》,第 369頁。)。

  在中野部隊迅速向徐蚌線以西運動期間,華野部隊已完成戰役準備工作。10月 23日,粟裕與譚震林、陳士榘、張震聯名簽發淮海戰役預備命令,決定集中華野全軍首先殲滅黃百韜兵團,爭取殲滅徐州外圍馮治安一部或大部,“乘勝擴張戰果,西進津浦,南逼長江,打爛蔣匪之華中防御體系,迫敵完全轉入防御”(《粟裕年譜》,第 368-369頁。)。這標志著淮海戰役第一階段作戰進入實施階段。

  隨著毛澤東對淮海戰役規模和任務作出調整和擴展,戰場上已經形成華野、中野共同作戰的布局。兩大野戰軍由戰略上配合作戰,發展到戰役上協同作戰。這就需要盡快解決統一指揮的問題。

  為此,粟裕于 10月 31日致電中央軍委等,明確提出“此次戰役規模很大,請陳軍長、鄧政委統一指揮”。當時劉伯承正在豫西南、鄂北地區指揮部隊牽制白崇禧集團,而陳毅、鄧小平已經到達淮海前線。毛澤東遂于 11月 1日以中央軍委名義復電,明確指示“整個戰役統一受陳鄧指揮”(《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161頁。)。陳毅、鄧小平于 2日向中央軍委復電,表示“本次作戰我們當負責指揮,唯因通信工具太弱,故請軍委對粟譚方面多直接指揮”(《粟裕年譜》,第372、373頁。)。這標志著淮海戰役的統一指揮體制正式形成。

  三、針對戰役發起后的敵情變化迅速調整戰役方針,指導中野部隊發起徐蚌作戰

  在華野部隊按照預定計劃于 11月 6日夜間從集結地域出發,發起淮海戰役第一階段作戰時,敵情卻發生重大變化。由于我軍奪取遼沈戰役的勝利,全殲東北戰場國民黨軍,使戰爭形勢發生巨大變化,國民黨軍已經完全陷入被動地位,迫使蔣介石在各戰場收縮兵力。

  11月 5日,蔣介石派顧祝同到徐州傳達收縮兵力的戰略企圖,要求劉峙集團把主力集結于津浦路兩側,放棄運河以東地區,黃百韜兵團應迅速向徐州撤退。當日劉峙就命令李延年所部第 44軍撤出海州、連云港,歸黃百韜指揮,同時命令黃百韜掩護這次西撤。

  淮海戰役發起后的敵情變化,促使毛澤東對戰役的任務和規模作出新的考慮,開始把戰役目標擴展到解決敵人整個徐州集團。經過對戰場形勢的全面觀察和思考,毛澤東對淮海戰役第一仗和第二仗的具體殲敵任務作出了新的安排,并于 11月 7日以中央軍委名義致電華野領導人并告陳毅、鄧小平等人,明確表示“完全同意魚戌電所述攻擊部署,望你們堅決執行”,指出第一仗估計需要 10天左右,力爭殲滅敵人21至 22個師。“如能達成此項任務,整個形勢即將改變,你們及陳鄧即有可能向徐蚌線迫近,那時蔣介石可能將徐州及其附近的兵力撤至蚌埠以南。如果敵人不撤,我們即可打第二仗,殲滅黃維孫元良,使徐州之敵完全孤立起來。”(《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177頁。)

  在前方的華野領導人高度重視戰役發起后戰場形勢的急劇變化。11月 7日晚,粟裕等全面分析了中原戰場形勢,認為在徐州地區進行戰略決戰的時機已趨于成熟,并寫成題為《對敵可能采取方針估計與對策》的電報,于 8日辰時上報。這就是“齊辰電”。毛澤東于 9日亥時復電指出:“齊辰電悉。應極力爭取在徐州附近殲滅敵人主力,勿使南竄。”(《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184頁。)該復電表明,毛澤東孤立劉峙集團的戰役方針與粟裕在徐州及其周圍削弱殲滅國民黨軍的建議是一致的。也就是說,這時已經把原來計劃的“小淮海戰役”發展為進行戰略決戰的“大淮海戰役”了。

  在調整戰役方針之后,為了實現“在徐州附近殲滅敵人主力”的作戰目標,關鍵是盡快截斷津浦路,孤立劉峙集團。而戰役發起后出現的有利戰場形勢,也為中野主力迅速向徐蚌線出擊創造了條件。

