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國際 > 國際縱橫

收獲美國窮人的鮮血:資本主義的最后階段

艾倫·麥克勞德 · 2020-01-15 · 來源:激流1921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作者︱艾倫·麥克勞德(Alan MacLeod)

  譯者︱光耀

  校對︱蚍蜉 杜平 方節

  對世界大部分地區來說,獻血純粹是一種增進社會團結的行為;健康人為幫助有需要的人而履行的公民義務。為這種行動支付報酬的想法將被視為“怪事”。但在美國,這是一個大生意。事實上,在當今糟糕的經濟中,大約1.3億美國人無力為食物、住房或醫療保健等基本需求買單,買賣血液是美國為數不多的蓬勃發展的行業之一。

  自2005年以來,美國的血液收集中心數量增加了一倍多,血液產業現在占美國出口總值的2%以上,即,現在美國人的血液比覆蓋美國心臟地帶廣大地區的玉米或大豆產品更值錢。美國供應了全世界70%的血漿,主要是因為大多數國家出于道德和醫學方面的理由禁止了血漿出口。根據一份行業報告,2016年至2017年間,美國血漿出口增長了13%以上,達到286億美元,預計血漿市場將“輝煌成長”。大多數出口到了富裕的歐洲國家,例如,德國購買了美國全部血液出口的15%。中國和日本也是主要客戶。

  主要是血漿,這種在體內運輸蛋白質、紅細胞和白細胞的黃金液體,才使它如此搶手。獻血對治療癌癥等疾病至關重要,進行手術時通常需要血漿。孕婦也經常需要輸血來治療分娩期間的失血。與所有成熟的行業一樣,一些嗜血的大公司,如格里福斯(Grifols)和CSL,已經主導了美國市場。

  但是,為了創造如此巨大的利潤,這些吸血鬼公司有意識地瞄準最窮和最絕望的美國人。一項研究發現,克利夫蘭的大多數獻血者從“獻血”中賺取了超過三分之一的自身收入。普林斯頓大學的凱瑟琳·艾丁(Kathryn Edin)教授指出,他們得到的錢簡直就是“每天2美元窮人的命脈”。密歇根大學的盧克·舍費爾(H. Luke Schaefer)教授,艾丁的《每天2美元:在美國幾乎一無所有地活著》的合著者,他告訴薄荷新聞:

  血漿銷量的大幅增長是由于缺少甚至沒有現金安全體系,加上勞動力市場不穩定。我們的經驗是:人們需要錢,這是人們出現在獻血中心的主要原因。

  幾乎一半的美國人是處于破產狀態的,全國有58%的人靠薪水生活,儲蓄不到1000美元。3700萬美國人餓著肚子上床睡覺,這其中包括六分之一的紐約人和幾乎一半的南布朗克斯(South Bronx)居民。在任何一個晚上,超過50萬人睡在大街上,還有數百萬人開著車或投靠朋友或家人。正是在這種背景下,數百萬赤貧狀態的人轉而出售血液來維持生計。從真正意義上說,這些公司正在收獲窮人的血液,名副其實地吸走他們的生命。

  “我看到我們已經進入晚期資本主義的‘收獲窮人的鮮血’階段“

  圖片來源:pic.twitter.com/ssOf8xBtUp-Adam H.Johnson(@adamjohnsonNYC)2017年1月14日

  薄荷新聞采訪了一些一直捐贈血漿的美國人。一些人不希望被認出來。但沒有人對這個系統和他們被利用的方式抱有任何幻想。

  安德魯·沃特金斯(AndrewWatkins)在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賣了約18個月的血,他說:“這些中心從來不在城市里的富裕地區,總是在那些可以得到無盡的窮人血液供應的地方,那些渴望以此獲取每周幾百美元的窮人附近。”

