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國際 > 國際縱橫

蘇萊馬尼與伊朗獨特的地區戰略

Ali Soufan · 2020-01-13 · 來源:國政學人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伊朗的“抵抗軸心”是建立在蘇萊馬尼對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和也門代理人的控制之上的,也是建立在當地國家政權與受伊朗支援的民兵勢力的聯姻之上的。這種模式的成功將對中東地區產生久遠的影響。

  【題目】Qassem Soleimani and Iran’s Unique Regional Strategy

  【作者】Ali Soufan,前聯邦調查局特工,曾在反基地組織前線作戰。

  【編譯】朱文菡(國政學人編譯員,倫敦大學亞非學院)

  【審讀】丁偉航

  【排版】高佳美

  【來源】Bouffant, A. (2018). Qassem Soleimani and Iran’s Unique Regional Strategy. CTC Sentinel, 11(10), pp.1-12.

  《反恐前哨》是每月出版的獨立學術期刊,依托美國西點軍校(USMA)社會科學系下屬反恐研究中心設立。該中心于2003年由私人資本成立,在打擊恐怖主義、國土安全和內部沖突等專業領域提供教育、研究和政策分析。

  蘇萊馬尼與伊朗獨特的地區戰略

  Qassem Soleimani and Iran’s Unique Regional Strategy

  譯者注

蘇萊馬尼的職業生涯

1970年代

在1979年4月成立后不久,即加入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經過基礎訓練后,升任新兵教員。

1980年代

兩伊戰爭(1980年9月至1988年8月)時期,蘇萊馬尼在戰爭期間幾乎在前線每一寸土地上戰斗過,參與了許多重要戰役;

升任革命衛隊第41師師長。

1990年代

后兩伊戰爭時代,被派回家鄉克爾曼省參加這一地區的反毒品戰爭。

最遲于1998年3月,升任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下屬圣城旅指揮官

90年代后期加入阿富汗北方聯盟反對塔利班政權的作戰

2000年代

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后,指揮圣城旅支援什葉派民兵組織抵御美軍及其盟軍

2006年,在指導黎巴嫩真主黨對以色列作戰中發揮戰略性作用

2008年在發送給美國將軍的短信中聲稱“控制著伊朗對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加沙和阿富汗的政策”

2010年代

指揮伊朗在敘利亞內戰(2015年至今)、伊拉克內戰(2014年至今)和也門內戰(2015年至今)中直接或間接的軍事存在

 

蘇萊馬尼扶持的伊朗在各國的主要代理人

正義聯盟

伊拉克

巴德爾組織

法蒂瑪旅(阿富汗民兵)

敘利亞

Zeynabiyoun旅(巴基斯坦民兵)

真主黨

黎巴嫩和敘利亞

胡塞武裝

也門

  編者按

  新年伊始,即迎來美伊攤牌。蘇萊馬尼何許人也?他與什葉派新月帶有何關聯?為什么什葉派新月帶會動了美國的奶酪?本文由美國軍方角度,展現敵人眼中的蘇萊馬尼及其威脅所在。

  文章導讀

  近年來,從黎巴嫩、敘利亞到伊拉克和也門,伊朗已將其力量部署至整個中東地區。其成功的秘訣之一在于將民兵與國家政權相結合的獨特戰略,這一戰略部分源于黎巴嫩真主黨的模式。其眾所周知的總工程師便是執掌伊朗圣城旅多年的蘇萊馬尼將軍。他是當今中東毋庸置疑的最具權力的將軍,也是伊朗最受歡迎的人之一和下任總統的有力競爭者。

  盡管經濟上步履維艱,今日伊朗仍將自身塑造為中東地區首屈一指的軍事和外交力量,并成為沙特角逐地區霸主的一大勁敵。這歸功于伊朗的一系列政策,包括靈活的外交政策、與普京領導的俄羅斯結成戰略同盟、為多國什葉派民兵提供武器、指導和經費。在后者,伊朗似乎開創了一種將民兵與國家政權相結合的戰略,這一戰略在黎巴嫩、敘利亞、伊拉克和也門被證實有效。

  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下屬圣城旅指揮官卡西姆·蘇萊馬尼將軍被視為這些政策的總工程師。盡管在伊朗國內廣受尊崇并在中東戰場上讓敵人聞風喪膽,他在西方世界卻并不知名。但事實上,不了解蘇萊馬尼就遠遠談不上了解中東。他一手建立起一條從阿曼灣穿過伊拉克、敘利亞和黎巴嫩,一直延伸到地中海東海岸的影響之?。词踩~派新月帶),這在伊朗被稱為“抵抗軸心”。如今,隨著其支持的阿薩德政權在敘利亞內戰中將告勝利,這一聯盟(即什葉派新月帶)已經足夠穩固以至于蘇萊馬尼可以一路驅車從德黑蘭至黎以邊界而不會遭到任何阻攔。而且,正如摩薩德(以色列情報機構)負責人尤西·科恩(Yossi Cohen)所指出的那樣,伊朗向其主要地區代理人黎巴嫩真主黨運送火箭彈也可以走同一路線。

