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經濟 > 經濟視點

迎春:從國內生產總值看庸俗的現代西方經濟學

迎春 · 2020-01-10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毛澤東時期用工農業總產值體系,反映了社會主義經濟的本質?,F代西方經濟學運用國內生產總值指標,抹殺物質生產與政治、文化以及經濟領域的生產、流通、分配和消費界限,表明了國內生產總值不是科學的概念。其實,整個現代西方經濟學就沒有科學的概念。

  從國內生產總值看庸俗的現代西方經濟學

  迎      春

  現代西方經濟學作為資本主義經濟制度在意識形態領域的反映,它的這種本質,決定了必然要顛倒黑白:掩蓋資本主義經濟制度的沒落,否定新興社會主義經濟與資本主義經濟的本質區別,國內生產總值指標就是現代西方經濟學的代表之一。它一方面掩蓋美國經濟的衰落,另一方面極力抹殺新中國毛澤東時期經濟與資本主義經濟的本質區別,引導我國經濟在邪路上越走越遠。

  一,國內生產總值掩蓋著美國經濟的衰落

  1,國內生產總值指標掩蓋美國經濟衰落的事實

  美國現在還號稱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因為,按照國內生產總值指標,2018年是20.5萬億美元,在世界各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占第一位。由于2018年的數據不夠完整,以下采用2017年的數據。

  2017年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為19.4萬億美元,占當年全世界國內生產總值80.74萬億美元的24%,穩據第一位。(《中國統計摘要》2019   第193頁)實際上,美國已經是依靠進口商品維持群眾生活和負債累累的沒落經濟體。

  考察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的結構,就知道美國物質生產衰落的嚴重程度:2011年美國的國內生產總值中,農業占1.2%;工業占20.2%;服務業占78.6%。服務業所占比重上升是一種趨勢,2000年美國服務業還只占75.4%,到2011年就上升到78.6%,上升了3.2%。(《國際統計年鑒》2014   第48頁)

  從美國的國內生產總值指標看,工農業產值所占比重只有1/5多一點,就是說物質生產只占國內生產總值的20%多一點,將近80%是非物質生產。

  近80%服務業的產值中,包括幾千元美元的軍費,包括大量的股票、期貨、債券等買賣的增加值等,還包括政治、文化等所有行業的“產值”。事實上這些行業根本不能生產物質產品。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美國一度曾擁有資本主義世界的工業的53.9%,控制了世界貿易的三分之一。(《資本主義興衰史》修訂本  第286、287頁)但是,隨著工業大量轉移:鋼鐵城市匹茲堡的煙云已經散去,著名的汽車城底特律也宣告破產,大量工業企業轉移到工資低廉的我國和發展中國家。所以,特朗普總統在《就職演說》哀嘆:“無數工廠關門-----生銹的工廠向墓碑一樣布滿我們國家的土地------幾十年來,我們以美國工業的衰落為代價為別國的工業輸送營養-------我們的工廠一個接一個倒閉------我們將遵循兩條最簡單的原則——買美國的商品,雇美國的工人。”從特朗普的哀嘆可以看出,盡管從國內生產總值指標看,美國在世界各國仍然占據第一位。但是,工廠外遷、物質生產衰落,國內生產總值與物質生產兩者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表明國內生產總值不能準確地反映物質生產的真實情況,掩蓋了急劇衰落的真相!

  正因為工廠大量轉移,使美國已由工業大國變為依靠大量進口商品養活民眾的國家,不僅衣、帽、鞋、襪以及兒童玩具依靠進口,家用電器,乃至汽車等產品也大量進口,貨物進出口逆差不斷擴大。2000年的逆差為4774億美元,2017年上升到8622億美元,2018年更增加到9502億美元。         由于物質生產的衰落和貿易逆差的不斷擴大,財政赤字、國國家債務急劇上升,成為依靠借新債還舊債的“賴債”大戶:1945年聯邦政府負債2601億美元,截止2017年7月,聯邦政府負債已經高達19.8萬億,現在竟增加到22萬億美元,僅支付利息就達5000多億美元。“創新高的赤字水平和發債規模推動了美國國家債務的加速增長。2018財年(2017年10月至2018年9月),美國預算赤字達到7790億美元,為2012年以來的最高水平。此外,美國財政部的一份報告估計,2018年美國國債發行總額超過1.3萬億美元,是2010年以來最大的新債發行規模。” “彼得·彼得森基金會(Peter G. Peterson Foundation)首席執行官邁克爾·彼得森(Michael A. Peterson)表示,‘如此迅速地達到這個不幸的里程碑是我們的財政狀況不僅不可持續而且正在加速的最新跡象。’”

