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國際 > 國際縱橫

呂新雨:視差之見與齊澤克的“兔子”

呂新雨 · 2020-01-19 · 來源:批判傳播學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齊澤克把理論立足點放在不可化約的客體存在論差異上,二律背反其實是不同位置之間本體性的結構性裂隙,它不是觀察者的主觀體現,而是相反,是作為客體(實在界)自身的不自洽對觀察者的“凝視”。

  【導讀】斯拉沃熱·齊澤克是受到熱捧的學術網紅,他繼承了左派介入傳統,不僅奔波于歐美兩地,接受采訪、出席會議、發表演說、舉行講座,還曾競選過斯洛文尼亞總統。他的學術將意識形態、精神分析和大眾文化等融會貫通,國內對齊澤克的研究方興未艾。

  本期批判傳播學推薦呂新雨教授為華東師范大學政治學系教師戴宇辰博士專著《遭遇“視差之見”:齊澤克與文化研究》所作的序言,力圖推動“齊澤克現象”與中國經驗融合。戴宇辰博士曾赴英國卡迪夫大學意識形態批判和齊澤克研究中心訪學。論著闡釋了齊澤克對于大眾文化三個層次的“視差之見”,特別選取了齊澤克對于“電影”、“文學藝術”、“意識形態”、“后現代”、“賽博空間”和“全球化”等六個方面的理論主題加以探討。論著最后還總結了齊澤克對于文化研究的理論貢獻及其缺陷。

  呂新雨:華東師范大學紫江學者特聘教授,華東師范大學傳播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

  戴宇辰:華東師范大學政治學系講師,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傳播學專業博士,卡迪夫大學意識形態批判和齊澤克研究中心訪問學者。

  戴宇辰的博士論文《遭遇“視差之見”:齊澤克與文化研究》要出版了,囑我寫序,我借此機會對他的研究面世表示祝賀!也感謝他促使我回到“齊澤克現象”及其“視差之見”說點感言。

  所謂“齊澤克現象”,當然指的是其席卷全球、褒貶不一的理論影響力。既便在中國,自從2002年《意識形態的崇高客體》翻譯成中文,十余年來他的著作被翻譯成中文的數量之多和速度之快,就在世的海外學者而言,罕有其匹,也捕獲了很多年輕的讀者。宇辰就是其中之一,當他提出要以齊澤克的文化研究為博士論文的題目,我稍有猶豫,擔心他掉到齊澤克的“兔子洞”里出不來。按照齊澤克的說法:“我已經有一頂帽子了,但是沒有兔子”,意思是說他已經有了正確的批判性理論,卻沒有合適的現實性方案。齊澤克的帽子下面到底能不能變出兔子來?宇辰的博士論文既可以看成是一次愛麗絲漫游仙境:對真實與幻象之境的理論穿行,也是一次冒險的尋“兔”記——因為,如果“沒有兔子”,帽子有什么樣的意義呢?

  我克服猶豫,同意宇辰的想法,也是覺得他需要自己去回答這個帽子與兔子的關系問題,他需要在探險的過程中發現自己的“視差之見”,這本論文紀錄的就是這樣一個歷程。宇辰是個認真而執著的探險者,在齊澤克崎嶇而炫目的宏大洞穴中,他幾乎走訪了每一個幽暗的角落,閱讀了幾乎所有能找到的齊澤克的論述,還專程赴英國卡迪夫大學“齊澤克與意識形態研究中心”訪學半年,獨自走了很長的路,其中的困頓與歡欣,甘苦自知,或可類比漫游Wonderland的愛麗絲,不過這也是鍛煉學術能力的不二法門,Wonder本身當然也是一切學術的動力。他最終選擇以“視差之見”作為切入齊澤克“文化研究”的入口,我認可了,但是提醒他對于齊澤克的“視差之見”要進得去出的來,這是決定博士論文成立的關鍵。