  由于黃百韜兵團奉命西撤,使華野部隊進入作戰地區后,迅速轉入追擊戰斗。這時國民黨軍第三綏靖區副司令官、我黨地下黨員何基灃、張克俠在我黨敵工部門的安排下,于 11月8日凌晨率 2.3萬人在賈汪、臺兒莊地區起義。粟裕獲悉這一消息后,立即指示山東兵團乘機直插隴海路,迅速截斷敵人退路。華野主力在追擊中于 9日攻占運河火車站,控制運河鐵橋,并繼續追殲、包抄撤退之敵。在華野部隊的追擊堵截下,黃百韜兵團所轄 4個軍共 7個師被合圍在碾莊圩地區。

  毛澤東針對戰場形勢發生的有利變化,于11月 9日 16時以中央軍委名義致電華野、中野相關領導人,指示陳毅、鄧小平率中野 4個縱隊“直出宿縣,截斷宿蚌路”;指示華野以一部兵力“控制并截斷徐州至運河車站之間的鐵路”,“運東主力則殲滅黃兵團”。毛澤東還明確指出:“現在不是讓敵人退至淮河以南或長江以南的問題,而是……殲敵主力于淮河以北。”(《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182頁。)劉伯承、陳毅、鄧小平遵照指示,指揮中野主力和華野一部兵力,于 12日發起徐蚌作戰,兵分三路向宿縣及其南、北各要點發起猛攻,力求殲滅守敵、截斷徐蚌線。

  這期間,位于中原地區的敵黃維兵團,在確山集結后正奉命向東增援。為了阻擊該兵團東進,劉伯承指揮中野第二、第六縱隊向渦陽、蒙城方向急進,于 11月 9日到達河南省柘城縣,與陳毅、鄧小平會合。中野的 6個縱隊先后進入淮海戰場,更有利于阻擊援敵、發起孤立整個劉峙集團的徐蚌作戰。毛澤東于 10日、11日兩次以中央軍委名義致電陳毅、鄧小平,指令其“務須不顧一切”,“全力攻取宿縣”,“切斷徐蚌路”;“以宿縣為中心控制整個徐蚌線”,“構筑幾道防線阻止徐敵南逃”。(《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188、194頁。)這就表明,毛澤東已經定下了在淮海戰場徹底解決敵人徐州集團的作戰決心。

  蔣介石在黃百韜兵團被我軍合圍后,于 11月 10日晚緊急召開會議,被迫改變原定在徐州、蚌埠間集中兵力的計劃,決定將主力集結在徐州周圍,組織一次徐淮會戰。

  蔣介石的決策是:命令黃百韜部固守待援;命令邱清泉兵團轉至徐州以東,在李彌兵團一部的參加下,沿隴海路兩側東援黃兵團;命令孫元良兵團守備徐州;李延年部改為第六兵團,向宿縣前進;劉汝明部改為第八兵團,會同第六兵團向宿縣推進,并擔任固鎮、宿縣守備。同時,命令正在東進的黃維兵團(第十二兵團)于 15日到達阜陽后,繼續向蒙城、宿縣前進。蔣介石還特派杜聿明實際指揮徐州集團各部的行動。此時,蔣介石在徐淮戰場上投入的總兵力,已將近 80萬人,表明其在徐淮地區已決心孤注一擲。

  在中野部隊發起徐蚌作戰之后,毛澤東于11月 13日凌晨以中央軍委名義致電中野、華野領導人,指示華野“韋吉兵團早日西移宿縣,與中原各縱會合,以便數日后……對付黃維”,“黃百韜解決后,華野主力速移宿縣地區為要”。(《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204頁。)3小時后,毛澤東再次致電中原局、豫皖蘇分局和中野、華野相關領導人,要求全力遲滯黃維兵團東進,防止其策應徐州附近之邱、李兵團,給下一步作戰造成不利影響。這就更加清楚地表明,毛澤東已經定下戰略決戰的決心,新的作戰任務是殲滅包括黃維兵團在內的徐州地區敵軍集團。