  當然,這不是說美國的物質生產全部衰落了。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美國還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軍事工業,擁有最新技術的電子產業和基礎產業:包括農業和能源等物質生產,所以,特朗普至今還能夠在世界上橫行霸道,今天用導彈打擊這個國家,明天又制裁那個國家等等,這是美帝國主義“垂死掙扎”的表現!

  總之,當今號稱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美國,物質生產已經急劇衰落,成為依靠進口商品養活群眾的落后經濟體,成為依靠借新債還舊債、面臨破產的國家,特朗普總統的種種瘋狂行徑,正是這種垂死掙扎的表現。

  美國的經濟發展表明,國內生產總值指標抹殺物質生產與政治、文化的界限、抹殺經濟內部生產、流通和消費的區別,掩蓋了物質生產衰落的事實,所以說國內生產總值是一個錯誤的指標。

  2,國內生產總值指標錯誤的理論根源

  按照美國著名經濟學家、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薩謬爾森的說法,國內生產總值指標是:“全部經濟學中最重要的概念之一----可以衡量整個經濟的經濟運行表現”,是“20世紀的偉大的創造”,“沒有它宏觀經濟學可能還在雜亂無章的數據之海中漂泊。”等等。(《經濟學》第12版   上  第169-170頁   薩謬爾森等著)而美國的事實說明,國內生產總值不僅不是什么“偉大的創造”,而是一種錯誤指標;不僅不能準確“衡量整個經濟”的運行,反而掩蓋了美國物質生產的衰落。

  現代西方經濟學是庸俗經濟學,只看經濟的現象,看不到經濟的本質,整個現代西方經濟學就沒有科學的概念。國內生產總值指標是這種錯誤概念的代表作之一。

  國內生產總值指標抹殺經濟與政治、文化的界限;抹殺生產、流通和消費的區別,源于它的理論基礎的錯誤。

  現代西方經濟學家薩伊認為:“所謂生產,不是創造物質,而是創造效用。生產不是以產品的長短、大小或輕重估計,而是以產品的效用估計。”“薩伊這種不創造物質、只創造效用的觀點,無限地擴大了生產勞動的范圍——把賭博、嫖娼等活動也看‘生產勞動’,十分荒謬。”(魯明學等著《西方經濟學說史概要》)“------以西方經濟學家薩伊的庸俗經濟學為理論基礎的,不分物質生產與非物質生產部門,認為凡是收入的所有者即收入的創作者,不管你是生產勞動者、資本家、總統或者妓女都一樣。”(劉日新著《新中國前三十年關于計劃經濟的爭論》)正是庸俗經濟學理論這種生產不創造物質財富,只創造效用;不分物質生產與非物質生產、收入的所有者即收入的創造者的理論,才產生出錯誤的國內生產總值指標體系。按照這種理論,只要有收入就是物質生產,因而采用貨幣流通量進行核算。

  美國軍隊的軍人有收入,政府官員有收入,教育工作者有收入,文藝工作者有收入等等,國內生產總值指標把這些收入都計算在內,抹殺了經濟與軍事、政治、教育和藝術的界限;流通領域倒買倒賣股票、債券有收入,消費領域的旅游有收入,也列入生產總值,抹殺了生產、流通、消費之間的區別,所以,才會出現美國這種物質生產嚴重衰退,而國內生產總值仍然高居世界第一位的不符合實際的統計數據,正是現代庸俗西方經濟學理論的產物。

