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國際 > 國際縱橫

黃衛東:英美精英的兇殘與寬容及其內在根源

黃衛東 · 2020-01-11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美英在文化侵略中國方面投入很大,培養了大批崇美精英,長期占據了中國主流意識形態平臺,宣傳英美文化,迷信西方的普世意識形態宣傳;很有可能造成香港那樣,部分民眾寧愿做英國沒有居住權的等外公民,要求獨立并占據中國香港這樣的內亂。英美精英在中國培養信徒的唯一目的是在思想上分裂中國,從而給中國布下內部矛盾和動亂的種子。

一、英美精英兇殘與寬容的矛盾性格,與近年來美國精英在國際方面的殘暴行為

  說到矛盾性格,人們就會想起美國人類學家本尼迪克特在《菊與刀》中刻畫的日本人天生“精神分裂”的性格。日本人極度好戰又極度溫和,極度黷武又極度愛美,極度粗魯傲慢又極度彬彬有禮,極度死板又極度靈活等等。據說要了解日本,這本書不可不讀。所謂一手持菊,一手握劍的形象也被中國很多作者所熱切認同。不管怎么說,日本人在中國搞南京大屠殺,讓中國人徹底記住了日本人極度殘忍野蠻的一面。

  至于美國人和英國人,多年來,我們提倡與國際接軌,有些人也就把它理解為倡導美國為首的西方觀點,以西方觀點為標準或真理,自然就將美國和西方宣傳的意識形態當千真萬確的真理了。美國老布什總統在1991年的《國情咨文》中聲稱“美國作為自由的燈塔,應該照耀世界。” 中國的網民們戲稱美國是燈塔國。當時蘇聯剛剛解體,美國正處于其建國歷史上從未達到的巔峰。此后美國作為人類近代史上第一次出現的一家獨大的霸主,公開聲稱,不做美國的朋友,就是美國的敵人,要在全世界推行美國的普世價值。美國不再顧忌其他國家和民眾的想法,而是單方面行動。奧巴馬擔任美國總統不久,就被西方授予諾貝爾和平獎,但奧巴馬在其八年任期中,七次出兵,攻擊其他國家。然而,仍有很多國家,包括中國精英迷信美國的宣傳,甚至高價請奧巴馬到中國演講,握個手都讓奧巴馬收費數十萬。

  中國有句話:“聽其言、觀其行”,當今燈塔國的言論,依舊充斥著各種高大上、偉光正,依舊是一派高高在上頤指氣使的德行,依舊將自己打扮成地球的燈塔、人間的天堂。也依然在全世界包括中國有無數信徒??伤麄兊乃魉鶠槟?遠的不說,就看看最近幾年搞了哪些事情:

  1、策劃烏克蘭顏色革命,試圖遏制俄國,引發俄方強烈反制,導致烏克蘭事實分裂,曾經的歐洲糧倉和前蘇聯重工業基地淪為歐洲最貧窮國家;

  2、扶持伊斯蘭國作為自己的鷹犬,禍亂中東,導致大規模難民潮;

  3、伊斯蘭國做大后不聽話了,又扶持庫爾德人,攻打伊斯蘭國;

  4、敘利亞局勢被俄國翻盤,庫爾德人失去利用價值,被順手送給土耳其,換了一個人情,直接導致土耳其開戰;

  5、策劃土耳其政變,試圖搞掉埃爾多安,最后在俄羅斯的幫助下,埃爾多安翻盤,土耳其直接反水;

  6、策劃顛覆敘利亞政府并武裝反對派進攻,敘利亞成為一片焦土,再次引發數百萬難民潮涌向歐洲;

  7、菲律賓現任總統杜特爾特強力剿毒,觸犯了美國某些人利益,美國策劃搞掉杜特爾特,迫使杜特爾特領導菲律賓直接反對美國;

  8、撕毀伊朗核協議且嚴厲制裁伊朗,導致伊朗經濟陷入困境;

  9、制裁中興公司;

  10、拘捕孟晚舟并制裁華為公司;

  11、制裁數十家其他中國各行業領軍企業,妄圖遏制中國在高科技領域的崛起;

  12、策動和支持香港暴亂,粗暴干涉中國內政……

  燈塔國近年來在國際上,沒干過一件富于建設性的事情,干的都是一件一件讓別人家破人亡的缺德事。古人云:人神共憤、天必亡之!