  由于在徐蚌作戰發起前,孫元良兵團已撤往徐州,中野未能全殲該敵,僅殲滅其后衛數千人。但在徐蚌作戰發起后,中野一部迅速包圍宿縣并發起猛攻,于 11月 16日凌晨攻克宿縣。隨后,中野在任橋集一線阻擊劉汝明、李延年兩兵團,并以第一縱隊等阻擊黃維兵團。這樣,在徐蚌作戰之后,中野就以宿縣地區為依托,把兩路援敵分別阻止住,擔負起戰場南線的阻援任務。

  這期間,華野各部正全力在淮海戰場北線圍殲黃百韜兵團。由于黃百韜兵團利用碾莊圩地區原有工事和有利地形,迅速構成了以地堡群為骨干,并有塹壕、交通壕連接的環形防御陣地,使每個村莊都形成了獨立支撐點,致使華野各部很快轉入村落攻堅戰。經過艱苦作戰,華野部隊于 11月 15日突破敵人防線,迅速縮小包圍圈,到 22日黃昏全殲殘敵,擊斃黃百韜。至此,淮海戰役第一階段作戰勝利結束。

  四、組成淮海戰役總前委并采納總前委建議,調整戰役第二階段作戰重心和殲敵任務

  當時,在淮海戰場北線的黃百韜兵團已被基本殲滅,而淮海戰場南線已經截斷劉峙集團的退路。這就使在徐州地區展開戰略決戰的態勢日漸明顯。

  隨著淮海戰役殲敵目標的明顯擴大,作戰任務將日益繁重,必然要極大地增加戰役保障任務。這就需要加強黨的統籌領導,以便深入動員和組織戰區內黨政軍民的總體力量,共同奪取淮海戰役的全面勝利。為此,中共中央決定成立淮海戰役總前委,對全戰役實施統籌領導。

  11月 16日,毛澤東為中央軍委起草致淮海前線各部隊指揮員和相關地區黨的領導機構的電報,指出中原華東兩軍必須準備在現地區作戰 3至 5個月。“此戰勝利,不但長江以北局面大定,即全國局面亦可基本上解決。望從這個觀點出發,統籌一切。統籌的領導,由劉、陳、鄧、粟、譚五同志組成一個總前委,可能時開五人會議討論重要問題,經常由劉陳鄧三人為常委臨機處置一切,小平同志為總前委書記。”(《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230-231頁。)這標志著淮海戰役總前委正式組成,并擔負起對戰役各項工作進行統籌領導的重大責任。

  淮海戰役總前委組成后,首先在貫徹戰役方針、完成戰役作戰任務方面擔負起統籌領導的責任。這時,戰役第一階段殲滅黃百韜兵團的任務已經接近完成,毛澤東考慮華野主力在殲滅黃百韜兵團后,可以就地轉兵,“打得邱李不能動彈”(《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241頁。),也就是把戰役重心繼續放在戰場北線。毛澤東于 11月 18日致電劉伯承、陳毅、鄧小平等,指出只要南線各敵無法北進,北線各敵就成甕中之鱉。(《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242頁。)

  但是,這時東進的黃維兵團已經由阜陽附近渡過潁河,于 18日前出到渦河南岸的蒙城地區,李延年、劉汝明兩兵團正由蚌埠向宿縣推進,而黃百韜兵團還未被全部殲滅。蔣介石為了挽救劉峙集團被全殲的命運,于 19日嚴令黃維、李延年馳援徐州,并命令劉汝明負責恢復徐蚌線交通。敵人在淮海戰場南線的 3個兵團全力北援,必然加重淮海戰場南線的阻援任務,確保戰場南線阻援陣地的穩定已經成為當務之急。

  在前方的劉伯承、陳毅、鄧小平通過對戰役發展形勢的全面分析和判斷得出結論:以中野現有兵力阻擊敵 3個兵團,困難很大,而華野主力在殲滅黃百韜兵團后,如不休整即攻擊戰斗力較強的邱清泉、李彌兩兵團,不易達成預期目的。如果把作戰重心繼續放在戰場北線,有可能出現北線打邱、李兩兵團不能速決,而南線的阻援作戰又無較大把握的情況,使我軍陷入被動。為此,劉伯承、陳毅、鄧小平于 11月 19日兩次致電中央軍委等,建議把戰役重心盡快調整到南線,明確表示“我們決心先打黃維”(《粟裕年譜》,第 396頁。)。