  齊澤克的“視差之見”是通過闡述日本學者柄谷行人對康德主義“視差之見”的判斷來完成的。柄谷通過對康德二律背反的激進闡述反思“視角-相對主義認知”模式,認為康德通過二律背反的論斷說明無論是正題還是反題,其實都是視覺偏差,需要直面差異暴露出來的現實,因為單憑視角的位移并不能解決普遍性之外的“他者”問題。相反,“康德在追求普遍性時一定要引入他者,而這個他者不是在共同主觀性或共通感上可以與我同化的對象。這個他者并非神,而是超越論式的他者。這樣的他者并沒有帶來相對論主義,而是只有在此普遍性才能成為可能”。[1]不是普遍主義與相對主義的關系,而是不可化約的先驗的“他者”的存在,使得基于主觀主義視角認知之上的視差分裂和對抗不可調停,二律背反意味著無法通過達到“辯證的綜合”(正反合),由此為作為客觀主義的“他者”之“視差”開辟了道路(齊澤克進而把視差歸納為三個模式,即存在論差異、科學視差和政治視差)。因為二律背反本身不可化約,基于觀察者位置的“視角認知”并不能有效地抵達“實在界”(the real),因此,齊澤克把理論立足點放在不可化約的客體存在論差異上,二律背反其實是不同位置之間本體性的結構性裂隙,它不是觀察者的主觀體現,而是相反,是作為客體(實在界)自身的不自洽對觀察者的“凝視”。“實在界”是不能被“象征界”把握的黑暗之地,它通過“視差”裂變和對抗的方式“凝視”主體,一如美杜莎的眼睛。這個客觀主義的裂隙本體論其實就是齊澤克的“兔子洞”,他的所有理論都是沿著這個裂隙突進的。這也是宇辰揪住其“視差”的線索來進行研究的理由。

  宇辰的論文在形式上模擬了齊澤克《視差之見》一書的結構,從文本視差、批判視差和實踐視差三個方面進入,并試圖整合打通齊澤克以電影為代表的文學藝術批評、當代意識形態批判和賽博空間批判這三個面向,來構建齊澤克的“文化研究”圖譜。其實齊澤克是反“文化研究”的文化研究,他在上述三個層面都進行了顛覆性的工作。在電影研究的領域,他把電影看成是穿透“象征界”的現實之虛構的通道,即現實是虛構的,而電影是打破現實、窺視“實在界”之“真實”的方式。在當代意識形態批判方面,齊澤克針對后現代主義,把自我意識界定為主體分裂的產物,是“大他者”的銘刻,因此主體是在被表征之后的剩余,主體與“主體化”是兩個概念,主體永遠大于“主體化”,那個大于的部分就表現為“缺失”,因此主體就是象征缺失的所在,是“空”,而不是“漂浮”。由此,他嚴厲批判西方文化研究的經典表述:身份認同政治和多元主義文化。認同政治出現在后現代主義否認“元敘事”之后,也就取消了“大他者”的存在。而作為象征界的“大他者”的崩潰,使得個體無法在“大他者”中通過注冊而建立自我,這導致了風險社會的降臨以及碎片化的“小他者”的興起,也使得后現代主義的自我只能“漂浮”。這使得現代主義藝術是對通過對“實在界”的距離,即“缺席”的方式來表達對“實在界”的依戀,而后現代主義藝術則粗魯地把“客體”直接挪用來占據這個缺位。

  齊澤克提出的解救的方案是“作為實在界的行動”,即潛在的主體的出現,它依賴主體對自己的非主體化。這就抵達了齊澤克的實踐層面:一種后撤的策略,即從根本性的政治抵抗中退卻。因為左翼的文化研究其實是放棄對根本性的資本主義全面反抗基礎上的合謀,所以他著名的口號是:Don’t act,Just think。這里的think 其實就是齊澤克手中的帽子。think 作為“實在界”的“行動”,但是這個行動卻像愛麗絲的漫游一樣,只能在夢里發生,或者說只能在他的書本里發生,這也許就是他寫書奇快的動機,他把自己視為“實在界”的代理人了。即便是他對列寧的援引,也多停留在“列寧主義姿態”之中,停留在歷史“偶然性”打開的“空間”,列寧成為“實在界行動”的代理人,一如他自己。不過,這樣對列寧主義的解釋,在我看來,既是去歷史化的,也是去政治化的。也正是在此,齊澤克理論大廈的“幻象”也最大程度地暴露出來,他的“客觀主義”的“視差之見”欠缺歷史的維度。“歷史”在很大程度上淪為他的表情包,最顯明的表現就是他援引的歷史材料,或者著名的笑話串燒,基本上都從屬于西方冷戰史視野下的價值觀。對這些歷史通貨雜耍般的征用,在很大程度上也解釋了他的流行。也因此,他對考訂史料本身沒有任何興趣,也即對歷史敘述本身并不關心。他把自己變成了 “實在界”,他的標志性的笑話群落則是圍繞著他的“象征界”。“實在界”是沒有歷史的,這就決定了他的所有學術戰略都只能是依靠退卻到“無”或“空”的“實在界”,“無”中生有。