  理論上的這種錯誤,最終是資本主義經濟制度走向沒落的反映。列寧在批評資產階級經濟學家的理論時指出:“它表明觀察者只看到一顆顆的樹木,而看不到森林。它盲目地復寫外表的、偶然的、紊亂的現象。它暴露出觀察者被原始材料壓倒了,完全不了解其中的內容和意義。”(《列寧選集》第二卷   第844頁)

  二,  毛澤東時期用工農業總產值體系,反映了社會主義經濟的本質。

  最近,發展改革委員會公布了采用國內生產總值指標的新中國經濟發展,這是經濟理論的大倒退。采用國內生產總值指標表現毛澤東時期經濟發展,不僅掩蓋了物質生產的高速、優質、健康的發展,而且抹殺了改革開放前后兩種經濟的本質區別。

  毛澤東時期沒有國內生產總值指標,而是采用工農業總產值體系表現經濟的發展,與資本主義國家采用國內生產總值體系有本質不同。

  1,用工農業總產值指標表現經濟的發展變化,有經濟制度和理論的根源。

  A,經濟制度的原因。

  馬克思主義的理論認為經濟發展包括生產物質財富內容和生產社會形式的兩個方面,所以,在發展經濟的過程中,不僅要強調物質生產的內容,而且要關注生產的社會形式,即生產關系、經濟關系。在一定意義上說,抓生產關系、或者說抓經濟發展的方向:是走社會主義公有制道路,還是走資本主義私有制的老路,是發展生產、經濟的決定性環節。

  毛澤東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他一直堅持科學社會主義的公有制道路。在黨的七屆二中全會的報告中就指出,建國以后的中心工作是生產建設,同時又明確發展生產中“第一是國營工業的生產”。

  在完成抗美援朝、土地改革和鎮壓反革命等新民主主義的革命任務以后,提出了黨在過渡時期的總路線:“基本上實現國家工業化和對于農業、手工業、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實現國家工業化主要是指發展生產力,而對于農業、手工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改造,則主要是指生產關系,就是要堅持走發展公有制經濟的道路。

  新中國經濟發展,圍繞著走社會主義公有制道路,還是走資本主義道路的斗爭,貫穿著全過程。毛澤東指出:“在由資本主義過渡到共產主義的整個時期(這個時期需要幾十年,甚至更多的時間)存在著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的階級斗爭,存在著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這兩條道路的斗爭。”(《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十冊   第196頁)

  以后,他反復論證堅持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發展道路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如說:“階級斗爭是綱,其余都是目”; “路線是個綱,綱舉目張。”等等。(《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十三冊   第486、242頁)這些有關階級斗爭的論述,其經濟內容就是堅持社會主義公有制的道路,反對走資本主義道路。正是由于毛澤東堅持了社會主義公有制的發展道路,表現在經濟發展的統計中,始終采用工農業總產值指標體系,而不用國內生產總值指標體系。

  B,經濟理論的原因

  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認為,社會發展的基礎是物質產品的生產。只有在物質產品生產的基礎上,才可能進行政治、文化、軍事等方面的活動。正如恩格斯《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指出:“馬克思發現了人類歷史發展的規律,即歷來為繁茂蕪雜的意識形態所掩蓋的簡單事實:人們首先必須吃、喝、住、穿,然后才能從事政治、科學、藝術、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質的生活資料的生產,因而一個民族或一個時代的經濟發展階段,便構成為基礎”。(《馬恩選集》第三卷   第574頁)由于馬克思的這個偉大發現,以馬克思主義為理論基礎的毛澤東時期,采用工農業總產值指標作為表現經濟發展的主要指標。工農業總產值指標體系表現的是物質產品的生產量,而不是國內生產總值指標反映的紙幣流通量。

