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老田:為什么“毛主席晚年錯誤”總是被揪住不放——謹以此文紀念毛主席誕辰126周年

老田 · 2019-12-28 · 來源:烏有之鄉
毛主席誕辰126周年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對一個被歷史兌現的預言進行理性反駁,那是真的沒有了任何空間,剩下來的問題和障礙倒是認識論方面的:如何從階級分析和領導權視角重新進入毛澤東思想,這對于人類未來的解放事業以及相關努力至關重要。

  為什么“毛主席晚年錯誤”總是被揪住不放——謹以此文紀念毛主席誕辰126周年

  老田

  很多人說主流們太不厚道,不是說“追悼會上無壞人”么,怎么老是揪住毛主席的晚年錯誤不放呢?難道說除了毛主席之外,其他領導人都成了圣人和完人,怎么不見提他們的錯誤?

  其實,這個事情還真的怪毛主席自己,他老人家的偏向性太強大了,以至于幾十年來,對毛澤東思想的“無害化改造”事業,成就有限。為此,不得不一再透過強調晚年錯誤,實現與他老人家的切割,要不然,真的會大事不好的。

  要知道,實現與毛主席的切割,對于統治階級自身而言,在合法性再生產方面,會蒙受著巨大的損失。若非迫不得已,為什么要白白受這種損失呢?統治階級又不是真的傻了。如果真的能夠完成對毛澤東思想的無害化改造,那么,宣稱堅持“準確的完整的毛澤東思想”也就沒有什么困難了,統治者“寬容錯誤”的好風度,就會一夜恢復。

  在粉碎四人幫之后,上海官場進行過最徹底的更新換代,據陳錦華《國事憶述》回憶,領導干部被擼下百分之八十多,這是全國的最高紀錄。此后,上海就成為一些關鍵決策的民意采集點。在1980年四千人大會期間,源自上海的材料得到了重視:

  “上海反映,對毛澤東的評價有截然對立的兩種意見:老干部和知識分子一般認為,現在對毛澤東的錯誤只是輕描淡寫,感到不滿;而工人、農民則認為現在對毛澤東的錯誤說得太過分,接受不了。中宣部一期《宣傳通訊》估算,工農群眾和基層干部中,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一聽到說毛主席還有錯誤,心里就不舒服。討論中有人引述材料說,有的農村老黨員要求退黨,他們說現在把毛主席說得一無是處,受不了。一些與會者感到,對毛澤東的評價是一個牽動億萬人的敏感問題,說迷信觀念也好,說樸素感情也好,至少在目前還是一個現實的存在,他們的絕大多數是中共的基本群眾。這種情況不能不考慮。”基于這種狀況,鄧小平于10月25日與胡喬木等人談話時指出:“不提毛澤東思想,對毛澤東同志的功過評價不恰當,老工人逃不過,土改時候的貧下中農通不過,同他們相聯系的一大批干部也通不過。”【轉引自:蕭冬連《歷史的轉軌——從撥亂反正到改革開放》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08年,第289-290頁】

  反過來,對于革命之后的繼續革命的態度,也有兩種截然相反的選擇,這是毛主席生前就已經充分認識到了的:“一百年后還要不要革命?一千年后要不要革命?總還是要革命的??偸且徊糠秩擞X得受壓,小官、學生、工、農、兵,不喜歡大人物壓他們,所以他們要革命呢。一萬年以后矛盾就看不見了?怎么看不見呢,是看得見的。”與此態度截然對立的一群人是:“民主革命后,工人、貧下中農沒有停止,他們要革命。而一部分黨員卻不想前進了,有些人后退了,反對革命了。為什么呢?作了大官了,要保護大官們的利益。他們有了好房子,有汽車,薪水高,還有服務員,比資本家還厲害。社會主義革命革到自己頭上了,合作化時黨內就有人反對,批資產階級法權他們有反感。搞社會主義革命,不知道資產階級在哪里,就在共產黨內,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走資派還在走。”之所以有人反對階級分析和階級斗爭,認識論根源則是:“社會主義社會有沒有階級斗爭?……為什么有些人對社會主義社會中矛盾問題看不清楚了?……問題是自己是屬于小資產階級,思想容易右。自己代表資產階級,卻說階級矛盾看不清楚了。”【毛主席重要指示 (一九七五年十月—一九七六年一月),載《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十三冊)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第486-488頁】

  看起來,不管干革命還是清算革命,社會中間總是存在著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與感情。哪怕是進行徹底的反對革命,再造一個新的統治階級,但是,麻痹被統治階級多數,依然是對統治階級有益的。