  宇辰討論的第三部分即齊澤克對賽博空間的批判,是建立在“大他者退卻的時代”的前提下,由此提出了三宗罪:主體在進入賽博空間后與語言的“敘行性”斷裂;主體幻象與現實的界限消失,幻象失去了隱秘的空間,導致欲望解體;網絡文本的表面意義與潛在意義的距離消失,導致文本意義喪失。這三個判斷當然還是建立在實在界-象征界-幻象的關系上,不能說沒有洞察力,但是今天賽博空間的發展卻是沿著相反的方向進行,比如現實主體與虛擬主體重合的趨勢在加強,以主權、律法(版權)、資本等為代表的“大他者”正在強勢進入虛擬空間。也就是說,今天以數字經濟為代表的互聯網的發展已經溢出了齊澤克理論所能捕捉的“視差實在界”。就此而言,齊澤克卻是清醒的,他在7月27日接受中國新媒體“歐羅萬象EuroScope”的訪談[2]時這樣說:

  包括超級計算機在內的各種控制形式并非一無是處,它們可以用于預防犯罪等等。但我只想問一個馬克思主義的老問題:誰來控制那些控制者?這一過程必須以某種方式向公眾公開,我既不相信私人企業也不相信國家,而最壞的情況就是兩者形成合謀。我不滿西方的地方在于,當你談起這個問題時,他們就開始批評中國。中國確實出于國家安全的考量而采取了某些措施。歐洲的情況表明,西方的數字控制確實表現得要謹慎克制一些,但謹慎并不能掩蓋我們陷入全方位控制的事實。我的朋友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曾對我說,谷歌就是一個企業版本的國家安全局,與美國各政府部門是深度整合在一起的。

  ……

  現在讓西方很不安的一點是:中國過去只是世界工廠,加工那些由西方設計和創造的產品,代表性企業是富士康。如今中國想要自力更生,有自己的原創產品,這就似乎觸動了西方的敏感神經。因為他們明白,當下掌控了數字世界幾乎就等于控制了真實世界,西方顯然想要確保在這方面的壟斷地位,打壓中國的企業。這也是讓我感到虛偽的地方。

  說這些話的齊澤克確實很難從他既有的著作中推導出來,而且他談論中國的時候,也并沒有使用“實在界”之類拉康主義的理論話語。我感興趣的自然還是他對中國的評價:

  我認為過去幾十年來世界上只有兩大真正的經濟奇跡可言。一是中國,我雖然也常批評中國,但它的奇跡卻是難以想象的,是整個世界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過去四十年來,在這樣一個相對較短的時間里,有如此之多的人脫離了貧困,實現了穩定的中產生活方式。雖然我偏愛民主,但我對一些自由派朋友的幻覺不以為然:他們聲稱,1989年后,如果中國允許完全的民主,那它將發展得更好。我在這個問題上持有懷疑態度。

  ……

  不妨看一看眼下的委內瑞拉,單單歸咎于馬杜羅的腐敗或者美國的干預都是片面的,還有個更基本的問題。查韋斯所嘗試的是一種全新的模式。他做了許多實驗,包括將工廠國有化并交給工人。盡管我對中國也有很多批評,但中國的優點在于,他們允許了私有財產和資本主義的存在,并且明確了什么是允許的、什么是禁止的。不能一味批判,要對資本家表明,這是專屬于你的空間,只要你按規則來,在這個空間內活動,你是可以非常成功的。查韋斯就沒有做到這些,他的批判性過強,摧毀了一切資本主義敵人。

  現實來看,假如我們承認,如今的某些領域里依然需要私人資本,那就不能只是批判它們。需要清楚地劃定其活動范圍并告知對方:這是你的活動空間,你可以在這個范圍內按游戲規則玩。這就是中國的經驗,雖然它也面臨難以解決的腐敗問題,但西方的左派甚至連一種恰當的實踐形式都還沒找到。這是左派尚未解決的問題。

  如今的西方左派除了含糊其辭地講一講社會民主——譬如我們現行的體制大體上還不錯,只要再多一些環保措施、多一些福利就好——之外,提不出真正具有替代性的模式。這也是左派現在為什么花了越來越多的精力去占據道德高地,以此掩蓋他們真正的困境:無法全面地提出一套關于自身訴求的藍圖。(重點系筆者所加)

  引用這些,也是給宇辰的書補一個注腳。幾年前,宇辰做博士論文的時候,是無法想象齊澤克會如此談論“中國經驗”,這正是齊澤克“視差之見”有意思的地方,也是宇辰在在最后一章“圖繪齊澤克”用的標題的意義:“關于齊澤克,永遠不要說已經了如指掌”。當齊澤克承認中國的發展“難以想象”,他說他是“現實”的。這個“現實”該如何用他的視差之見理論來解釋?坦白地說,“中國的崛起”及其脫貧的舉國努力,對中國人來說也同樣是超越“想象”的。在此意義上,作為“他者”的中國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壓抑在“實在界”中的“客體”,它的“凝視”挑戰的不僅是齊澤克,也是我們中國人自己。