  本文回顧了蘇萊馬尼的職業生涯,并評估了他對伊朗地區崛起所作的貢獻。

  一、“來吧,咱們走著瞧”伊朗哈馬丹市,2018年

  作為一名行事低調、作風謙遜的人,蘇萊馬尼在2018年夏天的一場演講中罕見地炮轟美國總統特朗普。此事源于后者針對其名義上的上司伊朗總統魯哈尼的一條不客氣的推特。

  “致伊朗總統魯哈尼:別再威脅美國了,否則你將遭受前所未見的惡果。我們不再是過去那個對你們喊打喊殺的言論忍氣吞聲的國家了。小心點!”

  在距伊朗首都德黑蘭西南200英里的哈馬丹市發表演講時,蘇萊馬尼罕見地炮轟了美國總統特朗普。

  “美國總統在推特上發表愚蠢的言論。偉大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總統不會屈尊與其一般見識,但我作為偉大祖國的一名普通士兵要對此作出回應。你以前所未有的姿態恫嚇我們。首先,就任總統一年有余,特朗普還在使用那種賭場和酒吧式的言辭。他以一種酒?;蛸€場經理的方式與世界對話。”

  通常,聽眾們會懷著虔誠的靜默聆聽蘇萊馬尼的演講。但這次,聽眾們回報以同樣的熱情,仿佛在看脫口秀般,不時發出笑聲、掌聲、口哨聲、尖叫聲甚至評論聲。

  隨后,蘇萊馬尼也對美國發出了威脅。

  “賭徒特朗普先生!你清楚我們在這一地區的實力。你知道我們應對非對稱作戰的能力。來吧,咱們走著瞧。在你目之所及,我們是你在這一舞臺上真正的對手。你知道發生戰爭對你們來說意味著失去一切。你們大可放馬過來,但我們才是戰爭的終結者。”

  能夠對美國發出如此霸氣威脅的,也就是蘇萊馬尼了。有美國評論員把他比作約翰?勒卡雷(John LeCarré)筆下無處不在卻又行蹤詭秘的蘇聯特務卡拉,也有人稱他為“真正的伊朗外長”。這些說法不無道理。因為事實上,蘇萊馬尼幾乎只手掌管著伊朗的大量外交政策。在過去二十年里,蘇萊馬尼可以直接向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進諫,而后者也盛贊其為“革命的活烈士”。在海外,蘇萊馬尼也與敘利亞、黎巴嫩、伊拉克甚至俄羅斯領導人過從甚密。

  蘇萊馬尼自然引起了國際社會的注意。美國政府指責其追求核武器、支持恐怖主義、踐踏人權以及2011年試圖在華盛頓一家餐廳暗殺時任沙特駐美大使(即現任沙特外交大臣朱拜爾)。盡管西方普通民眾很少聽聞蘇萊馬尼的大名,但他們的情報部門卻希望這個名字不要出現得過于頻繁。

  蘇萊馬尼是伊朗輸出革命的核心人物。通常來說,民兵和政府是對立的。但蘇萊馬尼通過支援民兵,使其從內部與政府建立合作,從而將民兵與國家政權結合起來成為一個整體。黎巴嫩真主黨是其中最為突出的一例,但絕不是個例。

  二、偷羊賊:伊朗、伊拉克和阿富汗,從1953年到2002年

  出身于伊朗東南部與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交界的克爾曼省山村,蘇萊馬尼原本與權力毫無交集。在這個地方,部落政治遠比500英里外的中央政府更具影響力。

  由于巴列維國王在“白色革命”期間推行的一項拙劣的土地改革,蘇萊馬尼的父親欠下政府近9000里亞爾的債務,這筆僅約合100美元的欠款使這個家庭瀕臨破產。為補貼家用,年僅13歲的蘇萊馬尼不得不輟學前往省會的建筑工地打工。到1978年推翻國王的伊朗伊斯蘭革命爆發時,他已經成為市水務局的一名技術員。

  在此之前,年輕的蘇萊馬尼幾乎對政治漠不關心;但在1979年4月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成立后不久他就加入了革命衛隊,找到了自己的終身使命??梢酝茰y,他在當時一定得到了某人的賞識,因為在完成基本訓練后不久他便升任新兵教員,從此開啟了仕進之途。

  從很多方面來看,蘇萊馬尼的晉升軌跡都與伊朗在過去四十年間的地區崛起緊密相關。蘇萊馬尼的前線作戰生涯始于伊朗伊斯蘭革命后的一次叛亂,當時他所在的連隊被派往西北部鎮壓庫爾德分離主義起義——這次行動至今仍被視為革命衛隊的榮譽勛章。正是在這期間年僅22歲的蘇萊馬尼遇到了年僅23歲的特工內賈德。近三十年后,在蘇萊馬尼的支持下,內賈德成為伊朗史上最強硬的總統之一。