  由于社會主義的公有制經濟和馬克思主義經濟理論的指導,毛澤東時期的社會物質生產形式,與資本主義的盲目競爭的無政府狀態相比,發生了歷史性的轉變,成為有計劃地發展經濟。這是人類進入自覺控制物質生產、流通、分配和消費的一個偉大轉折。正如恩格斯在《社會主義的空想到科學的發展》一書中指出:“一旦社會占有了生產資料-----社會生產內部的無政府狀態將為有計劃的自覺的組織所替代。生存斗爭停止了。于是,人才在一定意義上最終地脫離了動物界,從動物的生存條件進入真正人的生存條件------人們第一次成為自然界的自覺的和真正的主人,因為他們已經成為自己的社會結合的主人了。”“這是人類從必然王國進入自由王國的飛躍。”(《馬恩選集》第三卷   441頁)毛澤東時期的人們就是作為社會主人,自覺地運用工農業總產值指標體系,組織、指導物質生產和再生產。

  例如糧食生產,國家根據播種面積、肥料供應等物質生產條件的平衡,計劃安排年度糧食生產總量;平衡糧食的生產、流通、分配和消費;安排了運輸和制定分配計劃等等,擺脫了競爭無政府狀態,顯示出作為社會主人,自覺地運用物質產品指標指導物質生產與再生產。這和國內生產總值被動地反映資本主義社會無政府狀態的經濟發展,有本質的不同。

  工農業總產值是以人民幣的元為單位。如1949年,我國的工農業總產值為466億元人民幣,(《中國統計年鑒》1983   第13頁)但是,這里的“人民幣”不代表紙幣數量,也不是貨幣數量,而是代表物質產品的量:以社會勞動總量表現的物質產品量。

  毛澤東時期的工農業總產值,表現的是物質產品的總量,而不是西方經濟學的國內生產總值的貨幣收入數量。前者是物質產品的總量,后者是貨幣的流通總量。兩者既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與現代西方經濟學之間的根本區別之一,也反映出兩種社會制度的本質不同。

  社會主義的經濟發展,是為了不斷提高人民群眾的物質、文化生活水平,就必須不斷地增加糧食、布匹、服裝、住房等物質產品的生產,否則,不僅不能提高人民群眾的物質生活水平,也不可能提高人們的文化生活水平,更不可能生產出更多的飛機、導彈等軍事工業產品保衛國家安全??梢?,物質產品生產的增長,是整個社會物質、文化生活水平和國家安全的基礎。所以,以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理論為指導的毛澤東時期,工農業總產值指標表現的是物質產品總量的增減,而不是貨幣(紙幣)流通量的變化。

  我國1949年的工農業總產值為466億元,到1978年增加到5634億元,增加了11.1倍。(《中國統計年鑒》1983   第16頁)數據表現的是:糧食產量由2263.6億斤,增長到1978年的6095.3億斤;鋼由15.8萬噸,增長到3178萬噸;汽車由無到有,1978年生產了14.91萬輛等等,表現的是全部工農業產品的總量。糧食、鋼和汽車是不同性質的產品,不可能表現成為一個統一的總量。它們共同的質是人類勞動的產品,因此,可以用社會勞動的量表現。工農業總產值正是以社會勞動量表現的工農業產品的總量,反映的是物質產品的總產量,與資本主義經濟生產利潤,必然以貨幣(紙幣)表現有本質的區別。

  要提高人民群眾的物質生活水平,就必需增加物質產品的生產。只有在糧食產量由1949年的2263.6億斤,增加到1978年的6095億斤,我國才能由5億多人半饑半飽的“糠菜半年糧”狀態,發展到9億多人的吃飽飯;布由18.9億米,增加到110.3億米,才可能使9億多人保暖御寒;原油產量也1949年的12萬噸,增加到1億多噸,保證了汽車、飛機的能源供應充足;正因為生產了原子彈、氫彈,才使我國避免了美、蘇兩大帝國的核訛詐等等;也只有在物質產品不斷增加的條件下,才能夠發展教育、文藝事業和加強國防等,因此,發展物質產品的生產,是社會主義經濟發展的主要內容。而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則是資本家賺取利潤,因此,現代西方經濟學把貨幣(紙幣)收入的增加,就等同于物質產品的增長。這就是兩種經濟發展的本質區別。