二、美國歷史上針對印第安人的種族滅絕

  在美國短暫的240余年歷史中,雖然美國精英們到處宣傳,美國國父們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建立了自由民主國家,但實際上則實行了188年的不平等制度,在建國后的前88年,實行的是最野蠻落后的奴隸制;其后則實行種族隔離制,持續整整100年,直到1964年,才在官方的法律文件中第一次明令取消不平等制度。而在現實中的種族歧視卻始終存在,不同種族之間的矛盾,則一直存在,還經常性大爆發,如2001年9月11日穆斯林教徒劫持四架飛機,撞毀美國紐約世貿中心等摩天大樓,美國國防部辦公大樓等設施,造成數千人死亡,財產損失不計其數。

  當然,這些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政策,還不是美國精英干的最兇殘的事情。美國精英干的最兇殘事情是屠殺滅絕了絕大多數北美印第安人種族。美國精英宣傳,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四位總統是華盛頓、杰斐遜、林肯和老羅斯福,還專門給他們在山上制造了巨大的塑像。但他們實際上都是屠殺印第安人最得力的劊子手。與希特勒相比較,相對而言,希特勒都堪稱是謙謙君子。當然,政治家應該比較政治罪行,而不應該只看個人品行。但是即便是從政治罪行方面來看,那四位美國總統也遠比希特勒罪惡更加深重。希特勒被指責屠殺了六百萬猶太人,約占猶太人三分之一,而那四位美國總統則下令滅絕了美國境內絕大多數印第安種族,導致印第安人死亡高達數千萬。

  1779年,后來擔任美國第一任總統,時任美軍司令的喬治華盛頓指示John Sullivan少將攻打易洛魁人民時說:假如將“垃圾”(指印第安人)放到所有定居點附近,……那么整個國家將不僅僅是泛濫成災,而是被摧毀了。在屠殺滅絕印第安人過程中,華盛頓還指示他的將軍說:在所有印第安人居留地被有效摧毀前不要聽取任何和平的建議[1]。

  1783年,華盛頓將印第安人和狼相互比較,充分暴露其反印第安人觀念:“兩者都是掠食的野獸,僅僅在形狀上不同”,他說。在他的部隊又一次擊敗了印第安人以后,華盛頓開始實施滅絕印第安人政策。軍士們從易洛魁人的死尸上剝皮,華盛頓指教說“從臀部往下剝皮,這樣可以制作出高的或可以并腿而長的長統靴來。” 30個Senca人城鎮中有28個在5年時間內被華盛頓徹底摧毀,幸存的少數印第安人將美國第一任總統改名為“小城摧毀者”[1]。

  美國精英宣傳其第三任總統,大奴隸主托馬斯•杰斐遜是一位提倡“天賦人權”——人人生而平等的民主領袖,但實際上,托馬斯•杰斐遜主張滅絕印第安人。在其擔任總統的1807年,托馬斯杰斐遜指示他的戰爭部門,說道,如果印第安人反抗美國人去竊取他們的土地,那么,印第安人肯定會用“短柄斧頭”來反抗,“如果我們約束自己去舉斧迎向這些部落,那么在這些部落滅絕之前我們將不會安靜地躺下,或者被驅趕出密西西比河以外”,杰斐遜繼續說:

  “在戰爭中,他們會殺死我們中的某些人,但我們會殺死他們全部!” 。

  1812年,杰斐遜說美國人被迫趕退印第安人,“(就如)將森林野獸趕入亂石山”。一年后,杰斐遜繼續他的反印第安人言論,聲稱美國人必須“追求滅絕印第安人或者將他們驅趕到我們不去的地方” [1]。

  美國人對印第安人采取種族滅絕而且偷走了印第安人的土地。美國精英宣傳的美國英雄和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西奧多•羅斯福則辯護說[1]:

  “這是不可避免而且最終有利的,我不想走得太遠去說只有死掉的印第安人才是好的,但是我相信10個好印第安人有9個是死了的,而且我也不愿意去仔細查詢第10個死亡的案情。”

  被美國精英譽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林肯,則是大部分印第安種族被滅絕的罪魁禍首。1862年,在剿滅印第安人的戰爭中,林肯總統對即將出征剿殺印第安人的美國陸軍中將John Pope交待他的作戰目標說,

  “此戰的目標是徹底滅絕蘇部落。他們將被象野獸一樣對待。”