  1980年9月,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伺機入侵伊朗,企圖從革命后的混亂中漁利。在近十年的兩伊戰爭中,蘇萊馬尼幾乎在前線的每一寸土地上戰斗過,從1981年收復博斯坦,到1987年入侵伊拉克庫爾德斯坦時遭受薩達姆的化武襲擊,再到1988年促成雙方?;鸬姆▕W半島遠征。

  蘇萊馬尼因善待屬下而聲名鵲起。在作戰期間,由于每次偵察都會順回山羊或其他牲口來養活屬下的習慣,他被冠以受人愛戴的“偷羊賊”的別名。他還經常公開質疑長官,比如曾指責時任總司令穆赫辛·禮薩伊(Mohsen Rezai)“我們對于戰爭沒有任何規劃!”這些都沒有阻止他升任革命衛隊第41師(又稱塔拉赫,伊瑪目?侯賽因的別名)師長。自此,他開始接觸到頂層人物,這一時期的一張照片顯示他坐在時任伊朗總統(現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右手邊用餐。

  1988年結束與伊拉克的戰爭后,蘇萊馬尼被派回家鄉克爾曼省,打擊威脅到該地區秩序的毒品黑手黨。正如美國的“毒品戰爭”一樣,這是一場血腥的行動;但僅僅三年時間,蘇萊馬尼就解決了這一問題,獲得了當地居民的持久擁戴。

  此后的六七年蘇萊馬尼的生活鮮為人知,但1998年他升任圣城旅指揮官。作為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的特種部隊,圣城旅負責在海外支持親伊朗的政權和民兵。正如本文后面將會展示的,他在這項事業上成果卓著,建立或加強了與這一地區什葉派民兵和政黨的聯系,包括對敘利亞阿薩德政權的扶持。

  與此同時,當時新上任的總統哈塔米還命他負責與鄰國阿富汗塔利班的對抗行動。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后一次,他對部落文化和政治的熟悉使他能夠應付通常被稱為“大撒旦”的領袖。當他回到德黑蘭后,關上門,他一邊對在反對塔利班的行動中“與美國的合作感到滿意”,一邊開始在最高的政治層面上沉思“也許是時候重新思考與美國人的關系了”。

  然而,美伊合作由于2002年1月小布什總統指責伊朗追求核武器、輸出革命、鎮壓人權并將其標為“邪惡軸心”之一而告終。蘇萊馬尼取消了與美方接下來的會面,美伊關系迅速降溫。

  更糟的情形即將到來。

  三、當我們拒絕時,他就會制造麻煩”伊拉克,從2003年到2011年

  伊朗伊斯蘭共和國與敘利亞阿薩德政權淵源很深,可以回溯到兩伊戰爭期間阿薩德的父親哈菲茲為重創伊拉克經濟關閉了一條關鍵的石油管道。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又使敘利亞與伊朗都意識到一旦美國在伊拉克取得勝利自己就會成為美國的下一個目標,因此二者抱團更緊。

  為打擊美國的占領,蘇萊馬尼幫助敘利亞情報部門打通了輸送遜尼派圣戰分子到伊拉克的通道。這些圣戰分子一到伊拉克就用伊朗提供的路邊炸彈襲擊美軍。

  很快,通過向伊拉克境內輸送什葉派民兵作為代理人,蘇萊馬尼的干涉更直接了。在他的領導下,圣城旅組織了很多民兵襲擊美軍及其盟軍。這些組織造成了上百起死亡事件。其中一個名為正義聯盟的組織宣稱其從2006年成立到美方2011年撤軍一共制造了6000多起襲擊,五年不間斷地平均每天制造3起襲擊。

  2006年,蘇萊馬尼放松了對正義聯盟的指導,將精力集中于扶持另一代理人黎巴嫩真主黨與以色列不斷升級的沖突。由于蘇萊馬尼缺席伊拉克作戰,美軍在伊拉克的傷亡明顯下降。在從黎巴嫩回來后,他寫信給美國同僚,“希望你有好好享受巴格達(伊拉克首都)此前的平靜祥和。我當時在貝魯特(黎巴嫩首都)可是很忙的!”

  2005年伊拉克重建政府后,蘇萊馬尼的影響力也蔓延到了戰后伊拉克。在新總理領導下,蘇萊馬尼的代理人巴德爾組織控制了內政部和交通部。2005年到2014年擔任伊拉克總統的塔拉巴尼在1990年代領導庫爾德人反抗薩達姆時獲得了革命衛隊的許多幫助,蘇萊馬尼充分利用了這一點?!都~約客》記者引用一位情報官員的話說,他從未見過平時可怕的塔拉巴尼“對任何人如此尊敬,他真的嚇壞了”,他還引用塔拉巴尼的庫爾德親信的話說,“當我們拒絕蘇萊馬尼時,他就給我們帶來麻煩,比如轟炸或射擊。”