  因此,六二七決議在處理對毛主席的評價時,就依據工人農民和基層干部的政治認同,為避免與這個人口和干部的大多數的政治認同正面相撞,考慮了合法性方面的“止損需要”,對毛主席進行“抽象肯定”的設計由此而來。正是從這個底層與上層的落差中間,鄧小平創新性地界定了一個“抽象肯定、具體否定”毛主席的政治策略,去同時滿足這兩者,以實現合法性最大化積累目標。所謂“抽象肯定”是說毛主席雖然犯錯誤但動機是好的、犯錯誤也是革命家犯錯誤,以此去耦合底層民眾和小干部對于毛主席的擁護態度,在最低限度上不會引發他們的最大反感。而“具體否定”則是把毛主席執政時期的一切重大決策和方針都給予否定,以與精英階層保持一致。毛主席執政時期做出的最重大決策均稱為“總路線”——這樣的總路線先后有三個:過渡時期總路線、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以及黨在整個過渡時期的基本路線——這三個總路線均被否定了,這個是與高層精英的態度相一致的。

  在決議中間,還對毛澤東思想進行過初步的“無害化改造”,以期毛澤東思想不再成為新時期政策的有害思想資源。例如把毛澤東思想活的靈魂界定為“實事求是、群眾路線和獨立自主”,如果這個概括沒有大的遺漏的話,那么《毛澤東選集》第一篇第二篇《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和《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都可以刪去了。

  毛澤東生前說過“階級斗爭是綱、其余都是目”。他說自己的政治實踐主要只有兩件事——畢生只干過兩件大事:革命和繼續革命。在這兩件大事中間,核心問題意識和思路,都是在尋找一種勞動人民實現其政治領導權的方式方法。人民立場和群眾觀點,都是勞動人民政治領導權不可須臾偏離的要點。所謂的階級斗爭和領導權建設,都是著眼于勞動人民的政治領導權的,一切異己階級及其狹隘利益的界定方式和方法,都會率先威脅或者損毀勞動人民政治領導權,反過來,觀察和分析政治現象,就需要以此為唯一的判斷標準。走資派什么的,他們不會第一步就搞私有制,而是會想方設法地偏離或者偷偷取消這個領導權。

  毛主席自己的思想,偏頗到了這個程度,進行無害化改造的難度實在是太大了,幾乎沒有辦法歪曲,也沒有好的辦法辦法,進行緩和處理。反過來,對馬克思主義的無害化改造就很成功,經過“唯生產力論”的過渡,實現了對補課論馬克思主義的創新性發展,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口頭上宣稱“堅持馬克思主義”了,甚至還不需要格外強調馬克思晚年正確了。

  毛澤東從革命到建設年代,都堅持宣稱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性命題,更為通俗滴說,毛主席強調了底層通道(勞動人民政治領導權)的唯一性命題。他個人相信,中國不可能穩定地實現非社會主義前途,不可能在背棄大多數人民利益的基礎上實現政治穩定,宣稱一切違背大多數人民利益的制度和階級力量,都注定是“短命的”。這就使得:要利用毛主席的一些話而“試圖永遠高舉黑旗”,變得尤其困難起來了。

  要知道,幾十年來,多少聰明才智之士前赴后繼的努力,都很難對毛主席的過度偏頗完成“無害化改造”,結果,相關成績始終不高。在公開出版的《毛澤東文集》中間,1959-1979年的著述,只能夠充分壓縮為唯一的一卷。后來編撰建國后的《毛澤東年譜》,最初是編寫了十卷,結果發現不適合披露的內容太多,不得不壓縮為八卷,進一步審查發現八卷依然無法避免披露很多顛覆性的材料,最后只得壓縮為六卷之后再出版。這六卷中間,前十年就占據了四卷,后十六年只有兩卷,其中最后十年則只有一卷。從編撰工作的壓縮過程和難度,可以想見,毛澤東晚年思想的危害性有多高。

  正是從無害化改造了馬克思主義的成功經驗出發,對毛澤東思想的無害化改造,也想要借此東風。1938年毛澤東在反駁教條主義宗派時期提出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說法,這個在新時期得到高度抬舉。但是,毛澤東還說過“馬克思主義千頭萬緒,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造反有理。”甚至,他還強調過“指導我們實現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列寧主義”,起指導作用的不是“理論”本身,而是其“基礎”——按照延安整風時期的說法,理論基礎就是“立場、觀點和方法”。到了1958年毛澤東依然肯定馬克思主義個別論點可變,但是其理論基礎未變。毛澤東思想從未都不是馬克思主義理論的中國化應用和具體化,不是一種理論的旅行,而是從同一種理論基礎出發的、從實踐中間發展起來的另外一種理論。