  出現在獻血中心的人是殘疾人、貧困勞動者、無家可歸者、單親父母和大學生。除了那些想賺點買酒錢的大學生外,這份帶血的收入可能是他們最簡單、最可靠的收入。當你處于這個社會層面時,你隨時都可能失去工作,但你總是有血的。在確定殘疾福利、食品券或失業資格時,賣血不算是工作或收入,所以對于那些完全沒有別的東西的人來說,這是一個資金來源。

  來自威斯康星州的瑞秋在七年的時間里獻了數百次血,她還評論了獻血者顯而易見的社會經濟構成:

  “我們很窮,你可以很容易地說,我們在收入群體的低端。他們用獎金鼓勵你獻血,你獻血越多,你得到的報酬更多,有拉朋友過來獻血的獎金,節日獎金等。”

  來自華盛頓特區的凱塔·庫里埃(Keita Currier)指出,她和她的丈夫別無選擇,只能持續拜訪在馬里蘭州的診所,但對他們的支付方式感到不滿。

  他們具有掠奪性,為你的血漿支付的價格是建立在隨心所欲的基礎上的。例如,我在一處捐了五次,第一次得到75美元,然后得到20,20,30,50,25,這是隨機的。沒關系,但他們知道你處于絕望的狀態,如果你不為你的30美元獻血,那你不會得到下一次賺50美元獻血的機會。很顯然,血漿值幾百美元,所以你被碾壓成這樣也不足為奇。

  使美國的窮人化為行尸走肉

  受訪者都同意,他們確實被剝削了,只是通過不同的方式。處于絕境中的美國人可以每周捐贈兩次(每年104次)。但是失去那么多的血漿會產生嚴重的健康后果,舍費爾教授警告說其中大多數還沒有被研究,他強調需要更多的研究。大約70%的獻血者經歷健康并發癥。獻血者血液中的蛋白質含量較低,導致他們被感染和患肝腎疾病的風險更大。許多長期獻血者患有近乎永久性的疲勞,并且近乎貧血。所有這一切,平均每次30美元。瑞秋描述了許多工作窮人發現自己處于可怕的“第二十二條軍規”(譯者注:指的是美國作家約瑟夫·海勒創作的長篇小說《第二十二條軍規》,在該小說中,根據“第二十二條軍規” 規定,只有瘋子才能獲準免于飛行,但必須由本人提出申請。但你一旦提出申請,恰好證明你是一個正常人,還是在劫難逃?!兜诙l軍規》小說的英文名字“Catch-22”,已經成為英語中“難以逾越的障礙”或“無法擺脫的困境”的、自相矛盾的、“坑爹”的、荒謬的、帶有欺騙忽悠性質的暗黑規則的代名詞。)困境中:

  我被拒之門外兩次,一次是因為脫水情況太嚴重,一次是貧血。貧窮造成了一個糟糕的悖論,我沒飯吃,而因為我沒飯吃,我的鐵含量不夠高,就無法獻血。那是我們一周的減薪,我急需的房租、付賬單和醫療費用啊。

  在CSL Plasma的促銷圖片中顯示了馬里蘭州的血漿中心,CSL Plasma是主導市場的最大公司之一

  耐力運動中常見的作弊方法是在比賽前向身體注入額外的血液,從而極大地提升你的成績。但提取它有相反的作用,讓你遲鈍和疲憊幾天。因此,這種使人衰弱的做法正在使美國的窮人化為行尸走肉。

  獻血的過程不是愉快的。庫里埃在不斷獻血之后指出,“淤青變得糟糕……有時,他們找不到血管,或者他們插錯了,他們不得不調整你皮膚下的針管”。她說,只是想到這些就把她嚇壞了。她的丈夫不得不暫時停止獻血,因為他的老板認為他在吸食海洛因,手臂上有針孔的痕跡。

  沃特金斯表示贊同。他回憶道:“你總是能分辨出有人用那根針做了多久。”一旦他們在那里一年左右,他們已經針扎過成千上萬的人,只要輕拍你的肘部一次,把針滑入靜脈就沒有問題。新人會錯過靜脈,甚至戳破靜脈,或試圖用針尖尋找它,這將留下可怕的淤青(皮下出血)。