  在2008年早些時候,蘇萊馬尼還用塔拉巴尼的私人手機給美國將軍發送了威脅短信,仿佛塔拉巴尼只是他的郵遞員。在私下里,美國國務院稱他為“指導伊朗制定和實施伊拉克政策的關鍵人物,職權僅次于最高領袖哈梅內伊”。

  蘇萊馬尼嘲諷美國官員的習慣并沒有隨著美國2011年撤軍而停止。2017年,時任中央情報局局長(現任國務卿)蓬佩奧致信蘇萊馬尼,警告他管好軍隊不要進犯美國在伊拉克的利益,得到的回應是“我不會讀你的信,也沒什么和這些人好說的”。

  四、“我們必將見證勝利”敘利亞和伊拉克,2011年至今

  當2010年晚些時候阿拉伯之春爆發時,蘇萊馬尼立刻從中覺察到了伊朗的潛在利益。2011年5月,他在庫姆市的一次演講中宣稱“這為我們的革命提供了最大的機遇……我們必將見證革命在埃及、伊拉克、黎巴嫩和敘利亞的勝利。這是伊斯蘭革命的果實。”在隨后的幾個月,通過在敘利亞和伊拉克部署民兵,蘇萊馬尼使自身對于二者政權更加不可或缺。

  在這兩個國家的戰場上,蘇萊馬尼仿佛無處不在。你可能看到他站在卡車上,站在戰士們中間。他的追隨者由遍布各國的什葉派民辦組成,無論他們為阿薩德政權效力還是致力于打擊伊斯蘭國,他們都首先效忠于蘇萊馬尼。他們為他寫歌,還制作向他致敬的音樂錄像帶。

  隨著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蘇萊馬尼指揮他的部分伊拉克民兵前往敘利亞捍衛阿薩德政權。他還在其他國家為后者招募什葉派民兵。在他的指導下,這些民兵武裝在敘利亞戰功赫赫,包括從叛軍手中收復古塞爾。蘇萊馬尼希望盡力融合國家政權和民兵的力量,據報道其在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的秘密指揮部里,黎巴嫩和伊拉克民兵首領與伊朗和敘利亞的將軍們一起工作。

  2014年2月,伊斯蘭國占領了伊拉克北部人口近兩百萬的城市摩蘇爾。面對圣戰分子,數萬名伊拉克士兵和警察臨陣脫逃。到10月,伊斯蘭國已逼近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并炮擊該市國際機場。在伊拉克軍隊根本靠不住的情況下,首都已危在旦夕。蘇萊馬尼的什葉派民兵組織很樂意承擔拯救首都這項責任,蘇萊馬尼調遣了部分保衛阿薩德的伊拉克民兵越過邊界營救了伊拉克政府。參加這次行動的民兵武裝組建成立了與伊拉克政府相協調的傘式組織“人民動員組織”,其主要由與伊朗關系密切的什葉派團體組成。盡管并非完全置于蘇萊馬尼麾下,但其中最大最有戰斗力的一支聽命于蘇萊馬尼,且常獲益于美軍對伊拉克地面部隊的援助。

  在當年晚些時候的達沃斯論壇上,時任伊拉克總理阿巴迪感謝了伊朗迅速的救援,盛贊了蘇萊馬尼并點名他是伊拉克打擊伊斯蘭國的最重要盟友之一。

  今天,伊斯蘭國已不在伊拉克擁有任何有意義的領土,但“人民動員組織”并沒有隨之消失。截至2018年早些時候,其有10至15萬士兵,其中多數與伊朗結盟。即使伊斯蘭國行將就木,阿巴迪仍將“人民動員組織”稱為“囯家與地區的希望”。事實上,阿巴迪還加強了“人民動員組織”的權力,使其成為直接向總理辦公室報告的獨立的安全部隊。但面對什葉派穆斯林執掌“人民動員組織”的局面,阿巴迪政府面臨著將這一組織整合于自身麾下的管理難題。

  與此同時,“人民動員組織”還是伊拉克選舉中的一支重要力量。2018年,包括巴德爾組織在內的效忠于蘇萊馬尼的幾個大的民兵團體組建了一個政治聯盟即法塔赫聯盟,并在5月的議會選舉中贏得48個席位。這次選舉后的政治談判中,伊朗方面推舉巴德爾組織與法塔赫聯盟領袖阿米里為總理之位的首選候選人。阿米里從不掩飾他與蘇萊馬尼的友誼和對后者的欽佩。在2010年至2014年擔任伊拉克交通部長期間,他應蘇萊馬尼的要求允許伊朗飛機越過伊拉克領空為黎巴嫩真主黨輸送補給。

  蘇萊馬尼在伊拉克政治中的地位也得以維持。在2017年夏天從庫爾德人手中收復基爾庫克市之前,蘇萊馬尼還至少三次前往庫爾德斯坦代表時任伊拉克總理阿巴迪對庫爾德領導人發出警告,幾乎不費一兵一卒即促使庫爾德人撤出該城。隨后蘇萊馬尼也與往常一樣狡猾地將自己的人馬布置在該城的重要關口。