  林肯總統下令絞死了38個明尼蘇達曼卡托地區的達可它人蘇語部落的38個酋長。這些被絞死的人大部分都是各自部落的政治領袖。他們之中沒有人犯過他們所被控告的罪行,從而鑄造了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死刑冤案。被林肯下令屠殺的38名印第安人領袖,沒有一個經過法庭辯論程序,每十分鐘判一個,比希特勒更利索。尤其令人發指的是,這些部落的所有成人都被定了死罪,所聲稱的唯一證據是他們反對政府,而且美軍進行軍事進攻時,他們在場[2]。(Brown,Dee. BURY MY HEART AT WOUNDED KNEE. New York: Holt,Rinehart, Winston,1970. pp. 59-61)

  19世紀60年代到90年代,特別是1864年美國內戰結束后,美國人根據林肯總統頒布的《宅地法》,使屠殺印第安人的活動達到高潮,許多印第安人村莊在一夜之間變成鬼域。在當地民兵的配合下,美國聯邦正規軍采取分進合擊等戰術,集中發起了1000次不同規模的軍事行動,到1890年代基本上完成了滅絕印第安人的作戰任務。美國有很多歷史專著介紹了這方面情況。

  美國精英辯護說,美洲印第安人滅絕,是因為他們沒有抵抗天花等傳染病能力。而從現實來看,美國南部的墨西哥天氣炎熱,更容易滋生各種傳染病,然而,墨西哥反而是印第安人血統為主的國家,不但沒有滅絕,反而占人口90%以上,印第安人口超億人。西方白人反而是少數。從氣候土地等環境條件來看,美國遠比墨西哥優越。然而,今天來看,反而是墨西哥印第安人增長到上億人,而美國則很少有印第安人了。僅存的百萬印第安人,絕大部分都有白人血統,都是白人后裔,純種的印第安人十分罕見了。

三、美國對南方普通白人的三光政策

  美國精英不僅對印第安人十分殘忍,對普通白人也同樣殘忍。美國南北戰爭期間,北軍總司令格蘭特下達了一道命令:

  “create havoc and destruction of all resources that would be beneficial to the enemy.”(發動一場浩劫,毀滅所有對敵人有用的資源)。

  該命令的忠實執行者是西部方面軍最高司令官謝爾曼將軍。此人堪稱內戰魔王,占領南方重鎮亞特蘭大后,謝爾曼將該市燒為平地。隨后又發動了一次“向大海進軍”,提出了“MAKE GEORGIA HOWL”(“讓喬治亞州慘叫”)的口號,摧毀了沿途所有車站、鐵路,掃蕩了所有的種植場和農場,搶劫平民的糧食和財產,殺死反抗者,焚毀農田,炸毀村莊,用石灰封堵水井,燒毀多座城鎮。搬不走的物資和糧食就分給當地黑奴。

  謝爾曼給林肯寫信說:

  “南部必須由我們來統治,不然南部就要統治我們。我們必須征服他們,不然我們就要被他們所征服……我們一定要清除和摧毀一切障礙,有必要的話,就殺死每一個人,奪走每一寸土地,沒收每一件財物,一句話,破壞我們認為應該破壞的一切東西。不達目的,決不罷休。”

  他的名言有:

  “我就是要讓整個喬治亞州都慘烈嚎叫!我要讓喬治亞變成地獄!我的軍團將毀滅喬治亞州而后快!”“如果人們覺得我殘酷和殘忍的話,我就會告訴他們:戰爭就是地獄!”“戰爭和個人的家破人亡是同義詞!”

  1864年12月23日,謝爾曼占領了南方著名的港口城市薩瓦納,將城市付之一炬。1865年,謝爾曼攻入南卡羅來納州首府哥侖比亞,縱火燒毀了整個城市的全部民居和公共設施。破壞最嚴重的是南方邦聯總統杰斐遜·戴維斯家鄉所在的密西西比州。內戰之前,該州在全美富裕榜上名列第五。內戰期間,該州60%的白人青壯年被殺, 90%的城鎮和種植園化為灰燼,平民的私有財產損失殆盡。戰后,密西西比州在全美最貧困的州中名列第一,而且貧困一直持續了一個世紀。

  可以說,威廉·特庫賽·謝爾曼就是三光政策、焦土戰術、無限戰爭的創造發明者。

  他進行的戰爭,實質上是反對南方的人民,也就是象對付南方的武裝部隊一樣對付人民……所以,杰斐遜·戴維斯稱謝爾曼為“美洲大陸的阿提拉” (《聯盟政府的興衰》,1881年版,第2卷第279頁)是有一定道理的。

  在謝爾曼的政策中,恐懼是基本因素。他公開地這樣說過:

  “我們不只是與敵方的軍隊作戰,而且也是與敵方的人民作戰。我們必須使老、少、貧、富都感到戰爭的恐懼……事實的真相是,全軍都燃燒著一種不知足的欲望,想對南卡羅來納報仇。我幾乎要為她的命運擔憂。” (注:《反抗戰爭》,第111卷第799頁)

  謝爾曼的另一位副官希契科克所作的評論還寫道:

  “謝爾曼是完全正確的,要想結束這場不幸的、可怕的戰爭,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使戰爭的恐怖超過能忍耐的限度。” (《隨謝爾曼遠征——亨利·希契科克的信件及日記》,1927年版,第35頁)

  雖然發過禁令,不準士兵們進入民宅,不準發生任何侵犯的行為。但是士兵們又獲得命令,要“自由地”搜集糧草,因此,他們也就不去理會什么禁令。這種“自由”立即導致了搶劫和掠奪。希契科克寫道:

  “士兵們‘自由地’征收糧草,并把其中的一部分曬在房屋頂上??墒?,當我們離開、并走過一定路程以后回頭看時,只見那些陳舊而東倒西斜的谷倉全在火海之中……” (《隨謝爾曼遠征——亨利·希契科克的信件及日記》,1927年版,第82頁)

  “昨天,我們路過斯塔布斯先生的種植園。房屋、軋棉機、壓榨機、稻草垛和馬廄等等,凡是可以燃燒的東西,都閃出了火焰……而且,我們的部隊所到之處,一切犬科動物都被殺光了。” (《隨謝爾曼遠征——亨利·希契科克的信件及日記》,1927年版,第51-52頁)

  謝爾曼與杰斐遜持有同樣的觀點。他認為,摧毀聯邦的有生力量以及破壞南方軍聲稱要捍衛的東西是必要的。(1864年)11月5日謝爾曼的軍隊用大火將亞特蘭大燒成了白底。然而,他又率領聯邦軍向佐治亞州的薩凡納開拔。嚴薩凡納到亞特蘭大大約40英里(64公里)寬的地帶上,謝爾曼的士兵沿途燒掉了任何他們無法使用的東西,并使奴隸們獲得了自由。(保羅布魯爾著,美國內戰,青島出版社,2002, 第71頁)

  《火的考驗:美國南北戰爭及重建南方,下冊》(詹姆斯 麥克弗森著,商務印書館,1994)除介紹上述內容外,還介紹了多個類似行動,如謝里登率35000人占領謝南多厄河谷,實行焦土政策,遠遠超出了謝里登最初下達的只摧毀具有軍事價值的訪問的明令。河谷中數以千計的居民,通通都變成了身無分文、衣衫襤褸的難民(第173頁)。1865年2月,謝爾曼離開薩凡納向北進軍弗吉尼亞,謝爾曼的6萬復仇大軍在以此戰役中給南卡羅來納帶來的戰爭災禍,比他們從亞特蘭大向海岸(薩凡納)進軍所造成的破壞還要大得多,留下了425英里長的廢墟。于此同時,還有兩支軍隊也同樣襲擊了南方,摧毀了南方500英里長地帶。到戰爭結束時,聯邦軍隊摧毀了南部資產總值之三分之二,牲畜的五分之二;20到40歲白人男子的四分之一。一半以上的農業機械被毀,被破壞的鐵路和工業設施價值則難以統計,無法計算(第205到206頁)。

  美國內戰戰死62萬人,約占美國人口1.6%。美國南方曾有88萬人從軍,占南方自由民人口的16%[3],之所以承認失敗,是因為當時美國南方僅戰死的軍人就占南方550萬白人人口的5% [4],幾乎美國家庭都在哀悼傷亡人員,傷亡如此慘重,以至于無法再召集一支軍隊上戰場了。對比中國人民解放戰爭,當時中國約有5億人口,雖然號稱消滅800萬蔣匪軍,但大部分蔣匪軍都是被俘虜投降和逃跑,實際國共雙方戰死軍人僅有81萬,包括解放軍26萬和國民黨軍55萬[5],僅占總人口0.16%,戰死比例僅有美國內戰十分之一。

四、美國精英的寬容

  美國內戰如此慘烈,傷亡總數甚至比一戰和二戰美國軍隊總和還要高,還要慘烈得多,造成的傷亡比例更是史無前例,然而,戰后美國聯邦政府并沒有處置發動叛亂的叛國分子,甚至都沒有什么懲罰。