  對病人的舒適度也沒有什么考慮。正如沃特金斯所解釋的,為了血漿保存完好,恒溫器總是被降到50-60華氏度左右。一旦取下琥珀色血漿,冷卻的血液就會在痛苦的過程中重新注入,感覺就像冰被插入體內一樣。他指出:“加上已經寒冷的氣溫,這簡直要將人逼瘋。”

  因此,美國的那些如同行尸走肉的窮人除了因為這些不適得到報酬,幾乎像吸食海洛因的癮君子一樣,精神枯竭,手臂同樣傷痕累累,有被針刺的痕跡。但是,據受訪者說,也許最糟糕的事情是整個過程的不人道。

  獻血者被公開稱量,以確保他們足夠重。肥胖者對嗜血的公司更有價值,因為他們可以安全地每期提供更多的血漿(同時收到相同的補償)。沃特金斯說:“他們確鑿無疑地把你變成一種字面意義上的產品。它具有深刻的剝削性,從這里可以看出資本主義已經‘發展’到了什么程度。”

  許多獻血中心有巨大的規模,數排幾十臺機器在運作,試圖滿足吸血鬼公司的貪心。沃特金斯(Watkins)說,不乏人類“受害者”愿意在電池農場被當作動物對待,以換取幾美元的報酬。他指出:“這是從人類礦山中提取液態黃金的裝配線”。

  庫里埃還強調了工作人員的待遇以及她曾拜訪過的馬里蘭州診所即將采取的削減成本措施:

  通常這些地方人手嚴重不足,這意味著他們經常不換手套,而且工作遠遠超量。每一次你至少需要在那里待2-3個小時,這意味著,為了這20塊錢,你必須花上一整天,目的就是讓你接下來的幾天能過得下去。這是令人沮喪的,坦率地說,我們不得不像這樣尷尬地忙碌。每次獻血后,我都感覺非常糟糕。

  剝削達到新水平

  但是,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的診所里,對人體的剝削已經達到了新的水平。每周,成千上萬的墨西哥人以臨時簽證進入美國,向營利性制藥公司出售血液。這種做法在墨西哥以健康為由被禁止,但在邊境以北完全合法。據ProPublica稱,邊境沿線至少有43個獻血中心,主要用在法律上含糊不清的手法掠奪墨西哥人。

  根據瑞士一部關于這個問題的紀錄片,這些公司在他們接受的血液的清潔度上幾乎沒有任何檢查措施。一些接受采訪的獻血者承認他們是吸毒者。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追求可觀的利潤,這是獻血者們很清楚的。

  來自威斯康星州的瑞秋承認,我這樣做是為了錢,我想我們都是為了錢。但這并不是一個方便公開講的事情,因為有“幫助病人”這樣冠冕堂皇的名義掩蓋它。但是,我偶爾通過一些無關痛癢的提問,明白了這是一個什么樣的行業。每人每次捐贈的血漿價值超過600美元,也從來沒有人說明這一切究竟是為什么。

  來自賓夕法尼亞的安德魯同意這點,他冷漠地說:

  我知道我的血漿每捐獻一次(給別人)就值幾千美元,因為我親眼目睹了我所在城市的一家醫院向血友病患者收取的血小板費用,所以他們支付那么一點錢簡直就是可笑,但只有一個買家提供的是人道的水平。如果你很窮,沒有其他選擇,你將接受40美元,你可以得到它。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來自佐治亞州的社會工作者邁克爾(Michael)賣血以換取額外的現金,他對整個情況深感蔑視。“我認識很多人,他們依靠賣血漿來賺錢。很多時候,它是為了養育孩子或買處方藥,諸如此類,”他說。