  可見,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是兩種不同性質的生產,在經濟統計的總量表現上,前者是工農業總產值,后者則是國內生產總值;前者表現的是物質產品,后者表現的是貨幣(紙幣)收入總量。而社會各種事業的發展,只有建立在物質產品增長的基礎上,才是真實可靠的,建立在貨幣、特別是紙幣收入的基礎上,則是“沙灘上的大廈”。毛澤東時期的經濟、社會發展,就是建立在物質產品生產不斷增長的基礎之上。這和美帝國主義經濟“空心化”有著本質的不同。工農業總產值與國內生產總值兩種指標體系,反映的正是兩種不同性質的經濟。

  社會物質產品生產的發展,不僅有速度快慢的區別,而且還有質量的高低;包括產業結構合理、技術水平不斷提高、地區分布逐漸平衡等,特別是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F代西方經濟學的國內生產總值指標體系,完全不反映物質生產的質量,而工農業總產值指標體系,不僅包括總量的增減,還有具體產品的發展指標,如糧食生產、鋼鐵生產等等。這也是兩種指標體系的根本區別的表現。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跟著資本主義國家采用國內生產總值指標體系,反映了經濟制度的根本變化,而且在邪路上越走越遠!

  三,從概念的混亂,看現代西方經濟學

  現代西方經濟學運用國內生產總值指標,抹殺物質生產與政治、文化以及經濟領域的生產、流通、分配和消費界限,表明了國內生產總值不是科學的概念。其實,整個現代西方經濟學就沒有科學的概念。

  現代西方經濟學對于物質生產沒有科學的概念。國內生產總值的概念不科學,把政治、文化等行業的收入也包括在生產之內;庸俗西方經濟學認為:“所謂生產,不是創造物質,而是創造效用。生產不是以產品的長短、大小或輕重估計,而是以產品的效用估計。”“薩伊這種不創造物質、只創造效用的觀點,無限地擴大了生產勞動的范圍——把賭博、嫖娼等活動也看‘生產勞動’,十分荒謬。”對于資本家來說,所有的經濟活動都是為了賺取利潤,不管是開工廠、做買賣,還是放高利貸都一樣。所以,資產階級的經濟學家只有“投入”、“產出”的概念,不分什么生產、流通,也不分經濟、政治和文化等。美國著名經濟學家薩謬爾森就把生產看作“投入”,認為:“一般而言,投入分成三個部分:土地和自然資源、勞動、資本。”(《經濟學》12版  第9頁)實際上資本是一種生產關系,不屬于物質生產的內容,把資本作為生產的要素,表明薩謬爾森不懂什么是物質生產?,F代西方經濟學者所關心的是:勞動獲得工資,土地獲得地租,資本獲得利潤,所以,在他們那里只有“投入”、“產出”,沒有物質生產的科學概念。

  現代西方經濟學不懂什么是生產,更不懂什么是經濟。經濟是物質生產和再生產,包括相應的流通、分配和消費,是人類的社會活動?,F代西方經濟學流行什么“宏觀經濟”、“微觀經濟”、“虛擬經濟”、“實體經濟”、“數字經濟”等概念都是錯誤的。

  經濟活動都是社會性的活動,經濟學就是一種社會科學,根本不存在什么“微觀經濟”,當然也不存在“宏觀經濟”;更不存在所謂的“虛擬經濟”!物質生產和再生產不能虛擬:生產糧食、布匹不能虛擬,吃飯、穿衣也不能虛擬;沒有“虛擬”經濟,當然也不存在什么“實體經濟”;“數字經濟”更是錯誤的概念。如果說國內生產總值抹殺了經濟與政治、文化的界限、抹殺了生產、流通、分配和消費的區別,所謂的“數字經濟”,就連精神和物質的界限也抹殺了,對此我在《荒謬的數字經濟》一文中已經論述過,就不重復。