  1865年4月9日,北軍總司令格蘭特將軍和南軍總司令羅伯特·李將軍與隨從們先后騎馬來到弗吉尼亞州的阿波馬托克斯鎮。他們在一個叫邁克林斯家的二層紅磚樓里簽署了有關投降的協議。李將軍提出,敗軍不受辱,必須充分保證南軍將士的人格和尊嚴不受侵犯。格蘭特的助手奧特將軍還特地提醒他的上司,應該在停戰協議里寫上,所有接受投降的南軍軍官可以隨身攜帶他們的手槍和佩劍。格蘭特將軍接受了它。在談判中,李將軍希望他的騎兵和炮兵能夠保留那些屬于他們自己的馬匹。而格蘭特則回答:

  “如果這些士兵沒有現在所乘馬匹的幫助,就很難收獲下一季的莊稼,養活家中老小過冬,我會這樣安排的。”

  一俟簽字儀式結束,敗軍之將羅伯特·李即起身告辭。格蘭特將軍親率隨從降級相送。當李將軍一身戎裝,如一尊雕像含淚離開時,在場的北軍將士全體肅立,舉帽致敬,目送了一個悲劇英雄的最后謝幕。

  格蘭特勝利了,但他能給昔日兵戎相見的敵人以體面。李的軍官們依然還可以保留自己的隨身武器。沒有絞刑,也沒有押著俘虜舉行勝利游行。硝煙在散去。但仇恨并沒有隨著戰爭一起結束。在有些人眼里,叛亂者應該受到嚴懲。要知道,在這場戰爭中,共有62萬人喪生。大約每60個美國人里,就有一個死于戰火。照常理來說,總得有人為這場殘酷的戰爭負責。當總統約翰遜問格蘭特什么時候能審判李和杰斐遜·戴維斯這些人時,格蘭特認為決不能審判,除非他們違背了自己的誓言。他說他寧可辭去司令之職,也不愿去執行要他逮捕李的命令。從此,一個聯邦政府以叛國罪對李提出起訴的事,也就沒有了下文。

  美國內戰沒有產生戰犯,也沒有一兵一卒在未來的歲月里因為“歷史問題”而遭到清算,勝利者更沒有將反叛者掃進歷史的垃圾堆。南部邦聯總統杰斐遜·戴維斯1889年去世,活了81歲。副總統斯蒂芬斯則戰后不久就被佐治亞選為聯邦參議員,死后墓碑上居然還刻著“一心為公”,他生前沒有被人改造,死后也沒有誰去鞭尸揚灰,盡管他至死都堅信奴隸制比雇傭工人制更有人性。即使是1865年4月14日林肯被同情南方的布思刺殺,美國也沒有因此瘋狂,來一次徹底干凈肅清南部殘余的斬草除根運動。美國始終是一個“不徹底”的國家。

  戰爭結束了,李從此遠離塵囂,也遠離仇恨。他拒絕了一家保險公司年薪一萬美元的聘請,在1865年9月就任了華盛頓學院的院長,工資一年只有1500美元。這所規模很小,名氣也很小的,破了產的學院,地處偏僻的列克星敦山區。在南北戰爭結束后的三十余年里,昔日南部邦聯的一些大人物們,用回憶錄和文章繼續著往日的戰斗,而這位善于辭令的院長,卻什么也沒有寫。

  李致力于學院的教育事業,他說自己非常喜歡這美好的平民生活。在1870年——李生命的最后一年,他帶著女兒安妮到南方休了兩個月假。所到之處,迎接他的是鮮花、歡呼和敬意。在哥倫比亞,南部邦聯老戰士冒著傾盆大雨,列隊走到車站歡迎;在奧古斯塔,數千人向他致敬;在樸次茅斯,人們為他鳴放禮炮……南方的人民用凱旋者才可能獲得的儀式迎接這位過去的敗將。1870年,李將軍則長眠在了華盛頓學院的小教堂之下。在那里,他的塑像依然身穿南部邦聯軍裝。