  十年前,我們可能想象今天的網絡青年亞文化把中國稱為“我兔”嗎?2015年的動漫集《那年那兔那些事兒》在網絡社區受到年輕人熱捧,“我兔”已經成為中國的自我“表征”。齊澤克的理論帽子下面,能翻出作為中國的“兔子”嗎?就此而言,中國已經是一個齊澤克意義上“事件”,它以出乎意料的方式出現,“事件涉及的是我們藉以看待并介入世界的架構的變化”,事件以回溯的方式決定自己發生的原因或理由?!赌悄昴峭媚切┦聝骸房梢钥闯墒侵袊贻p的網民們試圖通過歷史“敘述”來回溯性構建“事件”的努力,如何評價這樣的努力是一個問題,但是它作為“事件”的銘刻,已經存在。

  是的,我們有了作為事件的“兔子”,但是能夠變出兔子的帽子并沒有織好,兔子還藏身在愛麗絲漫游的wonderland(兔子洞)中,“事件”還處于回溯的過程中。愛麗絲的動物世界中小鷹雕(Eaglet,剛好是美國的象征)曾在動物大會時嚷嚷道:

  "Speak English! I don’t know the meaning of half those long words, and I don’t believe you do either!" (說英語! 這些詞兒都挺長,我連一半都沒聽懂,而且我相信你也沒聽懂!)

  這語態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美國特朗普總統“推特治國”的畫風。特朗普大概是不會去讀齊澤克,盡管是英語的,“龍蝦教授”彼得森都說讀不懂。然而,在中國的兔子洞里,我們該如何讓齊澤克們聽懂中文呢?當中國的小兔子們說:此生無悔入華夏,來生愿在種花家。究竟該以怎樣的“視差之見”去褒貶?中國青年的網絡愛國主義或者說“民族主義”是屬于回避創傷的“幻想界”,還是屬于被不斷排斥卻不斷返回的“實在界”?

  當愛麗絲追著兔子掉到深深的兔子洞里,聽見掛著懷表忙著趕路的兔子先生說:“哦,我的耳朵和胡子呀,我遲到了!” (Oh my ears and whiskers, how late its getting!)

  是遲了,但到了。愛麗絲和齊澤克都聽見了兔子的自言自語/自我激勵。有時候,聽比看更重要,因為當你看不見的時候,聽是“視差”之外的存在。

  2019年8月19日,上海

  注釋

  [1] 柄谷行人:《跨越性批判——康德與馬克思》,趙京華譯,第64頁,中央編譯出版社,2018年。

  [2]https://mp.weixin.qq.com/s/2SEI95H2QTP1XmQKCRbc3w ,齊澤克專訪(兩萬字全文) | 歐羅萬象EuroScope 7月27日,記者王磬。

  (本文節本發表于《讀書》2020年第1期)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司馬南:論“八角婆現象 ”
  2. 對群眾,還是不要用外交辭令的好
  3. 孫錫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樣吧!
  4. 雙石:雙爺我就知道,武漢人對方大媽不會失聲
  5. 奉勸公知:收手吧!
  6. 能否變廢為寶?——也談方方武漢封城日記的影響
  7. “別了,司徒雷登”——特朗普撕掉了公知們的最后一塊遮羞布
  8. 元先生M國演講實錄:誰才是抗疫主力
  9. 美國加關稅,完全是個障眼法
  10. 抓住機會,果斷出擊
  1.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2. 武漢零號病人終于找到了!果然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
  3. 某些人不能太下賤
  4. 范景剛:打贏一場戰勝美帝霸權主義的人民戰爭
  5. 諸多信號表明,我國糧食價格即將全面上漲
  6. 美國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開信 真相讓人吃驚!
  7. 范景剛:學習毛澤東還是學習薩達姆?
  8. 憲之:“黑色眼睛”視野下的抗疫中國 ——方方們的公知話語邏輯
  9. 張志坤:中美已到結束斗爭而求團結的時候了嗎?
  10. 會不會有“里應外合”的可能?
  1. 郝貴生:從北大李玲教授的“兩個凡是”談起
  2. 女漢學家見證毛鄧的時代差異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對決
  4. 郝貴生:從“遞哨人”艾芬醫生抗“疫”經歷談“權力”的本質
  5. 吳銘:關于前三十年若干問題對某網友的回復
  6.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7. 范景剛:這是為什么?
  8. 第一批和第二批衛健委專家組全部來自北京,說明什么?
  9. 一個被放棄的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中國經濟總體設計構想
  10. 武漢疫情趨好,有關部門卻做出荒唐事!
  1. 灄水農夫:紙船明燭送瘟神,人民情懷耀今古——學習毛主席《送瘟神》詩二首
  2. 美國確診數超過中國全球第一!一線醫療人士爆實際死亡遠高于統計
  3.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4.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5. 一場突如其來的裁員潮
  6. 如此引進美資究竟是為什么?
博彩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