  新上任伊拉克總理馬赫迪將如何處理“人民動員組織”還尚待觀察。作為政治獨立人士,馬赫迪與伊朗和美國的交情都不深不淺。他的提名本身被視作伊拉克國內什葉派兩大政治派別之間的折中,或在更大層面上是美伊間的妥協。

  短期內,馬赫迪政府并無太大空間限制“人民動員組織”。伊斯蘭國一日不除,民兵對伊拉克的國防安全就仍必不可少。即使根除了伊斯蘭國,以該組織對伊拉克政治和軍事的深入滲透,其力量也難以忽略。事實上,主要由溫和派和技術專家組成的內閣中,馬赫迪也任命了“人民動員組織”委員會主席法利赫擔任內政部長。

  五、 召喚北極熊:莫斯科,2015年

  2015年年中,敘利亞局勢并未如蘇萊馬尼所期望的那樣。阿薩德武裝被叛逃問題困擾,在敘利亞最大城市阿勒頗,留下由伊朗支持的來自伊拉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民兵只身抵抗遜尼派叛軍。他們急需一支具備空中打擊能力的域外力量,這一求援重擔落到了蘇萊馬尼肩上。2015年7月,不顧聯合國禁止出鏡的制裁,蘇萊馬尼乘坐商業航班飛往莫斯科,與俄羅斯國防部長和普京總統本人進行會談。幾周后,他帶著俄羅斯的空軍掩護回到敘利亞戰場,率先發起了對叛軍和圣戰集團的聯合進攻。普京的干預決定性地扭轉了戰局,使其對阿薩德有利。2016年12月,蘇萊馬尼被拍到游覽阿勒頗歷史遺跡,幾天后,他的民兵與敘利亞政府軍并肩作戰收復失地。

  伊朗部隊在敘利亞戰場上作出了重大犧牲,他們從未在激烈戰斗中退縮。盡管官方數字為零,但華盛頓近東研究所估計,除2015年下半年俄羅斯空戰高潮期間伊朗地面部隊出動人數激增至3000人外,通常部署在敘利亞戰場的伊朗士兵約為700人。另據《華盛頓郵報》2017年10月的分析,2012年2月至2017年8月間,至少有349名伊朗士兵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喪生,其中包括至少39名蘇萊馬尼的革命衛隊同僚。

  但在蘇萊馬尼看來,這一代價顯然是值得的??紤]到伊朗的戰略重點,只要敘利亞仍在阿薩德家族控制下,敘利亞就處于伊朗影響之弧的西端。從阿富汗西部邊界延伸至地中海沿岸的什葉派新月帶,壓制了伊朗的主要地區對手沙特和土耳其。

  另外,伊朗還有培養“抵抗軸心”的經濟原因,建設從波斯灣的北方—南帕斯天然氣田(South Pars-North Dome gas field,也稱南帕爾斯北穹天然氣田,是目前世界上已知最大天然氣田)延伸至地中海的陸上天然氣管道需要多國合作。伊朗至黎巴嫩的什葉派新月帶已經改變了中東地區的地緣政治;在石油的支持下,確以成為一支不容忽視的力量。

  六、波斯貓的爪牙:黎巴嫩和敘利亞,2011年至今

  伊朗的最大關切始終是維持對其地區和全球最重要代理人黎巴嫩真主黨的補給渠道。在蘇萊馬尼的革命衛隊資助和訓練下,真主黨于1985年以目前的形式成立;當年的宣言宣告了其對時任伊朗最高領袖霍梅尼的終極效忠。2009年該組織更新為了不那么嚴格的霍梅尼主義宣言,但伊朗仍是其主要支持者。該組織秘書長2016年6月還公開說“只要伊朗有錢,真主黨就有錢”。這種支持對伊朗和真主黨雙方都同等重要。真主黨可以說是當今中東地區最重要的非國家行為體。沒有它,蘇萊馬尼的圣城旅無法如其所是的海外運作。沒有圣城旅,伊朗的地區力量不會如此強大。為了保住其最重要的代理人真主黨,伊朗必須提供補給。但由于以色列的??昭策?,直接向黎巴嫩真主黨輸送武器風險極大。借助與阿薩德結盟,伊朗的補給飛機得以在敘利亞大馬士革機場降落,再由陸路用卡車運至真主黨據點貝加谷地。這是伊朗及真主黨在敘利亞的最重要原因。

  多年來,蘇萊馬尼本人與真主黨高級指揮官穆格尼耶建立了密切聯系。2008年2月,以色列情報部門摩薩德計劃暗殺穆格尼耶,但由于其在關鍵時刻擁抱了未獲暗殺授權的老友蘇萊馬尼而逃過一劫。真主黨的近期歷史遵循了伊朗將民兵與國家政權相結合的戰略。自1992年以來,真主黨始終活躍在黎巴嫩政治舞臺,2005年以來始終在內閣占有席位。如今由于其席位保證,甚至對內閣決議擁有否決權。出身于基督教前將領的黎巴嫩總統在接受法國《費加羅報》采訪時也拒絕解除真主黨武裝,稱其“確保了我們對以色列的抵抗”。