五、為什么美國精英寬恕發動叛亂的南方精英,卻毀滅南方普通白人

  美國本是英國盎格魯薩克斯貴族與其后代,驅使英國農奴殖民北美,后來發動叛亂,建立的國家。1776年美國宣布獨立時,英國事實上還處于農奴制社會,例如,來自英國的白人殖民者大都是契約奴。美國當時的社會,基本是英國的翻版,包括由國王和貴族派遣總督統治的邦國,后來獨立時,各自宣布獨立,成為相互平等的鄰邦,后來才聯合起來,建立聯邦制國家。美國宣布獨立時70%白人居民是契約奴出身[6],大都來自英國;此外,占人口20%的黑人基本都是奴隸。美國精英建立的亞美利加聯邦國本是實行奴隸制,建立在黑人奴隸種植園基礎上的國家。當時美國90%以上人口從事農業,獨立前,主要以黑人奴隸和白人契約奴為勞動者,生產棉花、糧食出口,換取英國和其他歐洲國家的工業產品。建國后,因為美國是從英國叛變建立的國家,無法再與英國政府合作獲得契約奴,農奴和農奴制逐漸消失,主要引進黑人奴隸。直到南北戰爭前夕,美國的經濟基礎仍是南方奴隸種植園,他們生產農產品出口歐洲,而北方則逐步發展工業,為南方生產工業產品,包括農業機械產品和工業消費品如紡織品等。美國哈佛大學歷史學家貝克特教授指出[7],

  “十九世紀上半葉,奴隸制度是美國經濟的核心。南方產品不僅確立了美國在全球經濟中的地位,而且為新英格蘭和大西洋中部各邦種植和制造的農業和工業產品創造了市場。1860年以前,美國一半以上的輸出品是原棉,幾乎都是奴隸種植”。

  近年來歐美流行測試個人基因,追溯祖先來源,約三分之一人口進行了基因測試,根據他們的統計結果可以了解美國人種來源。英國牛津大學人類學家史蒂芬•奧本海默教授根據近年來的基因研究,出版專著指出[8],英國主體民族是最早來自西班牙的白人,約占人口80%;而來自北歐的盎格魯薩克森人僅占人口5%。當初英國是北歐幾個日耳曼部落,主要是盎格魯和薩克森部落入侵征服英國,殖民不列顛群島,建立的國家,盎格魯薩克森人是征服者,成為不同等級的貴族和騎士,獲封大小不等的土地,作為各級封建領主統治英國。直到現在,盎格魯薩克森人雖然僅占英國人口5%,仍是英國統治階層的主要來源。盎格魯薩克森人實行的是長子繼承制,以便維持家族優勢地位實現持續傳承。其他子女則成為平民,也是英國封建貴族領導下對外軍事擴張的主要兵源。由于盎格魯薩克森人很少與英國土著通婚,加上頻繁對外侵略戰爭上損失嚴重,人口擴張十分緩慢,至今仍只占英國5%人口。

  英美種族結構是類似的,美國和英國都是來自北方的盎格魯薩克森,作為征服者,成為統治原居民的貴族。美國精英取消了封建貴族制度,但一樣掌握了國家的經濟和政治權力。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斐歐娜·戴維恩(Fiona Devine),在其著作《美國和英國的社會階級》中綜述了大量社會學文獻,通過實證數據和理論分析指出[9],美英兩國的社會階級狀況雖有不同特點,但社會階級在塑造人們的生活方式、社會認同、政治態度和行為等方面卻存在許多共同之處。對那種關于“美國是一個無階級社會”與“英國是一個階級劃分明顯的社會”的習慣性看法提出了質疑。美國本是英國貴族及其后代帶領農奴建立的移民國家,繼承英國制度和文化,顯然是十分正常的。

  盡管通過宣傳,美國社會給外界的印象是流動性很快,但加州大學克拉克教授發現[10],美國階層的變動速度與英國基本持平。他考察了美國的常春藤聯盟學校、律師協會、醫學協會,雖然貧富差距在一段時間曾經縮小,但像醫生、律師、大學教授這樣的體面職業長期以來依然由某些家族把持。弗吉尼亞是美國早期的政治中心,在前5位總統中,有4位來自弗吉尼亞,每位都做了2任總統。以弗吉尼亞為例,最初貴族們很少自己移民殖民地,主要派親屬親信主持移民,但到17世紀中期,英國本土陷入內戰,而弗吉尼亞殖民地通過發展煙草和棉花種植業,進入良性發展階段,大量英國內戰失敗方的貴族移民弗吉尼亞。例如,聲名顯赫的弗吉尼亞李家族就是當時最早移民北美殖民地的英國貴族[11]。隨著這些權勢移民的到來及其家族的建立和人口的繁衍,以及家族間的聯姻,到 17 世紀末期中下層人民向上攀升的難度陡然增大,貴族及其后代等本土精英逐漸壟斷了弗吉尼亞從參事會、議會下院成員到各縣、教區的地方法官、教區委員職務,社會差距逐漸擴大,兩極化的社會結構逐漸形成,并趨于固定化[12]。19世紀中葉,托克維爾在其著名著作中雖然承認[13],美國沒有封建社會的過去來根除,卻揭露了美國有一個封建式的現在,那就是貴族式類似物存在于美國,暗示它們有類似的繼承性。