  從那些幾乎沒有選擇的人那里榨取血汗錢絕對是可悲的。

  鼓勵學生賣血來交學費的廣告。推特 |@tjulrich

  大制藥公司對年輕人的血液特別感興趣。格里弗爾斯發起的一個廣告活動,故意針對工人階級的學生。他們采用了《需要書嗎?不用擔心,捐贈血漿就搞定!》的標題。在抗衰老技術成為最新趨勢的硅谷,年輕人的血液需求量很大。安布羅西亞公司(Ambrosia)對上了年紀的科技公司高管收取8000美元的治療費,為他們注入年輕人的血液,把這些人變成吸血者的方式多種多樣。盡管沒有臨床證據表明這種做法有任何有益的效果,但生意還是很紅火。貝寶(PayPal)聯合創始人、特朗普的代理人彼得·蒂爾(Peter Thiel)是一位忠誠的客戶,據報道,他正在斥巨資資助抗衰老初創公司。蒂爾聲稱,我們已經被“每個人死亡不可避免”的意識形態所欺騙,并相信他自己的不朽可能就在眼前,這一觀點已經引起了學者和評論家的深切關注。

  新興而蓬勃發展的血液市場是近代美國資本主義反烏托邦的完美體現。收集窮人的鮮血,以滿足超級富豪不切實際的永生夢想,這一不人道的過程讓前者變成了會走路的活僵尸,而后者變成了吸血鬼,以年輕人的鮮血為食;一個真正的美國恐怖故事,值得史蒂芬·金(譯者注:西方知名懸疑小說家,代表作《肖申克的救贖》)或H.P.洛夫克拉夫特(譯者注:西方知名恐怖小說家,克蘇魯神話的代表人物)大書特書。正如威斯康星州的瑞秋所說:

  這確實是一個“從石頭中榨取血液”的行業。

  本文為激流網首發,如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原文鏈接:

  https://mronline.org/2019/12/06/harvesting-the-blood-of-americas-poor-the-latest-stage-of-capitalism/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司馬南:論“八角婆現象 ”
  2. 對群眾,還是不要用外交辭令的好
  3. 孫錫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樣吧!
  4. 雙石:雙爺我就知道,武漢人對方大媽不會失聲
  5. 奉勸公知:收手吧!
  6. 能否變廢為寶?——也談方方武漢封城日記的影響
  7. “別了,司徒雷登”——特朗普撕掉了公知們的最后一塊遮羞布
  8. 元先生M國演講實錄:誰才是抗疫主力
  9. 美國加關稅,完全是個障眼法
  10. 抓住機會,果斷出擊
  1.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2. 武漢零號病人終于找到了!果然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
  3. 某些人不能太下賤
  4. 范景剛:打贏一場戰勝美帝霸權主義的人民戰爭
  5. 諸多信號表明,我國糧食價格即將全面上漲
  6. 美國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開信 真相讓人吃驚!
  7. 范景剛:學習毛澤東還是學習薩達姆?
  8. 憲之:“黑色眼睛”視野下的抗疫中國 ——方方們的公知話語邏輯
  9. 張志坤:中美已到結束斗爭而求團結的時候了嗎?
  10. 會不會有“里應外合”的可能?
  1. 郝貴生:從北大李玲教授的“兩個凡是”談起
  2. 女漢學家見證毛鄧的時代差異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對決
  4. 郝貴生:從“遞哨人”艾芬醫生抗“疫”經歷談“權力”的本質
  5. 吳銘:關于前三十年若干問題對某網友的回復
  6.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7. 范景剛:這是為什么?
  8. 第一批和第二批衛健委專家組全部來自北京,說明什么?
  9. 一個被放棄的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中國經濟總體設計構想
  10. 武漢疫情趨好,有關部門卻做出荒唐事!
  1. 灄水農夫:紙船明燭送瘟神,人民情懷耀今古——學習毛主席《送瘟神》詩二首
  2. 美國確診數超過中國全球第一!一線醫療人士爆實際死亡遠高于統計
  3.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4.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5. 一場突如其來的裁員潮
  6. 如此引進美資究竟是為什么?
博彩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