  伊朗對真主黨支援的確切程度尚不清楚。2010年奧巴馬政府估計這筆錢大約每年在1億至2億美元之間。2009年以色列海軍攔截了一艘補給船,船上裝載有3000枚火箭彈、9000枚迫擊炮、20000枚手榴彈和超過500000枚小武器彈藥??梢钥隙ǖ氖?,敘利亞內戰期間,伊朗一定會追加對真主黨的支援。2018年初美國官員在接受《華盛頓郵報》采訪時估計伊朗對真主黨支援已猛增至每年約7億美元。

  在敘利亞,真主黨對伊朗金主的價值不可估量。從最初向什葉派民兵派遣軍事顧問,到直接參與血腥戰斗,真主黨無疑扭轉了敘利亞戰爭平衡。盡管有阿薩德和伊朗的支持,真主黨也付出了慘痛代價:該組織在敘利亞戰場上有近2000人喪生,約占整體戰亡人數的10%以上。這其中還包括一些資深將領。蘇萊馬尼老友穆格尼耶年僅23歲的兒子也在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空襲中與真主黨和革命衛隊高級將領一同喪生。

  蘇萊馬尼對真主黨的犧牲表示感謝。2015年1月,他被拍到在安葬著包括穆格尼耶之子在內的墳冢邊獨自閱讀古蘭經。

  盡管損失慘重,參與敘利亞作戰還是增強了真主黨的實力。真主黨已從伊朗獲得了一系列先進武器,包括無人機和反坦克武器。伊朗還幫助其在黎巴嫩境內發展地下兵工廠。真主黨在敘利亞戰場上積累了作戰經驗,不僅與革命衛隊合作,還與敘利亞和俄羅斯部隊協調行動。通過向他國什葉派民兵提供培訓指導還擴大了其在敘利亞、伊拉克甚至巴基斯坦的影響網絡。因此,難怪真主黨副領導人說“我認為我們在敘利亞取得的成果遠遠超出了我們付出的代價”。

  七、玩場大的:也門,2015年至今

  蘇萊馬尼的區域霸權計劃并不止步于敘利亞、伊拉克和黎巴嫩真主黨。在阿拉伯半島最南端,他還在加碼爭取另一支什葉派武裝——也門胡賽武裝。

  胡塞武裝的意識形態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有著驚人的相似,從民兵的信條即可窺見一二:“死于美國,死于以色列,詛咒猶太人,贏得伊斯蘭的勝利”。最初伊朗對胡塞武裝的支持是“投機性的”,包括有限的武器、經費、培訓和指導。據推測,伊朗在這一階段的意圖只是想要給沙特增添麻煩而不是戰略攤牌。但情況在2015年發展了轉變,當時沙特為制衡“什葉派干預”,開始自稱為“遜尼派保護者”,加大了對地區局勢的干預力度。從一開始,沙特發動的空襲行動就借助了美國的空中監視和補給。從地緣政治角度來看,沙特原本想速戰速決,消除分散其注意力的南部麻煩。但事與愿違。

  首先,這場沖突加劇了也門社會的派別沖突,什葉派和遜尼派的爭端幾乎是從無到有。其次,空襲造成了僅次于敘利亞的人道主義災難。截至2018年6月,轟炸造成了近10000名平民喪生。聯合國調查顯示盡管各方都犯有暴行,但大量的平民傷亡還是歸咎于沙特的空襲行動。據聯合國調查,沙特將炸彈投向了民屋、賓館、市集、葬禮、婚禮、監獄、漁船和診所——這些原本是被提前列入白名單的。另一家獨立機構的調查也顯示,空襲的近三分之一是非軍事目標。更不用說切斷電力供應和后續饑荒、疫情帶來的巨大平民傷害。

  沙特親手將也門人推向了對手??梢哉f,沙特對也門轟炸制造的平民傷亡越多,胡塞武裝吸引的支持就越多。事實上,外部干預正是胡塞武裝募兵的最佳宣導。

  然而由于內部的宮廷斗爭,沙特對也門的政策短期內不大可能改變。沖突升級是沙特王儲小薩勒曼的標志性倡議。始于2015年的空襲正是時任國防大臣小薩勒曼提出的政策,這一政策除了對付伊朗,還旨在借挑起沙特內部的民族主義來提升對王室的支持。2017年6月,國王之子小薩勒曼通過宮廷政變,取代了原本對也門采取溫和政策的原王儲即國王侄子納耶夫。作為新任王儲和實際上的政府首腦,小薩勒曼將聲譽建立在也門問題上,除非他能找到體面的方式,否則不太可能步下臺階。

  在撰寫本文時,沙特記者卡舒吉被殺案對也門局勢的影響尚不明晰??ㄊ婕粴⒑?,沙特和小薩勒曼都遭致國際社會批評,威脅到沙特的外交和金融穩定,而這對小薩勒曼的國內野心和經濟抱負至關重要。這一危機對小薩勒曼權力的打擊可能是永久的,也會使沙特在面對戰爭時更為審慎。