  毛澤東在仔細研究后,決定采納總前委提出的這一建議,同意中野的作戰部署,并進一步協調中野和華野的作戰行動。毛澤東于 11月19日 19時致電粟裕等,明確指示他們應準備“抽出必要兵力對付李延年”(《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249頁。)。在華野于 20日攻占碾莊圩之后,當日就抽出 2個縱隊南下參加阻擊李延年兵團作戰。21日,毛澤東再次致電華野,指出“華野今后一個時期內的主要任務是殲滅李延年”,同時指示對邱、李兵團的作戰,“如有順利發展的條件,可以再打一晚兩晚,否則應當機立斷,適可而止”(《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258頁。)。這樣,淮海戰役的作戰重心已經順利轉到戰場南線。

  由于華野部隊迅速轉向南線作戰,使我軍阻援、打援的兵力明顯增加,從而迫使劉汝明、李延年兩兵團在 11月 23日后遲遲不敢北進,而黃維兵團已進至南坪集,正與中野部隊激戰,這就使南線戰局再次發生變化。

  由于黃維兵團遠道而來,兵疲糧缺,又與宿縣、蚌埠有相當距離,所以出現了消滅黃維兵團的戰機。在這種情況下,在前方的劉伯承、陳毅、鄧小平決心在澮河以北聚殲黃維兵團,并向中央軍委報告了作戰決心。毛澤東于 24日復電完全同意先打黃維,同時指示“望粟、陳、張遵劉、陳、鄧部署派必要兵力參加打黃維……情況緊急時機,一切由劉、陳、鄧臨機處置,不要請示”(《毛澤東年譜(1893-1949)》(修訂本)下卷,第 402頁。)。這樣,淮海戰役第二階段作戰部署最終確定。

  總前委根據戰役第二階段的殲敵任務,迅速作出具體部署。決定中野部分兵力與黃維兵團接觸,并將該敵誘至澮河以北,利用澮河阻斷敵人。同時,以中野主力 5個縱隊隱蔽集結在澮河以南,待黃維兵團進入我軍預定殲敵地區,在澮河處于半渡狀態時,分別從東、西兩側實施向心突擊,配合正面各縱隊,將敵人分割包圍,各個殲滅。而在阻援方向上,決定以華野 5個縱隊于宿縣、西寺坡地區,阻擊李延年、劉汝明兩兵團北援,保障中野部隊的側背安全;華野其余 8個縱隊位于徐州以南夾溝至符離集之間,跨津浦路兩側,構筑多道陣地,阻擊徐州之敵南援。

  這時,黃維兵團已經于 11月 23日兵分三路向南坪集地區發起進攻,拉開了戰役第二階段作戰的帷幕。堅守在南坪集地區的中野部隊,將黃維兵團誘入我軍預設陣地。當黃維發覺處境不利時,為時已晚。中野部隊果斷抓住敵人收縮的時機,發起全線進攻,將其合圍在以雙堆集為中心的地區。蔣介石在得知黃維兵團被包圍后,于 26日命令其向東突圍,與李延年兵團會合。黃維于 27日率其主力向東南方向突圍,但均被擊退,從 29日起被迫轉入野戰陣地防御。

  在把戰役作戰重心轉向戰場南線之后,毛澤東對淮海戰役第二階段的作戰任務和第三階段的準備問題,繼續進行謀劃和思考,逐步形成明確的作戰方案。11月 28日,毛澤東致電劉伯承等,指出假如當日能完全消滅黃維兵團,包圍李延年、劉汝明兵團,“則整個淮海戰役已起了決定性的變化,淮海戰役的第二階段即告結束……第三階段是解決徐蚌兩處之敵,奪取徐蚌”(《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284頁。)。這就再次表明,毛澤東始終著眼于殲滅敵人主要兵力集團,決心“在徐州附近殲滅敵人主力”,并力求“解決徐蚌兩處之敵”。

  這時,蔣介石已經看到其徐淮會戰正在走向失敗。為了保存徐州集團的實力,并救出黃維兵團,他于 11月 28日決定放棄徐州。29日,劉峙指揮李延年、劉汝明兩兵團繼續北援。杜聿明指揮邱清泉、孫元良兩兵團部分兵力,于30日繼續沿津浦路向南進攻,以迷惑我軍。11月 30日晚至 12月 1日全天,杜聿明率領 3個兵團和徐州黨政機關人員并裹脅部分青年學生共 30余萬人撤離徐州,倉惶西撤。