  具體地說,從無產階級爭取非資本主義前途的革命出發,馬克思著手的工作,主要是“客觀境況揭示”——從勞動價值論出發揭示出剩余價值論,并分析資本主義社會的商品和價值運動規律,指出兩大階級的分化與對立趨勢和后果。毛澤東也分析經濟狀況和階級對立,但他主要著眼于勞動者的覺悟和組織力量提升,強調各種與“客觀境況揭示”相關的主觀能動性狀況,強調由此顛覆舊統治階級優勢的新民主主義政治領導權的建設過程與邏輯,這是就“革命的主觀條件”問題而展開的研究。馬克思分析工人階級的“客觀境況”,他處理的問題和歷史場景,多集中于經濟過程,偏重于經濟學方向的研究,當然他也關注意識形態和上層建筑問題。毛主席則直接從如何成功地組織一場革命出發,勞動群眾的覺悟和自覺努力,成為第一位的問題,而有別于統治階級的組織管理形式則是群眾力量集結和提升的關鍵,因此,毛主席的努力就不得不集中于政治學主題。

  就無產階級解放的事業而言,馬克思處在經濟學階段,而毛澤東則已經轉入政治學階段。馬克思反對預言未來,也從不進行制度設計,原因不再于別的,而僅僅是因為:無產階級解放事業及其階段性策略和目標,需要就無產階級已有的斗爭力量和覺悟程度來因時因地改變,沒有斗爭和力量方面日積月累的進步,就不存在任何事先規定的正確策略和目標。對于無產階級解放事業而言,其產出目標是也一樣是與投入存量和產出效率相對應的,任何先在的策略和目標都是不可能的。

  為幫助理解馬克思和毛澤東的理論努力方向的差異,可以借鑒物理學的概念和術語,去冒險做點轉喻。從物理學勢能轉化為動能出發,馬克思主要解剖和分析了資本主義社會中間,勢能是如何累積起來的,而毛澤東從事的工作則是如何把高勢能更為順暢地轉化為革命的動能。強調一種完全不同于統治階級常規管理方式的管理方法——特別是經由三灣改編確立起來的“私人領域公共化”路徑,這是順利地實現高位勢能向革命動能有效轉化的關鍵。

  從湖南農民運動中間出現的新型領導權作用方式——農會組織,到根據地建設中間的“三三制”政權,各個階級對于革命的態度都不是固定的——尤其是中間階級和同盟階級的狀況,這些變化都需要在新民主主義政治領導權中間得到具體的綜合——讓中間階級和同盟階級獲得一個相對地位并發揮出作用??傮w地看,解放事業的政治學階段,是追求實現對立階級的反抗最小化,同時實現同盟階級力量的最大化。在這個過程中間,由于新領導權的作用,階級位置和利害關系分析并不存在著固定結論,在領導權建設過程中間,人們據以因應的利害關系也是可變的,人也是可變的,策略和陣線劃分需要因之而調整,所以,僵化的直線思維是錯誤的同時也是有害的,這會導致混淆敵我和搞亂同盟陣線,一切正確的策略都需要因時因地進行調查研究,并據以重新認清各自的結構位置和相互關系。

  革命勝利之后,建設一個名義上的人民共和國,但是,勞動人民的政治領導權卻在國家和社會事務管理中間,受到日益增加的貶損,受到官場重視的是“資產階級法權”及其各種實現形式。所以,毛主席臨終之前引用列寧的話說:“我們建設了一個沒有資本家的資產階級國家,保護資產階級法權。”毛主席竟然說,在公有制建立起來之后,人民還需要為自己開辟前進的道路,還需要繼續革命,還需要克服來自特權階層的阻力,這是一切新舊精英都不愛聽的“晚年錯誤”言論——由于偏向性過大,這部分思想至今無法進行無害化改造,因此唯一的理性選擇是與其劃清界限。

  除了與特權階級的不睦之外,毛澤東思想還與一切“純左派”以及各種直線思維有別。毛澤東思想的發展與系統表述過程,對外是顛覆舊統治階級的領導權樣式——勾畫出勞動人民政治領導權的輪廓與內涵,對內則是始終伴隨著與王明教條宗派的辯論過程。王明宗派的主要方法論缺陷,就是試圖從經濟分析直接“推導”出“政治策略”,是潛在地肯定勢能無需經過合理的轉化程序,就能夠直接轉化為動能的“直線思維”,王明的方法如果有效,那么倒是很能夠節省調查研究的時間和精力,但是,這種極端節約時間的“教條主義認識方法”,導致根據地和紅軍損失百分之九十。