  某種意義上,胡塞武裝代表著對伊朗的民兵與政權結合模式的神化。胡塞武裝并未試圖推翻政府,他們甚至打算和流落沙特難民營的前總統薩利赫結盟。擔任也門總統二十年之久的薩利赫在政府部門尤其軍隊中都不乏忠實追隨者。2014年9月,當胡塞武裝和薩利赫的同盟重返也門首都時,幾乎不費一兵一卒就接管了政府。胡塞武裝開始將其勢力安插進政府部門,有效地建立起“影子政府”,還廢除了忠于薩利赫的共和黨衛隊等軍事單位。

  在這里,真主黨的另一“黃金配方”也發揮了作用——將民兵組織即胡塞武裝與人民即扎伊迪教派結合起來。薩利赫并不了解這一布局的厲害;到了2017年10月,薩利赫試圖轉而尋求沙特方面的支持,但為時已晚。

  2017年3月,蘇萊馬尼召開一次高級別會議,討論如何強化胡塞武裝。會后,一名匿名伊朗官員告訴路透社記者“也門是真正的代理人戰爭正在上演之地。贏得也門可能重新定義中東地區的力量均勢”。另一人也透露伊朗的計劃是“在也門扶持一支類似于黎巴嫩真主黨的民兵組織來對抗沙特”。為此,伊朗開始向胡塞武裝提供一系列援助,包括反坦克火箭、地雷、??諢o人機和遠程導彈。2017年4月以來,胡塞武裝平均每月使用無人機對沙特進行六次打擊,還利用伊朗鯊-33無人艇(Shark-33 drone boats)對沙特護衛艦和紅海油田進行打擊。他們還使用伊朗制導彈打擊沙特本土,包括2017年11月使用飛毛腿導彈差點命中利雅得機場。胡塞武裝利用這些武器之快說明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和黎巴嫩真主黨除了提供武器,可能還一并提供了訓練和支援。

  八、推遲的敵人:基地組織,2001年至今

  2018年5月,就在他發出那條對魯哈尼總統不敬的推特之前,特朗普在白宮對伊朗外交政策提出了更實質性的批評,“伊朗政權支持真主黨、哈馬斯、塔利班和基地組織等恐怖主義代理人和民兵”。但是基地組織和真主黨是同一類嗎?蘇萊馬尼是否像支持黎巴嫩真主黨那樣支持敘利亞?顯然不!

  伊朗和基地組織之間相去甚遠。首先,基地組織是遜尼派武裝,其最終目標是建立遜尼派伊斯蘭國家,在這樣的國家,什葉派至多算二等公民。其次,蘇萊馬尼的什葉派民兵至今還在和基地組織內兩大集團斗爭。這些障礙不至于讓伊朗和基地組織無法合作,但會使其長期關系難以維持。他們不僅會相互利用,還會相互憎惡。

  9.11事件后,有基地組織成員逃到伊朗這個與美國尖銳對立、美國力量無法抵達的國度。前基地組織頭目毛里塔尼逃至伊朗,并于2001年12月蘇萊馬尼會面。但之后,蘇萊馬尼卻將其用作與美方交換情報。此后,藏身伊朗的基地組織成員接連被逮捕、拘留和驅逐出境。

  蘇萊馬尼逐漸意識到藏身于伊朗的圣戰分子是一項戰略資產?;亟M織成員尤其本拉登的家人可以被用作討價還價的籌碼。由于親密家人掌握在伊朗手中,本拉登經常為他們的生活所困擾。后來基地組織也獲得了自己的籌碼。用綁架的伊朗外交官來交換本拉登的家人和基地組織的重要成員。

  伊朗和基地組織之間是一種不穩定的平衡。他們在某些事情上利益一致,比如都致力于削弱西方及其在海灣地區的盟友。

  伊朗和基地組織,與其說是代理人關系,不如說是相互敲詐。顯然他們都不信任對方。2010年伊朗人釋放其最愛的妻子后,本拉登還要檢查以確保她身上沒有安裝GPS追蹤器。伊朗在成為基地組織人員、資金和溝通渠道數年后,雙方依然毫無友善可言?;亟M織高級頭目阿納斯利比在給本拉登的私人信件中怒罵伊朗人是“上帝的敵人”和“舉止與猶太人相似的人”,并祈禱“上帝報復他們和他們的邪惡領袖哈梅內伊。”最后,他補充了一句對于圣戰分子而言也許是終級侮辱的評論:“以色列都比他們更有價值”。

  因此,毫不意外沒有任何令人信服的證據能說明伊朗與基地組織在某次行動或襲擊上存在合作。一位曾被關押在伊朗的高階圣戰分子寫道,美國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都是基地組織的敵人,只不過美國是“當前的敵人”,而伊朗是“推遲的敵人”。就像離婚一樣,當二者分崩離析時,局面將會一團糟。