  總之,從國內生產總值指標體系可以看出,現代西方經濟學不僅不懂生產、經濟,也沒有基本經濟的科學概念,不可能成為科學的經濟學,是沒落資本主義經濟的反映。我已經寫了不少批評文章,如《現代西方經濟學不懂什么是物質生產》、《現代西方經濟學不懂什么是生產關系》、《現代西方經濟學不懂什么是經濟》、《國內生產總值是錯誤指標》、《再談“雞的屁”》等等。這些文章主要是從現代西方經濟學抹殺物質生產與政治、文化的界限,抹殺生產和流通、分配、消費的區別進行了批判。最近,又寫了《荒謬的數字經濟》、《發展數字貨幣是一條死路》等,從現代西方經濟學抹殺精神與物質的區別,說明“數字經濟”是一個混淆精神與物質界限的錯誤概念,指出現代西方經濟學連什么是貨幣也不懂,并批判了所謂的“數字貨幣”,包括比特幣的流通等等。西方經濟學不僅存在不科學的概念,還流行什么怪圈、陷阱、黑天鵝、灰犀牛等形象的比喻,這些根本與經濟現象沒有聯系,不能說明任何經濟問題。

  正是因為現代西方經濟學的庸俗、膚淺,才把一個物質生產衰落、負債累累、依靠進口商品維持生活的美國,看作是第一大經濟體;抹殺新中國毛澤東時期經濟與改革開放時期經濟的本質區別。這種顛倒黑白的錯誤論斷,正是西方經濟學理論的產物。我們必須運用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理論,反復不斷地批評庸俗的經濟理論,促使科學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在我國重新占據統治地位,成為指導我國經濟發展的理論武器!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趙立堅開火之后,又一個真相浮出水面
  2. 內蒙古的醫鬧,不止打破了全國醫患關系50多天的蜜月
  3. 會不會有“里應外合”的可能?
  4. 美國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開信 真相讓人吃驚!
  5. 司馬南:百團大戰消滅不了新冠病毒
  6. 武漢零號病人終于找到了!果然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
  7. 方方家族 始終是肉食者
  8. 趙磊:生命健康豈能托付給資本的“善心”
  9. 二評《方方日記》:應該怎樣看待中國的干部隊伍?
  10. ?郭松民 | 新“友邦驚詫”論
  1. 憲之:方方現象——為什么吃著“體制”又標榜“江湖”?
  2. 頑石|關于方方和《方方日記》,我無從評價
  3. 胡錫進這次的“反對”,為啥遭到了網友的“反對”?
  4. 郝貴生:美國政客和媒體究竟為什么如此仇視中國抗“疫”斗爭?
  5. 讓誰羞愧:美國十艘醫療艦起錨,180座野戰醫院一夜建成
  6. 金微:新冠美國起源說的時間線與邏輯困境
  7. 記者微信曝光湖北“零增長”背后的驚人真相!悲劇不要再重演?。ǜ轿錆h官方回應)
  8. 您上眼,看看站出來挺方方的劉川鄂是個什么樣的貨色!
  9. 郝貴生:建議以我國政府或外交部名義公開發表聲明,嚴厲譴責美國行為, 堅決要求美國公開生化武器實驗室及武漢軍運會等事件詳情
  10. 一個地主后代寫給方方的話:“那時的我們,就像今天的你們”
  1. 郝貴生:從北大李玲教授的“兩個凡是”談起
  2. 女漢學家見證毛鄧的時代差異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對決
  4. 韓國疫情大爆發,7天時間就被打回原形:資本主義竟如此不堪!
  5. 吳銘:關于前三十年若干問題對某網友的回復
  6. 范景剛:這是為什么?
  7. 郝貴生:從“遞哨人”艾芬醫生抗“疫”經歷談“權力”的本質
  8. 余云輝:中美貿易協議后果嚴重——美國劍指中國三大要害領域
  9. 第一批和第二批衛健委專家組全部來自北京,說明什么?
  10. 武漢疫情趨好,有關部門卻做出荒唐事!
  1. 被跪地感恩的白衣天使,與被稱為“勞務大軍”的白衣天使……
  2. 書單來了:這五本有關毛主席的書,每一本我都不忍心錯過
  3. 范景剛:尊重烈士,湖南長沙應做好榜樣!
  4. 憲之:方方現象——為什么吃著“體制”又標榜“江湖”?
  5. 記者微信曝光湖北“零增長”背后的驚人真相!悲劇不要再重演?。ǜ轿錆h官方回應)
  6. 對湖北人一刀切,對入境的百般伺候,良心不會痛么?
博彩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