  時至今日,網絡空間的“新王明學派”也頗有表現,這些人從階級利益“不兼容”分析入手,創造了一種“左翼公知體”——無需歷史過程研究和事實分析就能夠直接對重大政治和社會事項下結論,也與舊日王明宗派相似——這一波“新王明學派”人士也痛感于“非純左”誤導民眾,所以,他們的主要精力和時間就投入執法長老事業——專司識別“非純左”并對之進行糾偏。不過,新王明學派的教條主義的方法及其執法長老的“純左”改造事業,都成就寥寥。王明宗派的教條主義說服不了人,就伴之以宗派主義的“殘酷斗爭手法”去強求一致,強求實現“以我為核心”,今日的新王明學派也喜歡宗派主義的“純左執法事業”,何其相似乃爾。延安整風強調反對主觀主義和教條主義的學風文風,反對宗派主義的黨風,是試圖重新打開一個新的政治空間,從實際出發去尋求政治上的最大聯合,孤立少數,實現革命基礎的最大化和革命對象的最小化。馬克思強調“無產階級必須解放全人類”絕非故作高姿態,也不是為了追求“非純左”,而是非此就無法推進真正的解放事業,這恰好是新舊王明學派的認識盲點。

  在一定程度上,毛澤東思想及其對勞動人民的政治領導權的集中關注,使得這一份思想資源很難實現無害化改造。同時,毛澤東思想基于政治領導權的建設努力,也使得認識和學習這一份思想資源有一個障礙——小資產階級的文化資本偏好——需要克服,凡屬認定自己可以高高在上地指手畫腳的“文化資本雄厚者”,反而無法進入毛澤東思想的歷史場景。換言之,新王明學派的出現,及其對王明教條宗派的復制,是一種障礙癥癥候——試圖在“勞動人民的有機知識分子角色”之外尋找一種“無機化知識高位”的徒勞。

  今日資本主義世界中間,大多數人依然找不到出路,體現為政治不認同的勢能居高不下,但是,要繼承毛澤東思想這一份思想資源,順利完成勢能轉化為動能也并不容易。一切幻想脫離勞動群眾的覺悟過程的純左派,一切所謂的百分之百的布爾什維克,往往走上了王明宗派的覆轍。這說明,要尋求各種脫離群眾的高層革命路徑,今日依然是一條死路,社會進步的道路依然只有毛澤東狹隘視野中間的那條路:與勞動人民一起尋求最后解放是唯一道路,建設真正的社會主義制度,此外一切道路都是走不通的。

  應該說,中國的精英階層或者新統治者已經喪失了嚴肅批判毛澤東思想的能力,這中間沒有任何別的奧妙,僅僅是因為:后文革的歷史演化準確地重復了毛主席事先的預言——意識形態生產方面的修正主義和基礎社會形態的資本主義復辟。對一個被歷史兌現的預言進行理性反駁,那是真的沒有了任何空間,剩下來的問題和障礙倒是認識論方面的:如何從階級分析和領導權視角重新進入毛澤東思想,這對于人類未來的解放事業以及相關努力至關重要。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司馬南:論“八角婆現象 ”
  2. 對群眾,還是不要用外交辭令的好
  3. 孫錫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樣吧!
  4. 雙石:雙爺我就知道,武漢人對方大媽不會失聲
  5. 奉勸公知:收手吧!
  6. 能否變廢為寶?——也談方方武漢封城日記的影響
  7. “別了,司徒雷登”——特朗普撕掉了公知們的最后一塊遮羞布
  8. 元先生M國演講實錄:誰才是抗疫主力
  9. 抓住機會,果斷出擊
  10. 美國加關稅,完全是個障眼法
  1.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2. 武漢零號病人終于找到了!果然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
  3. 某些人不能太下賤
  4. 范景剛:打贏一場戰勝美帝霸權主義的人民戰爭
  5. 諸多信號表明,我國糧食價格即將全面上漲
  6. 美國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開信 真相讓人吃驚!
  7. 范景剛:學習毛澤東還是學習薩達姆?
  8. 憲之:“黑色眼睛”視野下的抗疫中國 ——方方們的公知話語邏輯
  9. 張志坤:中美已到結束斗爭而求團結的時候了嗎?
  10. 會不會有“里應外合”的可能?
  1. 郝貴生:從北大李玲教授的“兩個凡是”談起
  2. 女漢學家見證毛鄧的時代差異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對決
  4. 郝貴生:從“遞哨人”艾芬醫生抗“疫”經歷談“權力”的本質
  5. 吳銘:關于前三十年若干問題對某網友的回復
  6.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7. 范景剛:這是為什么?
  8. 第一批和第二批衛健委專家組全部來自北京,說明什么?
  9. 一個被放棄的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中國經濟總體設計構想
  10. 武漢疫情趨好,有關部門卻做出荒唐事!
  1. 灄水農夫:紙船明燭送瘟神,人民情懷耀今古——學習毛主席《送瘟神》詩二首
  2. 美國確診數超過中國全球第一!一線醫療人士爆實際死亡遠高于統計
  3.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4.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5. 一場突如其來的裁員潮
  6. 如此引進美資究竟是為什么?
博彩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