  九、避開聚光燈還是追逐聚光燈?蘇萊馬尼的公眾形象,2015年至今

  盡管位居高位,蘇萊馬尼始終扮演著一位厭世的戰士,他也很適合這個角色。他的大部分公開露面也是在對烈士表達尊敬,他說“戰爭結束時,正直的圣戰者悲傷地握著他的手。我們輸了,烈士贏了。”隨著權力的增長,他還會繼續保持謙遜,除非是被美國總統的推特激怒。

  盡管如此低調,他在自己的國家是一位偶像人物。據報道,至少有十個推特賬號在宣傳他。這些賬號以互聯網方式曬出蘇萊馬尼的圖像和言論。

  蘇萊馬尼的聲望不限于個人或官方渠道,在政治集會和抗議中他的肖像也無處不在。有電影明星是他的死忠粉絲,在領獎時自稱“蘇萊馬尼腳下的塵土”。如此高漲的人氣自然引出一個問題,即他是否追求政治權力甚至總統寶座。他在強硬派中的聲譽幾乎無可挑剔。

  此外伊朗的社會問題也為他創造了機遇。最近幾個月里亞爾近乎崩潰,據報道在黑市里亞爾兌美元匯率創下歷史新高。面對金融危機和物價飛漲,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罕見地將矛頭指向總統魯哈尼。2018年8月經濟部長遭到彈劾,兩天后魯哈尼在議會前被召見回答尖銳的經濟問題。魯哈尼在會上承認犯錯。

  并且隨著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和與沙特的持續地區爭端,伊朗人變得越來越民族主義。有充分的證據表明,伊朗人會很樂意考慮第三條道路:軍事總統。如此的話,蘇萊馬尼很可能在競選中領跑。盡管民意支持率高,但蘇萊馬尼本人對政治職業并無興趣,也沒有試圖利用魯哈尼的麻煩。他甚至在2018年7月哈馬丹市的演講上堅定地為總統辯護。在回應要求他參選的呼吁時,他說,他“將繼續以士兵身份為伊斯蘭共和國和伊朗人民服務,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十、結 論

  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造成了伊拉克的權力真空,伊朗代理人樂于填補這一真空,并促使美國軍方徹底離開該國。隨著伊斯蘭國的崛起,美國兩害相權取其輕,為蘇萊馬尼的民兵組織打擊伊斯蘭國提供空中掩護。在也門,沙特旨在消滅伊朗代理人的耗資數十億美元的空襲反而為他人做嫁衣,成為胡塞武裝募兵最有效的宣傳。

  伊朗的“抵抗軸心”是建立在蘇萊馬尼對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和也門代理人的控制之上的,也是建立在當地國家政權與受伊朗支援的民兵勢力的聯姻之上的。這種模式的成功將對中東地區產生久遠的影響。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司馬南:論“八角婆現象 ”
  2. 對群眾,還是不要用外交辭令的好
  3. 孫錫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樣吧!
  4. 雙石:雙爺我就知道,武漢人對方大媽不會失聲
  5. 奉勸公知:收手吧!
  6. 能否變廢為寶?——也談方方武漢封城日記的影響
  7. “別了,司徒雷登”——特朗普撕掉了公知們的最后一塊遮羞布
  8. 元先生M國演講實錄:誰才是抗疫主力
  9. 抓住機會,果斷出擊
  10. 美國加關稅,完全是個障眼法
  1.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2. 武漢零號病人終于找到了!果然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
  3. 某些人不能太下賤
  4. 范景剛:打贏一場戰勝美帝霸權主義的人民戰爭
  5. 諸多信號表明,我國糧食價格即將全面上漲
  6. 美國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開信 真相讓人吃驚!
  7. 范景剛:學習毛澤東還是學習薩達姆?
  8. 憲之:“黑色眼睛”視野下的抗疫中國 ——方方們的公知話語邏輯
  9. 張志坤:中美已到結束斗爭而求團結的時候了嗎?
  10. 會不會有“里應外合”的可能?
  1. 郝貴生:從北大李玲教授的“兩個凡是”談起
  2. 女漢學家見證毛鄧的時代差異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對決
  4. 郝貴生:從“遞哨人”艾芬醫生抗“疫”經歷談“權力”的本質
  5. 吳銘:關于前三十年若干問題對某網友的回復
  6.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7. 范景剛:這是為什么?
  8. 第一批和第二批衛健委專家組全部來自北京,說明什么?
  9. 一個被放棄的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中國經濟總體設計構想
  10. 武漢疫情趨好,有關部門卻做出荒唐事!
  1. 灄水農夫:紙船明燭送瘟神,人民情懷耀今古——學習毛主席《送瘟神》詩二首
  2. 美國確診數超過中國全球第一!一線醫療人士爆實際死亡遠高于統計
  3.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4.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5. 一場突如其來的裁員潮
  6. 如此引進美資究竟是為什么?
博彩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