  針對敵情的這一突然變化,粟裕立即指揮部隊對敵實施追擊、攔截,并進占徐州。12月2日,行進中的杜聿明集團,由于隊伍十分混亂,不得不停在孟集等地整頓。這時,蔣介石命令杜聿明協同李延年兵團,為黃維兵團解圍。但是,杜聿明集團在攻擊前進期間,于 4日拂曉被華野部隊合圍在陳官莊等地。6日夜,孫元良兵團單獨向西南方向突圍,被殲滅大部,萬余人退回包圍圈,僅兵團司令孫元良化裝后,帶領少數人逃脫。與此同時,中野部隊對被包圍在雙堆集地區的黃維兵團展開猛烈攻擊。中野組織 3個突擊集團,于 6日從三個方向同時發起攻擊,連續殲滅敵人。劉伯承、陳毅于 12日發出《促黃維立即投降書》,但黃維拒絕放下武器。13日晚,我軍發起總攻,殲滅黃維兵團大部,黃維被俘虜。此后,由蚌埠北援的敵李延年、劉汝明兵團,于 16日撤退至淮河以南。至此,淮海戰役第二階段作戰勝利結束。

  五、著眼于抑留和殲滅華北戰場的敵軍集團,調整戰役第三階段的作戰進程

  由于在淮海戰役進行期間,全國解放戰爭的戰略形勢發展很快,東北野戰軍先遣兵團已經秘密入關,并協同華北野戰軍于 11月下旬發起平津戰役。毛澤東通過指導東北、華北野戰軍的作戰行動,已經在 12月中旬完成對傅作義集團的戰略包圍和戰役分割,使之無法收縮和集中。

  這時,毛澤東從全國各個戰場相互配合的戰略全局出發,考慮到暫不殲滅被合圍的杜聿明集團,能夠為我軍在平津戰場的行動發揮一定的配合作用。為了抑留傅作義集團于華北戰場,以便我軍就地解決華北之敵,毛澤東決定調整淮海戰役第三階段的作戰進程。

  毛澤東于 12月 11日為中央軍委起草電報指出,為不使蔣介石迅速決策海運平津國民黨軍南下,對邱清泉、李彌、孫元良諸兵團兩星期內不作最后殲滅。(參見《毛澤東選集》第 4卷,第 1365頁。)隨后,毛澤東于 14日致電粟裕,明確指示“就現陣地態勢休息若干天,只作防御,不作攻擊”(《毛澤東軍事文集》第 5卷,第 401頁。),待殲滅黃維后,再繼續攻擊。這是毛澤東著眼于解決華北敵軍重兵集團而作出的全局性決策。

  在黃維兵團于 12月 15日被全部殲滅的當晚,毛澤東就為中央軍委起草致粟裕等的電報,明確指示,“我包圍杜聿明各部,可以十天左右時間休息調整,并集中華野全力,然后發起攻擊”(《毛澤東年譜(1893-1949) 》(修訂本)下卷,第 422頁。)?;春鹨劭偳拔罁醒胲娢闹甘?,決定華野、中野各部隊轉入戰場休整。

  在淮海戰役第三階段作戰轉入暫緩攻擊后,新華社于 12月 17日播發了毛澤東寫作的《敦促杜聿明等投降書》。華野前線部隊向被圍困的國民黨軍反復廣播投降書,對敵展開強大政治攻勢。這時,杜聿明集團兩個兵團被緊緊包圍在狹小地區內,糧彈消耗殆盡,全靠空投補給,全軍覆沒已成定局。而從 20日開始氣溫驟降,雨雪交加,國民黨軍許多士兵凍餓而死。國民黨軍官兵為求生路,紛紛向我軍投誠。但是,杜聿明等高級將領仍然拒絕投降。

  1949年 1月初,華北戰場上傅作義集團的退路已被我軍切斷,淮海戰場已經完成戰略配合任務。華野在作出最后殲滅杜聿明集團的部署后,向中央軍委建議發起總攻。得到批準后,華野于 6日 16時對包圍圈內的敵人發起猛攻,在 2小時內就殲敵萬余人,攻占村落據點 13個。在兵力被大量殲滅、陣地被進一步壓縮后,杜聿明于 1月 9日仍集中兵力,在 20多架飛機的掩護下向西突圍,作垂死掙扎。當日黃昏時,華野部隊全線出擊,最終全殲杜聿明集團殘部近 20萬人。邱清泉被擊斃,杜聿明被俘虜,僅李彌等少數人化裝潛逃。至此,淮海戰役第三階段作戰勝利結束。