  歐洲包括英美上層精英本都來源于北歐日耳曼不同部落,雖因利益而長期縱橫捭闔,征戰不休,同時又一直通過相互聯姻來加強彼此關系,形成了錯綜復雜的利益共同體,共同對付被征服的本地居民。就英國來看,英國國王多次來自今天的其他國家,包括敵對國家。例如,1603年伊麗莎白一世死后,都鐸王朝絕后,繼任的國王是與英格蘭持續為敵八百年的蘇格蘭國王詹姆斯一世,是英王亨利八世妹妹的曾孫,而蘇格蘭與英格蘭和解成立聯邦是一百年后。一戰時的英國國王喬治五世則是現在德國境內的薩克森-科堡-哥達公爵恩斯特一世和薩克森-哥達-阿爾滕堡的路易絲公主幼子和維多利亞女王夫婦的孫子。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喬治五世為了安撫民心,舍棄了自己的德國姓氏,將王室姓氏改稱“溫莎”。維多利亞女王在位60多年,共育有五男四女。到晚年時,她已是四世同堂的老祖母,共有37個孫子、近80個重孫。兒孫們的婚姻都是在女王安排下,與外國王室聯姻。于是女王的子子孫孫就成了德意志、挪威、瑞典、西班牙、希臘、羅馬尼亞、南斯拉夫等國的國王或王后。一張驚人的皇家親屬國際網就這樣被織成。維多利亞女王不僅是柯堡家的祖母,也是歐洲各國王室的祖母。維多利亞女王的長女嫁到德國皇室,后來成為德國皇后。她的兒子即維多利亞女王的外孫是德皇威廉二世,竟然統轄德軍與英國開戰,所以第一次世界大戰也被稱為“親戚間的戰爭”。英國王室盡管經歷了許多王朝,但實際上前后王朝之間都有直系的血緣關系,王室成員之間的血親關系從沒有中斷過。

  歷史上,英國雖有紅白玫瑰等盎格魯薩克森貴族內部的殘酷斗爭,但近代以來,英美上層貴族很少進行這種你死我活的殘酷斗爭,其根源就是貴族們是占人口很少的日耳曼人組成,他們需要聯合起來,對付當地白人土著,掌控社會。這是美國南北戰爭后南方精英們很少被追究戰爭罪行的主要原因,如南方軍總司令李將軍在戰后仍然終身擔任華盛頓學院校長,地位很高,并一直被美國人推崇,從沒因戰爭收到美國法院審判。盡管李帶領南方軍隊,曾大量殺傷美國聯邦軍隊,只因他們不過是普通白人,而沒有被追究。直到20世紀末,英國政府曾經幫助間諜殺死包括底層官員在內的四十多個英國民眾,從而幫助該間諜成為反對英國殖民統治的北愛爾蘭共和軍總司令[14],顯示英國貴族根本不在于英國普通白人的人權,其原因就在于英國的貴族和平民本就不是一個種族,英國本就是一個殖民地化的國家。美國精英的寬容,僅僅是針對同族的北歐日耳曼人,而不是其他民族,包括西方普通白人。

六、總結

  雖然大部分英國封建制度被消滅了,但等級社會歷經千年,并未改變,而且延伸到北美,英美社會權力一直掌握在少數精英手里,其根本原因是英美都是北歐日耳曼人南下建立的殖民統治國家,貴族們嚴禁與土著通婚,保持貴族血統,無意于不同種族融合。他們通過意識形態控制民心,維持上層統治,形成千年不變的階級固化現象,實則是種族殖民統治。然而,英美卻通過意識形態宣傳,讓被統治民眾和他國迷信英美是民主自由國家。就歷史來看,美國精英不僅搞種族滅絕,消滅了絕大部分印第安人。而且一直實現不平等政策對待黑人,包括野蠻落后的奴隸制和種族隔離制。甚至殘忍對待普通白人,如在美國內戰期間,對南方實行三光政策,燒光了地面上一切財富,讓南方平民在戰后大批餓死。然而,卻十分寬容那些發動內戰的南方精英,甚至讓他們繼續擔任官員,統治平民。其根本原因,就是他們本和普通白人平民不是一個種族,他們本就是外來的殖民者和征服者。

  美英在文化侵略中國方面投入很大,培養了大批崇美精英,長期占據了中國主流意識形態平臺,宣傳英美文化,迷信西方的普世意識形態宣傳;很有可能造成香港那樣,部分民眾寧愿做英國沒有居住權的等外公民,要求獨立并占據中國香港這樣的內亂。英美精英在中國培養信徒的唯一目的是在思想上分裂中國,從而給中國布下內部矛盾和動亂的種子。香港亂象,就是他們的真實目的清理中國思想界的英美意識形態和殖民地文化,已經刻不容緩。

  參考文獻

  1.Stannard, D.E., American Holocaust: Columbus and the Conquest of the New World. 1992,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118-121.