  毛澤東對淮海戰役的全局指導,始終著眼于殲滅敵人主要兵力集團,并緊緊把握戰場形勢的發展變化趨勢,果斷抓住有利于孤立、合圍、殲滅敵人重兵集團的難得戰機,迅速作出調整原定戰役方針、殲敵任務、作戰重心等重大決策,力求使主觀指導符合不斷變化的戰場實際,從而實現了戰役各階段的殲敵目標。經過三個階段共 66天的作戰歷程,我軍逐步把國民黨軍在徐州地區的精銳主力殲滅殆盡,奪取了淮海戰役的勝利?;春鹨鄣娜繉嵤┻^程,正如毛澤東對前線指戰員作出充分肯定和稱贊時指出的,“淮海戰役打得好,好比一鍋夾生飯,還沒有完全煮熟,硬是被你們一口一口地吃下去了”(《毛澤東傳》(二),第907、909頁。)。這既是對前線指揮員機動靈活的指揮藝術的高度肯定,也是對我軍強大的攻防作戰能力和高昂的作戰積極性的高度肯定。而毛澤東對淮海戰役的全局指導,至今仍然具有重要的啟示作用。

  ﹝作者于化庭,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科研部教授,北京 100039 ﹞

  原載:《黨的文獻》2019年第2期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朱旄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趙立堅開火之后,又一個真相浮出水面
  2. 內蒙古的醫鬧,不止打破了全國醫患關系50多天的蜜月
  3. 會不會有“里應外合”的可能?
  4. 美國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開信 真相讓人吃驚!
  5. 司馬南:百團大戰消滅不了新冠病毒
  6. 武漢零號病人終于找到了!果然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
  7. 方方家族 始終是肉食者
  8. 趙磊:生命健康豈能托付給資本的“善心”
  9. 二評《方方日記》:應該怎樣看待中國的干部隊伍?
  10. ?郭松民 | 新“友邦驚詫”論
  1. 憲之:方方現象——為什么吃著“體制”又標榜“江湖”?
  2. 頑石|關于方方和《方方日記》,我無從評價
  3. 胡錫進這次的“反對”,為啥遭到了網友的“反對”?
  4. 郝貴生:美國政客和媒體究竟為什么如此仇視中國抗“疫”斗爭?
  5. 讓誰羞愧:美國十艘醫療艦起錨,180座野戰醫院一夜建成
  6. 金微:新冠美國起源說的時間線與邏輯困境
  7. 記者微信曝光湖北“零增長”背后的驚人真相!悲劇不要再重演?。ǜ轿錆h官方回應)
  8. 您上眼,看看站出來挺方方的劉川鄂是個什么樣的貨色!
  9. 郝貴生:建議以我國政府或外交部名義公開發表聲明,嚴厲譴責美國行為, 堅決要求美國公開生化武器實驗室及武漢軍運會等事件詳情
  10. 一個地主后代寫給方方的話:“那時的我們,就像今天的你們”
  1. 郝貴生:從北大李玲教授的“兩個凡是”談起
  2. 女漢學家見證毛鄧的時代差異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對決
  4. 韓國疫情大爆發,7天時間就被打回原形:資本主義竟如此不堪!
  5. 吳銘:關于前三十年若干問題對某網友的回復
  6. 范景剛:這是為什么?
  7. 郝貴生:從“遞哨人”艾芬醫生抗“疫”經歷談“權力”的本質
  8. 余云輝:中美貿易協議后果嚴重——美國劍指中國三大要害領域
  9. 第一批和第二批衛健委專家組全部來自北京,說明什么?
  10. 武漢疫情趨好,有關部門卻做出荒唐事!
  1. 被跪地感恩的白衣天使,與被稱為“勞務大軍”的白衣天使……
  2. 書單來了:這五本有關毛主席的書,每一本我都不忍心錯過
  3. 范景剛:尊重烈士,湖南長沙應做好榜樣!
  4. 憲之:方方現象——為什么吃著“體制”又標榜“江湖”?
  5. 記者微信曝光湖北“零增長”背后的驚人真相!悲劇不要再重演?。ǜ轿錆h官方回應)
  6. 對湖北人一刀切,對入境的百般伺候,良心不會痛么?
博彩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