  2.Brown, D., Bury My Heart at Wounded Knee. Anthropology, 1970(2): p. 58-74.

  3.(美)福斯特著, 這受難的國度 死亡與美國內戰. 2015: 南京:譯林出版社. p. 25.

  4.McPherson, J.M., 火的考驗 美國南北戰爭及重建南部 下. 1993, 北京: 商務印書館.

  5.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研究部, 中國人民解放軍全史 第5卷 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史 全國解放戰爭時期. 2000: 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 p. 403,618.

  6.(美)阿普特克(H.Aptheker)著;全地,淑嘉譯, 美國人民史 第1卷 殖民地時期. 1962: 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p. 28.

  7.斯文, 貝克特, and 張作成, 奴隸制度和資本主義. 北方論叢, 2015(5): p. 1-5.

  8. Oppenheimer, S., The Origins of the British. 2006, London: Constable & Robinson Ltd.

  9.姜輝編譯, 美國和英國的社會階級. 2010: 重慶:重慶出版社.

  10.廖勤. 透視英國社會:歷經十代人才能換個“階層”?--上觀 https://www.jfdaily.com/news/detail?id=14361. 2016 2016-04-17 05:51 [cited 2019.11.5.

  11.Nagel, P.C., The Lees of Virginia, Seven Generations of an American Family. 1990: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2.王彬, 英屬北美殖民地時代弗吉尼亞本土精英探微:1700—1750. 2007, 東北師范大學. p. 8.

  13.(美)謝爾頓·S.沃林著;段德敏,毛立云,熊道宏譯, 兩個世界間的托克維爾 一種政治和理論生活的形成. 2016: 南京:譯林出版社. p. 219-230.

  14.徐冰川, 英國超級“007”亡命倫敦. 知識文庫, 2003(第11期): p. 24-26.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司馬南:論“八角婆現象 ”
  2. 對群眾,還是不要用外交辭令的好
  3. 孫錫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樣吧!
  4. 雙石:雙爺我就知道,武漢人對方大媽不會失聲
  5. 奉勸公知:收手吧!
  6. 能否變廢為寶?——也談方方武漢封城日記的影響
  7. “別了,司徒雷登”——特朗普撕掉了公知們的最后一塊遮羞布
  8. 元先生M國演講實錄:誰才是抗疫主力
  9. 抓住機會,果斷出擊
  10. 美國加關稅,完全是個障眼法
  1.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2. 武漢零號病人終于找到了!果然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
  3. 某些人不能太下賤
  4. 范景剛:打贏一場戰勝美帝霸權主義的人民戰爭
  5. 諸多信號表明,我國糧食價格即將全面上漲
  6. 美國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開信 真相讓人吃驚!
  7. 范景剛:學習毛澤東還是學習薩達姆?
  8. 憲之:“黑色眼睛”視野下的抗疫中國 ——方方們的公知話語邏輯
  9. 張志坤:中美已到結束斗爭而求團結的時候了嗎?
  10. 會不會有“里應外合”的可能?
  1. 郝貴生:從北大李玲教授的“兩個凡是”談起
  2. 女漢學家見證毛鄧的時代差異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對決
  4. 郝貴生:從“遞哨人”艾芬醫生抗“疫”經歷談“權力”的本質
  5. 吳銘:關于前三十年若干問題對某網友的回復
  6.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7. 范景剛:這是為什么?
  8. 第一批和第二批衛健委專家組全部來自北京,說明什么?
  9. 一個被放棄的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中國經濟總體設計構想
  10. 武漢疫情趨好,有關部門卻做出荒唐事!
  1. 灄水農夫:紙船明燭送瘟神,人民情懷耀今古——學習毛主席《送瘟神》詩二首
  2. 美國確診數超過中國全球第一!一線醫療人士爆實際死亡遠高于統計
  3.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4.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5. 一場突如其來的裁員潮
  6. 如此引進美資究竟是為什么?
博彩一族